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嘉年华年度十强总决选 下章
第二章
 原来从伤口处出的不再是红色的血,而是淡青色的药,这就是刚才置换成功的结果。随即,鸠狼拿起一竹签子,对准那伤口狠狠的了进去。

 虽然痛感已经被调到了微弱,但是竹签子猛然间将‮体身‬贯穿的疼痛还是让沈雨留下了两滴晶莹的眼泪。

 鸠狼现在可没有心情去怜香惜玉,而是将竹签一接一入到她的伤口里,从伤口中缓缓的出的淡青色药被他小心翼翼的曲之后然后招呼两个助手将沈雨抬到蒸笼上,盖好盖子,只留下一个脑袋搁在外面。

 那个细心地助手还为她拿来了一个巾好让她枕着舒服点,这一道菜颇耗时间,我们趁着这个蒸笼正在上火的时候不妨先去看看外面会场的情形。现在会场里早就已经是座无虚席,主持人阿当和雅琳正在卖力的为本届嘉年华的几大赞助商大作广告。

 “下面,我们将进行一项有意思的活动,”阿当一本正经的道:“我们将在观众中选出十位美女,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今天有一位神秘嘉宾,他要用这十位美女身上的一个部分来做一道失传已久的名菜。到底是什么呢,下面有没有美女愿意上来。”

 美女主持雅琳也不失时机的补充道:“参与到我们这个小活动来的观众朋友将会获得IBTY公司提供的最新款式感内衣一套,特别提示的是哦,这一套总共有七种颜色,全部属于你,让你容易配心情。有没有哪位美女愿意上来。”

 说到这儿,她忽然一转身看着阿当:“我可不可以也参加啊,我也好想要这一整套的内衣哦。”“哦,是吗?”阿当故意怪怪的看着她:“当然可以了。”

 “真的可以吗?”“真的啊。”阿当话锋一转:“不过你要先让我们在场的观众都看看啊。”“看什么啊?”“看看你是不是有身材能穿这些内衣啊。”

 两个主持人科打诨完之后,还真的就有两个美女一前一后的跑了上来,所有的摄像机同时的都对准她们,全球此时至少有十亿观众都看见了她们两个的3D全息音像。

 “来来来,两位美女,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阿当拉过自己身边的那个穿碧连衣裙的女孩:“小妹妹今年多大了啊?”“大家好,我叫毕轩。”说完之后,毕轩羞涩的一笑,就再没了下文。

 阿当等了半天也没有见美女再说一个字,只得道:“真是个害羞的小姑娘啊。”那边雅琳也拉住了那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姑娘:“那你叫什么呢?”“我叫毕妍,”这个姑娘大方一些:“我们是亲姐妹。”

 “原来是姐妹两个啊。”雅琳又问道:“那你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呢?”毕妍笑了笑:“我是姐姐,她是妹妹。”

 “那两位小妹妹今年多大了呢?”阿当贼心不死,依旧对两个小美女的年龄纠不放。又是姐姐回答:“我今年十九,妹妹比我小两岁。”“都是花一样的年华啊。”阿当忍不住赞叹道:“平时你们在家里是做秀吃吗?”

 两个美女同时轻微的点点头,雅琳也凑上来问:“你们平时是谁吃谁啊。”“是,是…”这时即便是姐姐也害羞了:“轮吃。”

 “来来来,”阿当把妹妹毕轩拉到一边来:“告诉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姐姐身上的那个地方最好吃?”才十七岁的小姑娘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注目下说过话,声音都打着颤:“姐姐,姐姐,姐姐的哪儿都好吃。”

 全场观众哄堂大笑,小姑娘更紧张了,脸上红的似乎都能滴出葡萄汁来了,雅琳也把姐姐拉到一边去:“那姐姐说妹妹身上什么地方最好吃呢?”

