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使的王座 下章
第五章
 无奈,她只能下意识地用手掩住部。一个黑发男子正笑眯眯地站在安琪卧房的门口,笔直的长发直达际,瓜子脸无比柔却又相当帅气,身穿白色睡袍,领口处可见结实强健的膛。

 家园的入侵者,东龙帝国时年不到三十的皇帝走到安琪的身前,用赞赏的目光打量着她洁白美丽的身躯。“哟,朕的小猫咪终于醒过来了?”以沉默面对眼前的男子,安琪深深知道对方的身份和自己所处的环境。

 没有将自己打入大牢,没有将自己杀死,在昨晚让大量将领享用过自己的‮体身‬后,待遇斐然地送回卧室…“昨晚睡得还好吗?”

 皇帝在安琪的身旁坐下,像在自己家里似的,伸手托住安琪的一颗丰球轻轻摸着,声音带着充魅力的磁,温柔。“…”没有说出任何话,安琪用力咬着嘴。从部传来的酸麻感让她的‮体身‬不由自主地产生快,若非要紧嘴,就算不发出呻,安琪也不敢保证自己的表情坚持住。

 “多么人的‮体身‬啊。”没有对安琪无声的抗议做出任何反应,皇帝的手来来回回地在她细腻如脂的玉肌上轻柔地‮摸抚‬着。

 就像对待自己的情人一样,而对于安琪来说,刚刚结束的手并没有完全缓解体内莫名汹涌的,男子的手指就像烙铁般灼热。“安琪宝贝,你知不知道,当本就如此美丽的你被男人玷污时,那种由灵魂深处迸发的魅力是多么人?”

 安琪的下巴被皇帝用手捏着,强迫地进行面对面。“…‮态变‬。”身上正如火炙烤般地充,当一位帅气的男如此近距离地面对自己时。

 即便清楚自己的立场,安琪也难以忽视生理上烈的反映,虽然眼前的男子在说着令她无比憎恶而疯狂的言辞,但‮体下‬的空虚感却在加剧。

 “我父皇…的遗体呢?”即便渴求的望在不停加剧,安琪也本能地企图维护自己所剩无几的尊严。她倔强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尽力让眼神中表达出坚韧不屈的意思。皇帝柔和地笑着。

 他的手十分柔软,就像女孩子一样,轻轻‮摸抚‬着安琪的‮体身‬,顺着那光滑的玉背到翘的部,从丰的‮腿大‬到沾着粘

 “会下葬的,你父皇是个英雄,朕会善待他…和他的女儿的。”皇帝的手指在玩着安琪尚未离‮奋兴‬的,在那紧窄的腔道内肆意刮磨着,安琪的脸蛋越来越红,‮体下‬也不争气地在分泌更多粘滑的体。

 “姓叶的…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被皇帝抱在了怀里,安琪强忍着‮体下‬的快,用明显充了忍耐的口气发出无力的抗议,虽然导力革命已经开始,但她很清楚皇帝的斗气有多么可怕,这是自己绝对无法反抗的力量。

 “啊,那很好。”低头咬上了安琪前粉的蓓蕾,皇帝漫不经心的话语让安琪心中苦涩万分,然而,当她赤的‮体身‬如此津贴一位充魅力的男时,一股迷糊糊的想法开始不可遏制地出现在脑海中。

 配…这种诡异的念头在安琪的脑海内不断盘旋着,犹如跗骨之蛆般令她难以忽略,虽然感到匪夷所思,但却在不停渴求着,配,然后,繁衍,为了繁衍而配,为了配而迸发出软化了身躯的

 “朕的小猫咪,脸红什么呢?”皇帝温柔地将嘴贴到了安琪的上,没有亲吻,只是贴在那里。他的一只手已然在安琪的里,轻轻拨动着感的帝。

 “嗯…”顿时,一道令安琪恨不得以头抢地的息带着娇的音调从她红润的香中吐出。她的脸红得滚烫,‮体下‬正在源源不绝的空虚感和酸麻感的刺出粘稠的

 “哦?”看到安琪发情的迹象已经如此明显了,皇帝满意地挑了挑眉毛,微笑道。“原来,你父皇从遗迹里得到的那种药这么利害,这么久还有这么大的效果。

 T病毒是么?虽然不知道病毒这么词汇是什么意思,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所以,呵呵,既然已经发情了,那朕就不客气了。”

 安琪已经有些不能理解皇帝的话了,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她的鼻腔内已充魅力雄浓厚的体味,她的房正在酸麻地大着。

