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日浪漫 下章
第12章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从没有怀疑过妈妈,因为她说∶“你不必担心我,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搬家的杂务已经占据了我的每分每秒,在这种情形下,如果我再对妈妈胡思想就太不应该了。

 如果有人想要尝试一下什么是纯粹的‮磨折‬,那么我可告诉你,买卖房子和搬家,都是!可怜的妈妈必须去适应一个新的工作,组建一个新的部门,还要应付因搬家引发出的、需要一个成人注意的所有的琐碎事,我则留在我们的老房子,监督装箱和运出。在需要拿主意的时候,我会考虑妈妈这时会如何做,我依照这宗旨处理一切我能处理的琐事。有时我也会和妈妈商量,但通常我会去先去做那些我以为她会要做的或者我认为肯定合理的事情。她在标签纸上签名做上标记以防伪造,有时什么事都会发生。

 房地产经纪人给我们的老房子找到了一个买主,所有手续办完之后,我动身去州府和妈妈会合。我到达的时候,她住在租的旅馆套房里,正在寻找适合的房子。

 我们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我们不能在房子上一下子支付全款,要等到拿到销售我们老房子的钱。

 如果你能忽略了一些小事情,比如在半夜去打开冰箱,那么旅馆生活倒也不坏。

 妈妈的公司支付帐单,但是最好的旅馆也不能够取代家,一个双人套房不是家。

 妈妈一直在寻找新房子,但是太不走运了。我到达之后的那个星期六,一个经纪人带着我们绕着市中心转了几处,房子都很好,但不能让我们满意。吃午饭的时候,经纪人说,在天黑之前她还有两处更好的房子要带我们去看,我们同意了。疲乏的上了她的车,开始了仿佛是无目标的搜寻。第一处房子对于我们好像不合适,经纪人请我们保持耐心再看看她最后的奉献。

 她驶往街道边的一道小辅路,道路悠长,尽头是一个住宅区。继续前行,面是一处美丽的牧场风格的房子,这一下子住了我们。我们走进去,里面空空的没有任何家俱,看起来就像是避难所,但四间居室很完整,还有一个大后院。一棵老橡树遮蔽了整个院子,而且四周环绕着高高的围墙,相当隐蔽。居室旁边是一间大大的乡村风格的厨房,附带着一个用餐区,居室和厨房在此相连。

 主卧室里有一个专用的浴室和一个‮大巨‬的浴盆。妈妈看这浴室的时候,冲着我调皮的眨眨眼,脸上泛起一个暧昧的微笑。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我们在浴盆中的画面…幸好这个经纪人不是一个通灵师。

 结果是自然而然的,在学校开学前的两星期我们搬进到我们的新家。这些日子以来,在工作之后,妈妈都会在那里设计着布局,指挥家俱的摆放;我则谨遵妈妈的吩咐,终照看着所有的小东西的开箱和摆放。第一周我们很爽快地完成了大部份工作,在学校开学前的一星期,我开始收拾庭院和灌木。

 但还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妈妈和我真正相处的时间太少了,而且我正要面临州立高中的考核。星期五晚上妈妈到家很晚,我想让她第二天早晨尽可能的多睡一会儿,我还有一个想法,我想要让她在睁开眼的时候感到惊喜。

 我早早的爬起身到附近的花店买了束玫瑰花,在我回到家的时候,我悄悄地把有玫瑰花的花瓶摆放在她的头,然后离开,静候她醒来。在我等待的时间里,我调制好咖啡,并且把咖啡和早饭盘放在一起。

 我悠闲地品尝着咖啡,打发着等待的时间,温情、愉快地感受着这安静早晨的温馨,同时,抵抗着内心深处炽热惑。过去的一个月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仅仅是忙于工作,除了在那些忙碌的间暇有几分钟匆匆的调情。在那些时候,妈妈会挤出时间,做着那些爱人之间的抚慰给我以奖励,令我精神再次振奋、斗志昂扬。对于爱,她有着相当丰富的想像力,而我,缺乏经验,所以我会狂热地学习她想要尝试的每一件事。

 再过几星期我就十五岁了,但对于我们的新关系我仍然有一点担心。有一点我正在学习,那就是两人之间的小小的接触,例如周末在上用早餐,引出妈妈浪漫的那一面,在她心情浪漫的的时候,她就变成了我希望的最彻底的女人。

 我期待今天早晨这束额外的玫瑰花,会给我们在我们的家的第一个空闲的周末,引发出一段难忘的回忆。

 一双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手臂在我身后突然出现,热情的拥抱没了我,我被惊呆了。在我正做着白梦的时候,妈妈偷偷的走近我,现在我正在被一个情大发的女人攻击…玫瑰花的功效!

 妈妈注意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早餐盘,问道∶“我做了什么,赢得了玫瑰花和在上用早餐?”