 “妹妹,”毕妍知道再糊人说什么“哪儿都好吃”真的会被底下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来看好戏的人给嘘下去。只能羞答答的低着头小声说了几个字,不要说观众了,就连她身边的雅琳都没有听清楚。

 “你再说一遍,让大家都清楚,妹妹身上什么地方最好吃?”“妹妹的子最好吃!”半个小时之后,当两个助手把沈雨连同这个笼屉从蒸锅上搬下来的时候,她恰好看见一队的女人被几个工作人员领着走进厨房。她们年纪不一,大的约摸有三十多岁,最小的看样子是只有十五六岁。

 她们被工作人员领到盥洗池边上,一人站在一个位置上,都笑嘻嘻的,还好奇的东张西望,直到有工作人员提醒她们衣服才想起来不是来观光的。那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得很快。

 而紧紧挨着她站着的那个才十五六岁模样的小女孩儿却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得赤条条的。这两个大概是一对母女吧,沈雨心里面想到沈雨还想继续看下去,却被鸠狼给挡住了。

 他让助手掀开笼屉的盖子,只见里面沈雨的‮体身‬变得如一块白玉一样无暇,只有那两个淡粉的蓓蕾与众不同。

 鸠狼捏起她的右足,随手取过一只竹签子,对准脚底涌泉用力一,只听见“噗”的一声,那脚面竟然轻易的被贯穿,原来替换到她体内的药水在高温蒸煮之后,有使骨骼软化的功效,这也就是“枸杞无骨汤”的奥妙之处。

 确定蒸煮已经达到效果之后,助手们就把沈雨的四肢用香草捆成一个四蹄倒扣,鸠狼还促狭的把一个煮好的白鸡蛋到她的花口上。

 虽然做法上没有说这么做,不过重在创新吗。助手们将沈雨抬进早就准备好的枸杞高汤锅中文火慢煮,又盖上锅盖。

 不过还是让她的头在外面:因为她漂亮,厨师们也乐得看美女。现在沈雨可以看见,那刚刚进来的十个女人都已经得干干净净了,工作人员帮她们把衣物分别装进塑料袋里做好标记放在一边。

 这时一个助理厨师过来和那个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便指挥那些女人都站到盥洗池中去,同时告诉她们可以打开在脑后的生命体控制片了,至于痛感程度随她们自己喜欢了,听到这话,她们都一个接一个的走进盥洗池,在每个水笼头下站好。

 同时把手伸到脑后打开了生命体控制片的开关。那个助理厨师指挥着几个学徒上来,拿着大大的海绵,沾上浴依次对那些女人进行洗刷。

 同时还让她们弯下,撅起股,好把清洁后庭用的专用进去。看得出来,那个助理厨师比那些学徒认真的多,那几个学徒与其说是在清理这些女体,倒不如说是乘机施展咸猪手。

 尤其是那个才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子,本来就从未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暴过自己的体,现在更被一个陌生的二十多岁的男子在她身上随意‮摸抚‬、游走,更还要听从她的号令,自己用手分开股,让他把那个硬梆梆的铁家伙进自己的后面。

 虽然那一股股暖在自己的肠道里面打转回旋的感觉很好,但是眼下他又有更羞人的举动了!那个学徒在给这个小姑娘洗完背之后,又要她张开‮腿大‬,出少女的

 而他手上的装备,也换成了一个会出高速水的水。那地方,才刚刚长出些稀疏的,可爱的就好像是一片待垦的土地,两片花瓣还合的很拢,紧紧的守护着里面的神秘之

 学徒用手指拨开花瓣,似乎是无心的在那小小的黄豆粒上拨了几下,得小姑娘浑身直打颤。

 她无助的望向自己的妈妈,却发现妈妈也正在被做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是妈妈的的花分的很开,两瓣花瓣自动的张开,出里面的花

 那个学徒也同样用手指赤的挑逗着少妇成的‮体下‬,水在她的腔壁上刮来刮去,都分不清留下来的到底是自来水还是她的爱

 其它八个女人也好不到那儿去,在学徒工的咸猪手之下,她们的玉体被摸了个遍,身上所有隐秘的地方都被冲刷的干干净净,也可以说,是再也没有什么隐私的地方了,沈雨在锅里面被煮着。

 听得见水开了的咕嘟咕嘟的声音,若是正常人坐在这一百摄氏度的沸水锅里面,只怕一下子就要大叫着跳出来,可是由于她的痛感已经被降低到了微弱的程度,‮体身‬只感到一阵暖洋洋的,似乎在泡一个热水澡一样。  M.sANmXs.coM
上章 嘉年华年度十强总决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