首页 夏日浪漫 下章
第01章
我觉得自己在十四岁时,除了性格有些孤僻外,实在是一个普通不过的人。

 我没有参加学校运动队,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喜欢锻炼,尤其是长跑。学习上我成绩优异,在高中的第一个学期赢得了优秀学生奖学金。课外爱好方面,我热衷于辩论,我是校际辩论队的两位创始人之一。

 除非功课有了麻烦,姑娘们对我基本上不感兴趣,我的社生活几乎是一片空白。在我这样年龄,几乎所有的男孩都像着了魔一样追逐女孩,不过我觉得多数同龄女孩索然无味——幸好,她们也视我同一块木头。使她们感兴趣的话题在我来看乏味无比,经常是在她们交谈后好半晌,我才有一句无关的回应。我怎么能够和一个兴趣没有三分钟热度的女孩很好交流呢?这样的体验还不如独自一人在浴室里翻看父亲在离开这个家前留下的破旧情杂志。

 我父母之间的关系在几年前出现了问题,父亲只想母亲做个合格的家庭主妇,而母亲还想回学校继续接受完教育。从她继续成人教育的那天开始,父亲就开始不断找母亲的岔。在他们婚姻的最后一年,他对母亲的谩骂到了连我也不能忍受的地步。在他的口头攻击下,母亲总和他保持一定距离,只有在看到我的时候,她才能在心理上得到一点安慰。

 父亲只在把我当作进攻的武器来伤害母亲时才注意上我。在我的记忆中,最深刻的记忆是他强行要教我打篮球。站在离篮框数米远的地方,一下一下无休止的瞄准,然后投那玩意,在我看来简直傻透了。在对我那糟糕的投篮成绩考核后,父亲就和母亲吵了起来,指责她只会把我惯成个懦夫。虽然我总是排在班上的前列,不过我想,只怕在学校捣蛋、不学无术更能让他高兴起来。

 父亲的谩骂加上他们之间益出现的分歧导致父母的共同生活的基础瓦解,两年前,他们正式签署离婚协议。最后一次爆发的导火线,是妈妈和我之间的关系。

 父亲丧失理性的行为让我和妈妈靠得越来越近,这种互相支持着的紧密关系显然怒了他。在争执中,他突然发现了我和妈妈竭力彼此拥抱和哭泣来抵抗他带来的伤害,他在房间外面暴跳如雷,并用了一些我当时并不太理解的词语疯狂攻击。第二天,妈妈去找了律师。

 离婚后,妈妈不得不身兼两职,并靠抵押贷款保证让我们俩艰难渡

 父亲零星负担一些子女赡养费。在这段日子,豌豆和意大利面条成了我们菜单上的主食。

 我尽量让妈妈工作之余的生活轻松些,我成了一个不错的男管家,另外我还是个称职的厨师。我熨衣服时,领子周围也不会起皱,这颇有难度,我也能不费力办到了。头年,我是整栋房子的大厨和清洁工,而妈妈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工作16个小时,外加星期六工作八到十个小时,这样才能维持基本生活所需费用。

 周是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俩一起动手花一早上的时间打扫房间,直到妈满意为止,然后我们去杂货店购物。午饭后,我们有时四处闲逛,有时就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去,这时候,我们交谈起来兴之所至,无话不谈,我们公开谈论与我们生活有关的各种话题。奇怪的是,不像和学校的女孩交谈,我和妈交流起来居然没有一点障碍。

 妈妈和我总有丰富‮体身‬语言交流,紧紧拥抱并亲吻我。可能就是在父母关系紧张以后,这种方式逐渐成了妈感情渲泻的出口,并成为习惯一直保留下来。

 她喜欢转身给我一次突然拥抱。有时候我也会偷偷绕到她后面,突然紧紧搂住她的腹部,嘲笑她的抗议和妄图挣脱我的手臂的企图。在我松开她之后,她会给我一个吻,这时候,我看到她眼中快乐的火花。

 周末晚上,我们通常在看一起看电视,偶尔到外面吃汉堡、看电影。碰着这样的机会,我们共同享受大口嚼着酪牛汉堡的快乐。在快餐店里,我们互相拿对方脸上的芥末取笑,然后用餐巾纸擦干净对方的脸。看电影的时候,我们只要轻轻一握对方的手就能对电影的内容作出会心的交流。如果在家渡周末之夜的话,我会轻轻搂住妈妈坐在沙发上,让她枕着我的肩头休息。有时我会躺下把头放在她的膝盖上,妈妈边看电视边‮摸抚‬我的头发。我们都喜欢这种亲情的交流,而这种亲密的关系没有丝毫情的意思在里面。在我们享受‮体身‬的接触的时候,我心里很明白,我基本上成了妈妈的准丈夫,当然除了一个方面。

