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乐未央宫 下章
第五章
 “服侍什么的,娘子不介意?”他讪笑道。铁凝香闻言轻笑“夫君真是好生奇怪。介意是自然的,夫君享用其他女子,我怎会不难受,但这夫君的权利,莫说只是娼,您就是纳妾,又岂会有任何人说些什么?”诚然如此,魏央虽是入赘,铁老爷仍为他筹备了一座三进三出的四合院,就等于暗示允许他纳妾。

 只是自然,等闲数年之内,魏央是没这个胆子的,但“区区”嫖,显然凝香是已然允许了。

 这不由使魏央有些飘飘然,但他仍把守着念,轻咳一声道:“以后再议吧,今是来走访的。姑娘已经见到,果真漂亮得很,但既然夫人允许,或许可让四位姑娘代老鸨为我们领路?”

 “自然可以,刘姨?”铁凝香从容吩咐道,老鸨一声令下,四位姑娘当即迈着莲步而来。眨眼睛,魏央便发觉自己被一片芳香环绕,粉红衣裳的女子轻轻牵住他的手,红轻张,柔声说道:“公子可称妾身梅剑。”

 “妾身兰剑。”“妾身竹剑。”“妾身菊剑。”四位姑娘,四只柔荑,魏央眨眼睛摸了个遍,虽只是纤纤玉手,仍叫他面红耳赤,更有一股火腾起。

 好在衣衫宽松,掩饰得好,铁凝香看出丈夫窘迫,倒是愈发开心,更允许四个姑娘对魏央“动手动脚”了,如此这般,魏央被四位姑娘领着走入深处,周围小桥水,假山、屏风随处可见,而其他客人也终于现身了。

 “这便是一处享乐的地方了。”梅剑牵着魏央的手,对他和铁凝香介绍道,只见石板小路前方,一处凉亭中,坐着三名外来游客,和一位抚琴的女子。“那是我们丽妃娘娘。”竹剑低声说道。

 魏央远远看到,丽妃姿极佳,虽未有凝香那般国天香,也是画眉精致、琼鼻杏嘴。这丽妃自然没有佩戴面纱,大胆向三位游客展笑颜,与此同时,也只穿着一条粉薄纱。

 薄纱贴身,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全身若隐若现,真不知是该叫人欣赏琴声,还是观赏体为妙。

 “丽妃娘娘陪伴三位客人,已有七天了。”菊剑在旁说道:“抚琴之余,轻歌曼舞,丽妃娘娘轻解罗裳。听小厮说,左边那个刺猬头的客人,最喜娘娘的头。右边那个扎辫子的客人,最爱娘娘的后庭花。中间那个微胖的客人,常用绳子捆住娘娘,再行房事。”

 这一番话听得夫两人面红耳赤,铁凝香目光异样地看着凉亭中,到底忍不住好奇,询问道:“他们三位客人,只有丽妃自己服侍?”“正是如此,三位客人专门要求,要玩一场七天的四人行。”兰剑回忆着,认真说道。

 远处的丽妃仍在抚琴,但铁凝香已感到面颊一片滚烫,她拽着魏央的衣袖道:“夫君,咱们换个地方走吧,妾身…有些不敢过去…”

 魏央点头,看出子的羞涩,安慰道:“你若是感到不适,我们找个厢房休息便是,视察什么的,叫老鸨专门解说也行。”铁凝香摇了摇头道:“那倒是不必。

 夫君想前来参观,我既然作陪,岂有扫兴的道理。凝香院不是戏台、茶馆,既然来到院视察,就该适应这里的环境。正经说来,妾身此时感到不适,已属不该,更莫论还告诉给您了,夫君尽管带妾身视察吧,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参观。”

 得如此贤惠,真叫魏央心怀大慰,却又心生惭愧,但既然凝香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不便拒绝,恰好此时,一个戴着绿色帽子的年轻公匆匆跑了过来。

 “小姐,小姐,还有魏公子,刘姨让我给您们传个话!”魏央好奇道:“怎的了?”这公不到三十,颇有些瘦,献媚笑道:“说来话长,是这样,公子,我是刚把自己卖进咱凝香院的孙宝。因为欠债,我把子给卖进咱凝香院了,等下要拍卖头筹,您二位要不去瞧瞧?”

