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变成了共用蕩妇 下章
第四章
 丸碰到子的下巴,发出轻声的响声。子的‮体下‬干干的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声。刘忠经常一直按着子的脑袋,让子呼吸困难,感觉子都要吐出来了,我看着,心很痛,但不知道为什么,巴是硬的。刘忠的巴上沾子的口水,每次都完全出来,再进去。

 子的‮体下‬被老曲和黑人干的股一颤颤的,感觉子的体被干的都快走形了,子呜的呻着,一直纯情的子,怎么会变得如此,这半年我和方雪,子就和这些人吗?

 刘忠这下一直按住子的脑袋,把一股股浓腥的入了子的口中。刚一拔出来,子吐了些许出来,是快窒息了吧。老曲激动的在了子的门里。这是黑人还是很有力的干着子。子的道口紧紧的包裹着这大黑

 “啊…恩…太了…这太大了…恩…死我吧…我就是被你们…的啊…”子勾魂的叫省,让黑人把子背了过去,原来他要干子的门,我的天,这么大的能行吗?黑人拔出黑的时候,子的道是一个小口,而不是闭合的。

 这是黑人把巴头使劲的往子的眼里挤。子张大了嘴。“啊…这个这太大了会干坏的…”

 子的呻简直是撕心裂肺了,我过去推开了黑人,刘忠看了我一眼,没有动,老曲过来拉了拉我“老李,你别这么急啊”

 老黑的体格很壮,我这一推根本没推动,这个黑人反而更加卖力的起了香花,看不时的用眼神看着我,好像在挑战一般,这是现实吗?这不是梦吧!

 子被老黑干的惨叫着,但表情好像还有些许享受着,这时一个男人把茎和子的秀发卷到了一起,原来是拿着子的秀发手,有人还乘势把茎干入了子的口中。子的头发上都是了。

 老黑还在用双手死死抓着子的肢猛干着。干了得有十多分钟后,才把全都在了子的眼里,子的眼马上出了大量的

 在场的每个人都在想着办法轮子,有时候让子爬着,有时候站着从后面直接干,有时候抱在怀里边走边干,最过分的时候,两人同时把进了子的子的呻声也增加了好几个分贝。

 子洁白的身上多了很多的痕迹,都是众人咬的活着是抓的,房被挤的根本挤不来了,通红通红的。大家都发完后,刘忠给子放到了车上,并且每人都了1000元钱。我心里这个气的,还带着无奈的疑问,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老曲一直纳闷我为什么不干这个妞。回到家里,我打子的电话,是关机的。我的世界,放佛变了另外一个。从天堂到了地狱一样?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子跟我的时候就很单纯,生娃之前都反对我看A片,怎么变成如此的妇了呢!我不明白了,这是为什么?我回忆起认识香花后的点点滴滴,出了生完孩子开始上班有了打扮上的变化,其他没什么大变化啊!

 是不是香花知道了方雪的事情报复我?或者是香花强了?这些年一直是这样啊,除了方雪的事,我愧对于她,而且我隐藏的很深。刘忠看我的眼神,好像他知道什么一样,刘忠和我,老曲他们都是一个校的,但比我们小两届。

 也算认识,难道他知道什么内幕?刘忠也是给某个老总当司机的吧。我觉得自己就像在地狱中了,昨天还是足着自己的幸福生活,今天忽然变得一无所有了,这是为什么呢?***

 香花终于"出差"回来了,我思考了很久该不该问她,那天的情景,让我觉得是做梦,现在也不相信是真的。子见我心事重重“老公,怎么了?我这个月又涨工资了,可以给爸爸妈妈多买点营养品了”

 我有点愤怒的看着子“这,钱,钱是干净的吧”子的表情一下僵住了,她不是会撒谎的人“老公,你什么意思”?我太在乎她了。

 虽然我气愤,我难受,我压抑,但我还是不相信那些是真的,可是香花的表情,袒出了,她不自信。“我,看见你和别人了”我严肃的说,可我的心理还是希望香花否认我。

 “哦,你都知道了。”香花的表情忽然变得平静了起来“我也不想瞒你了,这样我也很累。”“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啊?”