 妈妈在第一份工作里得到提升,有了更多的薪水,她辞掉了另外的那份工作,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在家里和我在一起,我们有了更多机会在一块看电视、看书,那时候我无法想像这样的情景∶妈妈一本正经地坐在沙发的那一头,而不是穿着茸茸的拖鞋,懒散走近我身边,顽皮地拥抱我一下。

 我们彼此的关系亲密无间,除了一次。那是去年冬天,那次我照例从背后搂住妈妈,我的裆里莫名其妙‮奋兴‬起来。她显然觉察出来,促狭地用部碰了一下我肿的下部,然后离开我‮体身‬远一些“看来老妈还有些魅力嘛,看来今后有你在的时候我都得戴贞节带了。”她取笑我刚才极度尴尬。她接着说∶“不必内疚,亲爱的,我觉得那是对老妈的赞美。”

 每次我从背后拥抱妈妈时,都发生同样的事情。她不再忐忑不安,开始接受了这行为。我拥抱的时间越来越长,享受我的下部紧紧抵住妈妈后柔软的隙时候忌的感觉。妈妈经常拿贞节带来自嘲,也习惯了离开我的‮体身‬前用股顽皮地撞我一下。

 一天早晨,我洗完澡,只穿了长睡,里面没有穿短。我进了厨房,走到妈妈背后轻轻拥抱着妈妈,照例我猛地硬了起来。妈这时候不知为什么‮动扭‬起‮体身‬,我的茎滑入她的双腿间,直抵妈柔软的双腿分叉处。妈‮体身‬一僵然后用‮腿大‬起来,这让我极度‮奋兴‬起来。但妈马上恢复自制力从我身边离开。

 这时我发觉妈呼吸剧烈,脸红晕。

 “Paul,我想我们应该在事情出轨以前制止它发生。你已经大了,不能这样拥抱你的母亲了,好吗?”

 “我想你是对的,妈,我刚才不是有意的,我很抱歉。”

 “我知道,让我们忘了它吧。”

 从那个早晨开始,我们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妈对我疏远谨慎了,每次我拥抱妈的时候也总保持一定距离。奇怪的是,我发现,不碰妈的‮体身‬更让我‮奋兴‬。

 这时候,学校开始放假了,我以年度奖学金结束了高中的第一学年。妈为我骄傲,答应暑假带我渡假作为对我的奖赏。过去的几个夏天我们都呆在家里,在家呆得简直要发霉,出去渡假的想法的好极了,的惑实在让人难以拒绝。

 Ben舅舅和Pat舅妈是一对老式的夫妇,平时说话不多。但在大山里渡假时,他们与平常不同。当我喊Ben“舅舅”时,他告诉我我已经长大了,可以喊他们夫妇他们的名字。和父亲在一起时候的经历让我对成年男保持一定的警觉,Ben友好、坦诚的态度很快赢得了我的亲近。他甚至能拿所有的人和事开玩笑。

 Pat和Ben带领我们去我们的卧室时给我们介绍房子的构造,三间房里,两间卧室在主客厅的两边。中间的房间既是厨房又是餐厅,还是起居室。

 在三间房外有分开的浴室,这些渡假小屋远离都市,生活设施简陋,有台柴油发电机提供电力,水从山的更高处下来,所以能够提供临浴水管足够的压力。

 热水器、空调,甩干机和做饭的炉子的动力都来自屋后的这个发电机。这里没有电话和电视,和外界唯一的联系是台老式调频便携式收音机。主客厅的两边各有个大壁炉。这里是个免除他人打扰,清静渡假的好地方。

 我和妈共用一间卧室的一张大双人。在我的印象里,我从没有和人同睡的经历,现在我要和妈睡同一张。在心底里我期待这样的安排,有一两次情的念头从思想深处冒出来。

 在卧室放下行李后,我们和Ben、Pat外出熟悉一下周围环境。小屋依山而建,后门是高大的落叶乔木。小屋前临湖泊,一个简陋的码头上停着两艘独木舟。Ben说在这儿非常适合钓鱼、游泳。他还说有时间教我抓鱼和驾舟。

 我高兴地答应下来,除了打蓝球,什么运动我都能接受。

 在周围转了一圈,太阳西坠,我们回到住处。女人们准备晚餐,我和Ben在走廊说话,我们谈到了鱼杆、鱼叉,还谈到了捕鱼艺术。从没看到过Ben说话如此滔滔不绝。

 我集中注意力听他说话,我觉察到了尽管我才14岁,他把我当成年人了,这让我很高兴。

 晚饭后,大人们谈起了这个家庭以往曾经发生过的事,我觉得一阵阵疲倦。

 Ben说到旧事谈锋甚健。回房后,我立刻就睡着了。

 妈回房时,不开灯悄悄地铺不想惊醒我,她在衣服的时候不知道碰了什么东西,还是把我惊醒过来∶“是你吗,妈?”

 “是的,我尽力不想吵醒你,不过我想显然没有成功!”妈笑了起来。  M.saNmXs.COm
上章 夏日浪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