 “它们是被你正要去做的赢得的。”我回答,加上暧昧的笑。

 “啊!讨厌,我的后背又要劳碌一整天了吧?”“不,有时候你可以登上高峰。”

 妈妈注视着我,转到我的身前,两腿分开坐在我的膝盖上,面对着我,把我的T恤衫从牛仔中拉出来,再慢慢把手伸下去,轻轻‮抚爱‬着我那勉强存在的包皮。她温暖的手使我的包皮分开,我能看见我的茎迅速充血、起。再加上一个绵的、清晨问安的亲吻,带给我温暖、晕眩的感觉,迅速遍及全身。我们共用我的咖啡杯享用着咖啡,鼻子不时绕在一起,伴随着‮抚爱‬和亲吻。

 不必着急,我们这一整天没有其它的事情要做,除了相爱。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从她那儿,我早已经学会了忍耐。在两之间,我是初出茅庐,而她正在教我如何去足她。在她容纳我的探索的过程中,我希望她能感到愉快。这一段时间以来,我的母亲坦呈着她女的一切,但随着时光流逝,她正在不断适应我们之间的新关系;而我,在情感和体上也逐渐变得和她的需求协调,我努力的来足它们,在她积极的响应的过程中,加倍的回报她的宽容。

 “你在想什么我能一目了然。”妈妈说,这句话把我带回到现实中来。

 “我只是在想这个夏天我们改变了多少。”

 “对于这些改变你怎么想?”

 “我感到喜欢,我找到了我要去爱的另一个人。我正在学习奉献出更多更多的爱,比我先前想像的还要多。”

 “我认为和从前相比,在这一点上我们两个人都在学习,在更多的方面。

 你愿意和我在上共进早餐吗?”

 “只要我能收拾干净面包屑。”

 回忆起上一次我伺候她早餐的情形,我们都笑了,她回答∶“你愿意为我点一个我给你的特别煎蛋吗?”

 “不要太老的,我喜欢我的煎蛋一些。”

 我托着早餐盘跟着她到了我们的卧室,片刻之后,我们一丝‮挂不‬的紧贴着并排躺在一起。我伸出胳膊搂住她并且试图和她做,但她吃吃的笑着抵挡,我们开始了我们之间的强与反强的游戏。妈妈很健康,健康到足以赢得我们之间的摔角比赛,我和她搏斗了好长一段时间,千方百计的唤醒她的情,但她还是不打算放弃,在这假强的游戏中,笑声贯穿始终。

 我摸索到一个简单方法来结束她的反抗,我的后背猛然摔落在上,并且假装疲力尽…今天早晨也没有例外,她爬起身,双脚分开跨到我的身上,在我的高高耸立的茎上慢慢降低她的身子,使茎慢慢入并不断摆动她的股,直到她彻底包容我的茎。

 我们两个都没有特别的忍耐,因为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一次做。妈妈以慢速的摇滚乐节奏开始了上下颠簸,但不久就失去了自制,就好像是一个正在猎狐的发狂的女骑士。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但能听到她忘形的喊叫声,还能感觉到她‮体身‬深处的下意识的收缩。然后我就失去了控制,我的以排山倒海之势突然倒了我,一下子淹没了妈妈‮体身‬深处的痉挛…最后妈妈那飘扬的‮体身‬终于受到了地球引力的吸引,她瘫倒在我身上,气吁吁的用漉漉的亲吻贪婪地盖住了我的脸。

 “上帝,我渴望这一切,保罗。”

 “我也这样。”我回答。

 有一种亲昵行为是最特殊的,那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做之后共享的温馨。虽然那只是片刻,但那是最重要的时刻,没有什么外部世界的入侵能来冲淡这份爱和心灵的沟通,毋须触摸、毋须‮抚爱‬、也不必说什么。我们经受了太多的伤害,在所有的愿望终于被彻底足的时候,我们太想获得那片刻的温馨了。

 现在就是那一刻,两人相互之间的爱情是更深、更广,或是被破坏的那一刻。

 在这一时刻,未说出口的信息和说出口的话语同样重要,而有时候,说出口的话还会被误解。

 妈妈坐起身,但仍然保持着跨在我身上的姿势,从盘中拿过一个新月形的面包。她扯下一块开始喂我。她把枕头垫在我脑袋后面,让我能更舒适的半坐着,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她啜饮了一小口哺给我,然后再啜饮了一小口…我们共享着美味的调情,不时佐以甜蜜的面包卷和苦味的咖啡。猛然间,我的思维一阵混乱,一句古老的话语盘旋在我的耳际∶“我们如此幸运,品尝到这甜美的果实,尽管还要,啜饮黑暗世界的绝望,但彼此的爱更深。”  M.sANmXs.coM
上章 夏日浪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