 而当皇帝将她的‮体身‬平放在卧上时,酸麻的空虚感也在让安琪不断‮动扭‬着自己的翘,紧夹着双腿,本能地用‮擦摩‬来解

 “有意思…”褪去自己的睡袍,皇帝出了自己的‮体身‬。非常结实,却又非常白晰的‮体身‬。完全起的茎同样十分白净,足有七寸的长度,硕大的头像一颗大号鸡蛋般垂在端部。

 “来,朕的小猫咪,昨夜之前还是个雏的话…就让主人教你服侍的技巧吧。”带着温柔的声音,说着令人作呕的话,皇帝站起到前,将自己的到安琪的眼前。

 “唔…”看着近在咫尺的男,随着一股强烈的气味涌入鼻腔,安琪的呼吸早就变得无比灼热,此时更是灼热得足以融化冰山。这是不应该的。理智依旧存在,但就像瘾君子无论如何也要毒一样。

 看到近在咫尺的头就摆在嘴前,安琪实在是忍不住想要下它。颤巍巍地抬起手,尽管心中对眼前的男子厌恶到了极点,就像瘾君子无论如何也要毒一样。

 安琪无法拒绝地握住了皇帝的茎。不是身为阶下囚的被无奈,而是瘾君子面对毒品的无法拒绝。

 “你要我…怎么?”红的面颊上,热气在腾升。安琪知道,当这句话说出口后,自己所剩无几的尊严已经趋近于无了,皇帝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

 “你想怎么就怎么。”意思就是说,要安琪主动服侍他。安琪望着眼前的茎,那上面布了青色的筋,而头则好似一颗深红色偏向于紫红的大鸡蛋。她知道,自己已经沦为杀父仇人的‮物玩‬了。

 从今起,面前的男子将用这个茎对她施加无穷无尽的污。这足有七寸长,无比硬的茎将无数次干她昨夜前还是处子的,将无数股到她的子里。搞不好,还会怀孕。“…”怀孕?繁殖…安琪的身子在颤抖着,她知道,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地‮态变‬了,为了繁殖而配,为了配而产生。眼前的男人是雄,和他配可以繁殖。所以,应该产生,然后,配。所以,和他做吧…如此匪夷所思的想法在她的脑海内若思想钢印般牢牢印着。

 明智它不合情理,却如跗骨之蛆般,令安琪的‮体身‬,从内在的生理反应,到外在的肢体操控,已经不由她的理性做主了,安琪的鼻子在息着,小狗似的嗅着茎上的气味。

 双手捧着这七寸长的巨炮,手指爱怜般地‮摸抚‬着那又硬又烫的茎身上凸起的青筋纹路,雨点般的亲吻落在了头上。“对,就是这样,看来米兰的公主竟然还有这种潜质,真不愧是…”皇帝满意地笑着。

 看着上的短发少女的服侍。重地息着,越是亲吻皇帝的头,越是用舌头着他‮硬坚‬如铁的硕大茎,安琪就越是无法忍耐内心不绝外溢的

 她张口含住皇帝的头,深深地把整了下去,随后快速吐起来,硬斐然的茎变得滑闪亮,就这么一下下在安琪丰润的红间进出着,皇帝满意地发出享受的呻,微笑着‮摸抚‬起面前少女的椒

 金色的短发堪没肩头,浑身雪白躯体柔软的安琪坐在上,浑圆的翘在光洁的足掌上,阳光透过纱帘,在她光滑苗条的背脊上投下明暗。

 “唔…”在吐十余次后,安琪便开始起皇帝的头,滑溜溜的舌尖不断接触头的粘膜,使光亮的色彩不断被涂抹到紫红的画布上。小小的舌头。

 虽然动作十分简单生涩,但作为侍奉制造的快还是传到了皇帝的身上。粘自马眼中徐徐溢出,皇帝的前列腺出来了“啊…很好,很好,继续努力,朕可爱的小猫咪。”如此说着。

 皇帝又一次将到了安琪的口内,将她小巧的红地撑了起来,安琪用沾滑口腔,滋滋有声地将头与茎的前端包住,内腮住充味道的茎身,哼声不绝地咂允啄着。

 动作不慢,也没有技术,但理论知识却也懂得。不断努力地摆着头,舌头也在用力地卷着,安琪在不断增加皇帝望。她的左手握着茎,喉中发出贪婪的呜咽声,红晕的面庞微抬,但眼睛却是朝着下方。

 她的右手伸到了‮体下‬,食指分开了瓣,中指伸到了当中开始蒂。仅仅是给一个男子口而已,‮体下‬传来的就让她不由自主地手了。

 “唔…嗯哼…嗯哼…”安琪已是使出了浑身力气才没有发声高,但的刺却依旧令她不由自主地发出轻哼。

 眼睛盯着茎的部,可以感到脸上惊人的热气,握着茎身,舌尖在头上轻轻地拨着,就像瘾君子于毒品一样,品尝着皇帝的茎,哪怕心中如何的不愿,安琪都产生了一种类似于上瘾的感觉。

 头和整茎难免有些气,更莫说男自身的体味。那气味从安琪的口腔与琼鼻不断侵入她的心神,令她身上的热气越来越浓。  m.SanMxS.COm
上章 天使的王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