 我发疯似得咆哮起来,双手不晃动着子的肩膀。子落下了眼泪,然后恨恨的对我说“还不是因为你!因为你!你的背叛毁了我们,甚至是这个家。”我呆住了“因为我?”子只说出了两个字“方雪”

 “你知道了?”我怔住了“早知道了,你碰了不该碰的女人,你应该知道岳红学是什么人,他让你消失不是件难事。”我迷茫了。

 “为什么?怎么会是这样,要是他威胁你,我和他拼命去。”子哭的很伤心,还是平静的说“是你连累了我们,我们这个家,还有我们的孩子。”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子的电话忽然响了“单位出事了,我得马上去趟。”子擦干眼泪很倔强的表情,又出门了,我跟着子出了门“我陪你去吧。”

 “你最好是别来,你要是来,你会更难受。”“我不怕。”子开着单位配的车,我们赶到了郊区一动快完工的大楼,子径直走到了指挥室。看见二十几个工人在里面聚集着。几个领导样子的人,好像不住了场面一样。

 “我们得生存,楼没盖完,都死了两个工人了…”“我们不干了,我们还有老婆和孩子…”“连女人都没碰过呢…”工人们很激动的叫喊着,都要罢工。我没进屋,在门外看着,两个领导在桌子后面说什么根本听不清。

 刘忠说着摆了一堆钱在桌子上,喜欢钱的一人拿一打走“接着给我干工作,走漏点风声,要你们的命!喜欢女人的,老子今天也足你们”

 说完刘忠居然做出一个让我意料之外的动作,他揽住子的,把子的裙子刷的扯了下来,子惊呼“你干什么?”子紧紧的抓着裙子。

 此时工人们被这个场景的目瞪口呆,子的白腿已经显在众人面前。“我干什么,今天就借用你的体,摆平眼前这些事,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已经被那么多干过了,还在乎这几个力工吗?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听到这话,子恨恨的看了我一眼。

 然后松开了紧抓裙子的双手。完全依靠在了刘忠身上,刘忠把香花的裙子扯了下来,一双洁白如玉的美腿,登时让这些很久没玩过女人们得劳工瞪大了眼睛,忽然我觉得怒火中烧,虽然以前不只一次的有的幻想,而且知道过子和别人群的事情,发生在了眼前,我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可是刘忠一个颜色,我就被一帮人给按住了,这时子瞪着刘忠说,不要伤害他。刘忠看了我一眼。

 然后示意人把我绑了起来,这帮人胡乱的帮我绑在了一水泥柱子上,此时刘忠的手伸进了香花的内,香花羞红的脸低了下来,她是想让秀发垂下来,遮挡住她美丽的脸庞吗?

 众工人看着眼前的活宫,他们一辈子也没想到自己有机会干这么美丽的女人的,刚才的喧嚣已经完全静止了,等待的,是对一个女人的轮和发

 刘忠的手身在香花的内中巧妙的拨着,也许是刘忠时不时的把手指伸到了香花了道里,香花渐渐有了一些呻声“嗯…”虽然很轻。

 但在这个静静的环境里,已经很明显了,子的呻声,还夹杂着这些工人咽口水的声音。刘忠掉了子的内,让子双手按在桌子上,他掏出了自己的茎,从后面了进去,在进去的时候,香花忽然抬起了头。

 这时屋子里多的是刘忠干着香花的啪啪省,很是清脆。刘忠不紧不慢的从后面干着香花,然后双手解开了香花的衬衫,使劲的捏着子的大子,子只是轻声的呻着,紧闭着双目。人群里面终于有人说“拿掉它,摘掉它”

 刘忠得意的看着众人,扯断了香花的罩带,香花的房一瞬间就弹了出来,众人惊讶唷…的一声。

 这时刘忠的巴开始快速的着,双手使劲握着子的大子,捏成了各种形状,也许是太用力了,子哼出疼的声音。

 “啊…疼…有…疼…”我真是气愤及了,可是看见子被侮辱,我一半是怒火,自己那不争气的老二,居然有起的迹象。刘忠把玩着子的大子,忽然使劲一捏,子的出了汁。众人又是一阵惊呼,刘忠见到如此刺。  M.sANmXs.coM
上章 娇凄变成了共用蕩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