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乐未央宫 下章
第四章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城南的街市熙熙攘攘,沿街两侧,灯火璀璨。戏台上,杨家女将好生威猛。酒馆中,杯盘狼藉喧闹喧哗。客栈前,商贩摆摊叫卖,兜售当地特色。这里游客遍地,有的奇装异服,举止怪异,拿出一长杆似的东西并对着它大喊“茄子”

 有的则换上当地服装,一脸惊喜,从没穿过似的。百姓们对此不以为奇,这就是城南的特色,反正只要服务好这些外来者,大家便可以赚得盆,有一个好生活了。

 魏央锦衣夜行,身畔娇白衣素裹,薄纱遮面,亭亭玉立,步步生莲,引得路人无不羡。“凝香,吃糖葫芦吗?”魏央看到路边小摊儿甚好,寻思给娇买上一串。

 铁凝香摇头说道:“我们没有乘轿出门,吃食需要掀起面纱,现在并不方便,就算了吧。”魏央也不强求,与铁凝香并肩走着,过不多时,穿过眼前这条喧哗的街道,来到了一片广场。这是一处四通八达的广场,面积甚广,可容纳千人汇聚。

 广场中央,有一座墨玉质地的牌坊,其下是一座相同质地的平台,高八尺,有台阶以供登顶。牌坊上用白玉刻着两个汉字,铁凝香抬头望去,白纱下难掩一抹羞涩,她轻轻撇过了头去。那牌坊上俨然写着“妇”二字。

 “女子不贞,且所犯严重者,除例行浸猪笼外,更会在此接受公开处刑。”魏央知晓子害羞,带她绕过牌坊,沿着圆形广场向正南方走去“将这牌坊竖在烟柳巷对面,倒也是绝配。”

 “用以提醒百姓,女子如若不贞,便为妇。”铁凝香搭着魏央手臂,声音飘摇,言辞清冷“再者,凡女子入烟柳巷,必有男亲属随行,否则即为娼妇。

 凡被定为妇者,公之。凡被定为娼妇者,卖身之。去年七月,城东李家二小姐女扮男装,私自独闯烟柳巷,被揭穿女儿身,从此不得出巷。”魏央听着。

 口中不断称是,点头同时,倒不想着,或许某,自己可以去找找那城东李家二小姐。去年七月的事了。

 也不知此时,那曾经高高在上的名门闺秀,在烟柳巷的哪一座院当中。广场无名,百姓均以“妇牌坊”辨识此地。

 广场共有八条通道,面向南方的四条,均是通往烟柳巷。宽敞的街道入口处,是绵长的队伍。县兵在闸口核实入巷者身份,通行速度不快不慢,既有奇装异服的外来者,也有昌县当地居民。

 像魏央这般,携着子来逛烟柳巷的,为数不多,不过队伍中鲜有人对此感到惊奇,女子当然也是能逛烟柳巷的,只要有男亲属陪伴即可。

 只是铁凝香的辨识度当真太高,许多人先是被她飘逸的白衣吸引,为她高挑的身材惊,而后便认出了这位铁家的千金闺秀。“原来是魏公子,幸会幸会!”

 “见过铁小姐…”“铁小姐是携丈夫视察产业吗?记得您还是头一次来啊…”魏央和诸位邻里百姓打着招呼,队伍一点点向前,很快地,他和铁凝香便都进了烟柳巷当中。入口牌坊前方,一条笔直整洁的石板路,一眼望不到尽头,可容十六匹马并行。

 一座座宫殿般的楼宇矗立街道两侧,造型各异,无不灯火通明。寻客在大街上闲逛着,眼花缭,浑不知自己究竟该去哪家院。向导们如老鼠般窜着,有两人看到魏央和铁凝香,顿时眼睛一亮,朝他们扑了过来。

 “这不是魏哥嘛!”“不不不,魏公子,魏老爷,见过魏夫人!”“竟然是你们两个!”魏央失笑,指向面前一胖一瘦两个二十多岁的向导,对铁凝香道:“夫人,他俩是我在烟柳巷当向导时,最熟悉的伙计。胖的叫铁牛,瘦的叫猿魔,是不是有种来到动物园的感觉?”

 铁牛、猿魔人如其名,虽然很胖,或者很瘦,但身材整体较好,一身短衫都能瞧到腱子。铁凝香白衣裹身,白纱遮面,更有蝉纱手套护着柔荑,却仍朝后退了几步,额外拉开一些距离,这才点头行礼道:“妾身见过二位。”铁牛憨笑道:“夫人客气,真是折煞小人,难得见您来到这烟柳巷一番街,这是想去哪儿逛?”

