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使的王座 下章
第九章
 “呃…得赶紧…”站起来,安琪用手扶住眼前的栏杆。“得赶紧…?”打量着手掌,安琪感到有些不对劲。修长柔的手掌一如既往地白晰,单纯看上去好像没什么不同,但是,‮摸抚‬着自己的小臂,一股莫名而来的自信让安琪随意地就是一跳。

 顿时,安琪纤柔的身子好像风一样地飘了起来,一条就是两米的高度。当她缓过神来时,整个人直接向着花园落了下去。

 “簇!”正好踏在了阁楼强下的花丛里,玫瑰花瓣被安琪柔软的脚掌直接踏得粉碎。照理说,枝叶上的尖刺应该会让安琪痛呼着跳起来,可当她用不敢置信的目光抬起一条小腿时,却没在脚掌上看到任何伤痕。乃至泥土。

 “谁能告诉本小姐这是什么情况?”喃喃自语立刻让远处明显响起的声打断了,安琪听得分明,那绝对是最重型的导力狙击开火的怒号。

 “…得赶紧跑!”不能就这么呆在这里,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来就自己的人不管是谁,现在显然已经被皇宫内的东龙士兵们阻挡住了,自己必须逃,必须依靠自己离开这座皇宫。

 “…不知道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第一个被安琪想到的就是导力艇停放的位置,那里一共有三个单人骑乘式导力艇,薇薇安骑走了一个,如果东龙皇帝没有把那里毁掉,她就应该可以逃了!

 “空间屏障…空间…”望着远处已经囚了自己半个月的无形障碍,一股玄之又玄的能量莫名地在安琪的脑海内聚集了起来。

 “给我毁掉吧!”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带来的是与之相配的力量,当安琪脑怒火地喊出那憋在心中久矣的气闷时,一道眼可见的空间涟漪猛地击向了远处的屏障,顿时,玻璃破碎般清脆的炸裂声响了起来。

 “呼…呼…这是…”息着,安琪愕然地望向前方。通过月光可以看到,一个三米左右直径的、无法折光线了的空出现在了屏障上,虽然正在以缓慢的速度恢复着,但自己居然…没有时间想那些没用的东西,安琪拔腿便从空中冲了出来。

 赤的双脚踏在不变的石板地上,赤的身躯依旧不着寸缕,但一股被压抑了足足半个月的强烈自信感开始在安琪的心中迸发。没有几乎和救援自己的人汇合了。

 光从声已经完全落下就可以判断出全军覆没的后果。安琪紧紧咬着自己的嘴,仅仅依靠鼻子息,月光下,似一条白色的猎豹般在皇家园林内飞奔了起来。

 犹如传说中在亚马逊丛林内,同大自然奋勇抗争,坚强不息的亚马逊战士般,安琪在月光下几乎化作一道银光的体神妙地散发出一股野的魅力。

 那金色的短发在急速奔跑下飘扬了起来,修长柔软的身躯线般充美感,两条纤细的玉腿以眼花缭的频率高速奔跑着,当安琪踏过池塘时,飞溅的水花刹那滞后。

 “呼…”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当安琪安然地看到空地上硕大的口时,她在片刻间停下了自己猎豹般的疾奔。“…看来,我是真的‮态变‬了。”纵然身为米兰的公主,多年来见多识广的安琪也不由得为‮体身‬的变化感到茫然。

 完全是凭借多年来对领导者的培训,安琪强行稳定自己纷的思绪,用毅力把持身心,忽视一切不重要的问题,径直走向眼前同往导力艇停放处的通道。

 蓝色的线条状光芒布整个地下空间,三条水道已经空了一个,唯有两艘导力艇停在原地,同向外界河道的闸门也还是开启着的。看到这里暂时没人打理的样子,安琪顿时欣慰地笑了。

 “呵呵,感情叶音竹那伪娘也有失算的时候啊。”临走前也不忘了嘲笑玩了自己半个月的杀父仇人一下,安琪从地上捡起自己当时掉落的钥匙,跨上导力艇,开动。极低的嘟嘟声轻轻响着,导力艇以缓慢的加速度在地下河道内行驶着。

 两侧,石块堆砌的隧道同样以墙壁上线条状的蓝色光芒为光源。安琪知道,距离驶出整个都城只需要不长的时间。***“啊欠!”

 穆连成打了个大嚏,然后,他鼻子。他知道,自己就是个土财主而已,虽然有外快可以赚,但他就是个土财主。土黄的长衫上到处印着金币,两种颜色实际上都混到一起了,但他就是喜欢。喜欢你,没道理…虽然长得猥琐了点,无论是那上个百年也不知那个年代才流行了几个月就泯灭在历史中的大长中分,还是自己那对比狐狸还要狐狸的小眼睛也好。

 但穆连城自己可不这么觉得。因为,除了自己闺女外,没哪个女人敢笑话他。红木书桌前,他在看着半年前就已经打印出来的,直到现在才被自己翻开的报纸。

 “嗯,伯雷尼吉亚帝国企图挑战米兰帝国的三大霸主地位,派出一万人规模的导力坦克师团兵临米兰边境要寨,琴城城下,然后,嗯,三小时内被守城导力炮全灭,琴城上下无上亡…”

 哦,对了,这是半年前的报纸来着,挠了挠自己的中分头,穆连成朝着屋外喊道。“来福!今天的报纸呐!?”没过多久,一个同样长得十分猥琐的侍卫捧着一张报纸走了进来。穆连城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手支退下人,看报。

 “嗯,天津卫市长向我国皇后苏拉娘娘献上生日贺词…”就在天津卫报的正标题下方,一条新闻牢牢地锁住了穆连城猥琐的小眼睛。“米兰旧都皇城爆发夜战,皇帝陛下龙颜大怒派兵千里追击,疑似刺客行凶!?”妈妈咪呀。

 穆连成知道大事不好了,为什么呐?因为…这家报社的主编怕是要换人了,皇帝疑似遇刺,如此重大的消息居然被放在了第二条!