 魏央面惊愕,和同样眼神惊讶的凝香对视一眼后,奇怪道:“欠钱卖可以理解,但你是怎么个心理,竟这么兴致地邀我们去看你子的头筹?”

 这公孙宝笑道:“魏公子有所不知,小人一直有个癖好,就是希望内人能被人羞辱。眼看欠钱不还,就要被地痞无赖打死了,小人一咬牙一跺脚,干脆把子卖进院,然后突然想到自己这个癖好,所以就跟着…”

 魏央点了点头,对他人的趣癖好,自己当然不便评价,得到凝香无声的点头同意后,他说道:“也许,那就带我们去看看吧,拍卖头筹,就是很多客人都会参加了?”公孙宝点头称是“刘姨专门让我来邀请您二位的,这边请!”…大厅里已坐了宾客,人头攒动,许多人都在议论。

 “听说这姑娘住在城南偏北,是个豆腐西施,我隔壁的屠户是她家常客。”“还没生过孩子,好,要不然就会有些松弛了,哈哈!”“也不知道起拍价是多少,听说这凝香院,等闲十几万连个贵人都到不了,可不便宜!”

 “看到了没,儿子,这就是古代院的特点,回家写作文的时候…”魏央来到现场时,发现空座已不是很多了。

 他牵着铁凝香路过两名外来者。其中那个孩子,十六七岁年纪,眯眯地看向凝香,掏出一个板砖似的发光的物件,朝着铁凝香发出咔嚓一声。魏央没有在意,反倒是铁凝香回头过来,皱眉道:“你做了什么?”

 外来者孩子呆了一下“你怎么会…”“儿子,别走神,拍卖要开始了!”他的父亲提醒道,左眼亮着红色的光。大门开了,一道袅袅娜娜的身影出现在门扉前,顺着红地毯走向厅堂中央,这一刻,整个厅堂中一片寂静,无论是外来者还是当地百姓,所有人都直勾勾地看着走来的女子。

 魏央坐在人群中,同样面异色,因为他发现,自己竟也在这豆腐西施的摊前买过东西。“大家捧场,我们今要摘头筹的姑娘叫做林芳,今年二十岁,嫁于城南孙家,以贩卖豆腐为生…”

 老鸨刘姨出现了,在人群中看到铁凝香和魏央的身影,顿时‮奋兴‬许多“今她丈夫将她卖进咱凝香院,得以让在场各位老爷享用,是她林芳的福气…”

 这名叫林芳的女子,相貌清纯,可惜脸色苍白,略显病弱。她穿着一条的薄纱长裙,手臂、小腹和双腿全部隐约可见,关键部位则有蕾丝花纹遮掩,叫人瞧不真切。

 她赤着一双白无瑕的玉足,踏在鲜红的地毯上,让现场无数男人瞪圆了眼睛,表情贪婪至极。

 “不过林芳尚未经过调教,嫁为人妇时,也老实得很,想玩成品的老爷们恐怕要失望了,但也因此,她算是个雏儿,雏儿的人…”老鸨继续介绍着。

 拨着客人们的情绪,而客人们也不负所望,摩拳擦掌,恨不得能立刻把空地的女子扑倒在地,拔掉衣服。在听老鸨强调林芳的人时,铁凝香皱了皱眉头,她和其他宾客听着老鸨继续介绍,过了片刻,对魏央低声道:“夫君,你若想拍下她的头筹,尽管说便是。”

 魏央大感意外,哑然失笑“夫人,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又是梅兰竹菊,又是这个林芳…”“嗯…”然而铁凝香低声轻,却是没再说什么,隔着面纱,也瞧不见她表情。“你就当是,我觉得这林芳不错吧。”

 过得片刻,她才回答道,然而声音轻柔,微不可闻,偏偏拍卖已经开始了,现场一片喧哗,魏央全然没有听到。“起拍价,五万!”“我拍六万!”“我拍七万!”“九万,谁都别跟我抢!”

 “十一万。”之前喊九万的人,是城北一名颇有资产的书生,他刚喊完不许别人挣钱,就听一个冷静的声音说出十一万,顿时感到气愤,然而他刚刚抬头,便见是铁家千金的丈夫举牌,顿时不敢做声了。  M.sANmXs.coM
上章 极乐未央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