 “瞧你这话说的,夫人来此,当然是去凝香院视察了。”猿魔肌干,颇有练家子风范,却是献媚笑道:“夫人您这边请,凝香院在咱一番街的五丁目,让我领您去吧。”

 猿魔情不自向前迈出一步,他何时有机会跟这般大家闺秀亲近过?魏央略感不快,抬手在子面前一挡。

 然后顺势挽着凝香胳膊道:“凝香,这一番街我虽然少来,也是比较熟悉的,听说五丁目甚是繁华,咱们好生逛逛?”猿魔也是激动了。

 看到魏央举措,赶紧讪笑着退后,不过目光仍不偷偷打量着铁凝香。原因无他,这里到底是烟柳巷地界,如此一位国天香来此,可不是一般的稀罕。他向铁牛施了个眼色,两人心意相通,点了点头。人情归人情,规矩是规矩,现在魏央守在自家夫人身畔,无话可说。

 但若魏央被支走,只要超过半盏茶时间,他们就可以将铁凝香当街捆住,卖进院了。魏央何尝不明白两位伙计的心思,他在烟柳巷当向导那会儿,可没少见类似的事。百姓人家夫同行,丈夫被勾引离去,转眼工夫,子便因“女子独闯烟柳巷”被当街绑走,为为娼。

 丈夫若想将爱赎回,等闲一笔资金远远不够,往往都得自愿为奴,在子卖身的院从业五年方可。

 “咳,铁牛,猿魔,你们接着忙吧,我带娘子先走了。”于是魏央二话不说,挽着一无所知的铁凝香的胳膊,这便朝五丁目走去了。

 烟柳巷一番街五丁目,共有十八座院坐落于此,一片江南水乡的静谧美景,与隔壁四丁目大开大合的盛唐气象截然相反。

 可惜街道上等闲看不见娼,否则便可知道,这里的每一铭姑娘都是淡妆素裹,身材如杨柳般纤柔,与四丁目坦怀、身材丰腴的妖妃相比,无疑更能吸引魏央。

 铁家的凝香院位于五丁目十三号院,主楼高八层,属楼高五层,楼宇间有长廊连接,形成一个立体的四合院布局。

 魏央虽是向导,却只负责将游客引到院门前,从没有做客的经历,此时他携子来到凝香院,说来好笑,竟也是自己第一次逛院。“天啊,小姐,您怎么来了!”刚一进门,老鸨便了过来,穿着淡粉的纱衣,年逾三十,姿姣好。

 “嗯,跟夫君过来看看。”铁凝香戴着面纱,看不到表情,但听声音能感到她的紧张。魏央见了,不由皱眉。

 忽然想到,自己来时路上听凝香说过,这还是她头一回莅临自家的院产业。这事情不让魏央感到惊讶,但也在情理之中。很难想象,铁老爷会带着女儿到院里溜达,因为魏央也是婚后得知,铁老爷虽然家大业大,竟然没有妾室,膝下更只有凝香一人,如此这般,是以凝香从没来过院。

 此时应魏央要求到此,进而感到紧张羞涩,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小姐能够莅临,真是让凝香院蓬荜生辉,您快里面请,需要妾身为您准备一间厢房吗?”

 老鸨殷勤极了,请着二人入内,铁凝香则是看向魏央,待他做主。“厢房就不必了,今晚就是想参观一下。”

 魏央第一次走进院,哪可能以待在屋里为目的,兴致地看向周围“我们大名鼎鼎的凝香院,都有哪些无与伦比的服务?”

 话说这主楼一层的厅堂,当真是典型的江南水乡风格,地面铺着深的木料,假山、屏风随处可见,曲径通幽,不知前路何方。于是这厅堂也见不到多少人影。

 除了少许几位宾客刚刚入内,只有那么四名衣着素雅的年轻女郎,端坐在红木椅上,轻摇着扇子,朝着魏央轻轻微笑。她们竟没有戴着面纱!魏央感到一阵眩晕。昌县居民五万,凡家中略有资产者,必使女眷蒙面出街。

 就如刚才魏央一路所行,抵至“妇牌坊”之前,沿街所见,凡女子必蒙面纱,不见容颜。她们诚然也会购买零嘴,走进餐馆用饭喝水,但都是轻面纱,遮掩着进食。

 除去家翁、夫婿、兄弟,和少数幸运的家丁外,鲜有男子能瞧见任何一位女子的容颜…除非在这烟柳巷内!是以此时,魏央惊觉四名女郎竟没有佩戴面纱,还在笑盈盈看着自己,顿时有些面红耳赤。铁凝香看见夫君如此这般,面纱难掩笑意,显是颇为开心。

 老鸨见状,献媚笑道:“公子见笑了,这是我凝香院梅、兰、竹、菊四位贵人。贵人们,还不快来参见公子?”四位女子款款起身,向魏央屈膝道:“妾身见过公子!”

 铁凝香在旁说道:“我凝香院,以及五丁目其他院,娼由上至下,共分八档:皇后、贵妃、妃、嫔、贵人、常在、答应、官女子。这梅兰竹菊四女,就是贵人,夫君如若喜欢,我可让老鸨安排她们服侍你。”

 魏央见此,哪还有心思琢磨这些,他只瞧着这四名女子的容颜,就有些醉了,真的很美,而且四女衣服各有千秋,颜色对应她们的别号,虽只是素雅长裙裹身,恰有那江南水乡的韵味。  m.SanMxS.COm
上章 极乐未央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