 ?然后,市长给苏拉娘娘献生日贺词的狗新闻被放在了头条!妈妈咪呀,这报社主编可是自己人啊。这下损失大了,正头疼呢,忽然,来福又进来了。

 “老爷,好消息!”这名侍卫脸上的笑容不是一般的猥琐。“到货了!”好消息勉强提起了穆连成一点兴趣。

 “到货了?”“到货了!”“嗯,该咋办就咋办吧。”损失的主编可不是小角色啊,那是他花了好些个金币才买通的人,穆连城简直要心疼死了,就算是好消息提起了他一点兴趣,也只是轻轻挥了挥手罢了。***“唔…”冰冷,抖动。迷糊糊地,安琪从昏中睁开了眼睛。在这醒来的瞬间,安琪脑海中无尽的黑暗和眼前的环境瞬间出现了混淆。

 但是几秒之后,她已经从混淆里清醒过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深蓝色的车厢,上面有白色的光源照明周围的环境。在脑袋还有些昏沉的时候,安琪就辨认出周围的模样。

 “不错,不错,嘿嘿,你是这里面素质最的一个了…”一个带着笑的冰冷声音,一阵持续有节奏的体拍打声。“…怎么?”安琪迷糊中带着惊异地望向身边。

 一个典型的东方女郎赤着全身躺在地上,双腿大大地分开。她的额头有点宽,脸上还戴着副眼睛,修长的发丝遮掩了她的脸蛋,但看得出那绯红的面容十分文静秀丽,然而此刻,一个同样赤着‮体身‬的男子正享受地干她的小

 像是骑马一样地跨跪在地上,男人把女郎的左右膝盖分别搁在他‮腿大‬上。从安琪的角度看去,一切都是一清二楚。那个长发散的女郎眼神离躺在车厢的地面上,一对丰房随着急速的心跳上下波动,带着红不停息。

 男子也是相当凶狠地摆动‮身下‬,每一下都把茎狠狠地捣入她娇躯的最深处。“太了,太了…这真他妈欠…哦也…夹死老子的巴了…真他妈水多…”

 “…怎么?”安琪有心起身,但她立刻发现双手竟动弹不得。抬头一望,修长的手臂被高高吊起在车厢墙壁上,一对金属手铐让她无法分开胳膊。车厢在震动,列车在运行,空气里充了腥味。在安琪的两旁,大量少女要么处于昏中,要么无打采地低着头。

 她们没有任何人不是赤的,也没有任何人身上没有被糟蹋的痕迹。身边的男子没有注意到自己,依旧在干着女郎的,而这女郎更是在不停息,在那被长发遮眼的文静面庞上,隐约可见被附着的眼睛已经歪了,部非常

 此刻正在男子的手掌中不断变化着各种形状。安琪低下头来,立刻检查自己的‮体身‬。“…”全身赤,双腿也是分开着的,从低头的角度看的分明,自己紧窄的正敞着一个人的小,粘稠的明显不是一次的份量,这粘乎乎地粘在上。安琪知道了,在不知多长的时间里,她又一次被人强了许多次。

 “…怎么回事?”脑袋逐渐恢复清醒,趁着身边的男子还在享受身边的女郎,安琪使劲回忆起昏前的情况。着急地驾着导力艇行驶在河道上,理应是可以安然地逃离都城,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逐渐回想,安琪清晰地记得,事故是在出城足足一刻钟后发生的。疑似T病毒服用量过多导致的后遗症,原本以为阳台上的变故只是错觉,可同样的情况却在自己高速架势导力艇时再现。浑身燥热不已。

 连站立都成问题,哪还有力气驾驶一个骑乘式的快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喔…干我…用力…干我…”

 全的女郎不断送着自己是汗水的苗条板,丰房像大气球一样在抛飞着,雪白皮肤有着嫣红的颜色。她是一个看上去十分文静的女子,但在男子不知多久的不断干下,此时也只能地肆意呻

 她的部早已积蓄了不知何时入的,在男子身劈啪作响的不断碰撞下,吧唧吧唧地不断向外飞溅。

 “嗯…”又开始了,不久前在昏中被内传来酸麻的感觉,看着身旁近在咫尺的宫,安琪可以感觉到热量在身上不停汇聚。双腿缓缓动了动,也只能是将小腿屈起来而已。

 “哦,好宝贝…你子真好玩…又尖又滑…又大又软…我都不舍得放开…”身边的男子扫了眼安琪就不再注意,一边继续干着文静的东方女郎娇,一边不断凌辱着她丰房。似乎是快要了,他渐渐地加快了的速度,嘘嘘地着气。

 而女郎紧紧的也不由自主地夹着他的。每次入都嘶嘶作响,出时带出大量分泌的,顺着雪白的‮腿大‬向下淌着。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要被死了,我的小要被死了…快我…快我吧…哥哥…好哥哥、亲哥哥…爱你死的大巴了…”享受着男子茎不断的,文静女郎的脑海早就麻痹住了,只能本能地接纳男人的

 随着速度的加快,她的眼睛里不断有的火花冒出,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眼睛斜斜地挂在脸上,沾汗水的房更是不停地抖动着。

 雪白的双腿合处,硬的茎裹挟着白花花的残余不断进出着。很快,当男子的双腿猛地一绷紧后,一股被深深地到了女郎的小腹内。  m.SAnMxS.coM
上章 天使的王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