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日回归 下章
第01回
八月的阳光火辣辣地、毫无遮掩地直下来,那股猛劲儿就象要将这小城熔化了似的。虽是上午九时许,空气中已弥漫着沉甸甸的热气,人们都懒洋洋地,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只盼天公作美,快快的下场大雨,驱走这难耐的干热。

 阳光透过窗帘的隙,进彩云坊一座古旧的二层小楼内,也照在二楼卧室上一虎虎生威的巴上。这巴的主人此时睡得正香,发出轻微的鼾声。

 “小兴,这都几点啦,还不起。”张素欣不的叨咕着,推开了儿子卧室的房门,一眼就瞧了那条沐浴在光线中的行货。天气炎热,房中的吊扇泼刺刺的转着,冯振兴平里就只穿着内睡觉,可昨晚太过闷热,便索将内扒了。

 此时正四肢大张的摊在上,原先盖在肚皮上的巾被也让他甩到了下。

 晨举是青少 年每的必修课,这巴撅得硬硬的,又长又壮,青筋毕。张素欣吃了一惊,脸刷的红了,刷的一下拉上了房门。

 “吓死我了。”张素欣捧着口,细细了一阵。

 “这臭小子,真是…不象话!”口里骂归骂,可心里一想到长的巴,小腹就突突直跳,脸更烫了。

 “小兴,起啦,小兴?”张素欣隔着房门喊了半晌,房内却没有动静。

 “死孩子,再不起妈就迟到啦。小兴!”她又叫了几声,终于咬了咬牙,推门走了进去。

 到了房内,张素欣却叫不出声了。心里如敲鼓般跳动,虽然暗叫不能看,可眼睛却是一个劲儿在那条上打转。只觉得房子里骤然热上加热,叫人不上气儿。

 “小…”张素欣一开口,就觉得嗓子眼紧紧的,说话困难,便干咽了几口唾沫,再叫了声。只是声音又细又软,如发人,哪能唤醒睡中的儿子。

 知道都是眼前这巴害得自己叫不出声儿,张素欣又羞又气,心里暗道:“不就是巴么。张素欣哪张素欣,你又不是没见过巴。”话虽如此,可张素欣打从毕业工作嫁给老冯之后,还算是本份的妇人,虽常和同事们开开玩笑,偶尔也让男同事吃些嘴上的豆腐,却是未曾勾三搭四,男人的巴,不过就是见过丈夫的而已,哪能跟眼前这条硬的家伙相比。

 “小畜生的巴这么长,怕不把女人给捅死?”张素欣的视线全在这巴上,咕的咽了咽口水,脑子里不觉有了念,‮体下‬一阵悸动。

 “啐,我可是他妈呢!少想。”妇人有所醒悟,在自家‮腿大‬上掐了一记,夹着腿子挪到前。

 “小、小兴,快起啦。”张素欣声调颤颤的,仿佛呻一般。那巴现在看得更清,如手电筒般,条条凸起的血管纵横错,硕大的头通红锃亮,茎身一动。光是看看,就知这家伙铁硬无比。冯振兴虽是仰躺着,巴仍与肚皮有一段距离,可见起的角度惊人。

 张素欣眯起了一对媚眼,心中情涌动。碎花衬衣包裹下的肥高起低伏,眼如火般热烫,腾的烧将起来,一股汁早已涌出,浸了薄薄的三角衩。

 爱人老冯两天前去外地给人做家具了,起码得一个星期才能回来。张素欣本就如火。如今41岁了,更是虎狼年华。老冯在家时一星期三四次是少不了的,但原本老冯顶多只能到她两次丢,铁打的一个人,早给她淘空了不少。现今年纪大了,能力更是不济,往往张素欣还没丢身子,老冯就一溃千里。

 张素欣至今还没偷人养汉,一是有心无胆,一是人长得普普通通,又是个徐娘,不肯放下脸子。

 张素欣求不,时常梦见一个有着长本钱的小伙儿与自己颠鸾倒凤。现在儿子的利器就在眼前,虽然人伦大忌未忘,却也被火烧得发昏。

 “嗯…”张素欣咬着下门紧夹了几下。好不容易才从巴上挪开眼神。

 “小兴…”张素欣见儿子没反应,不由得轻推了他一下。冯振兴动了动身子,仍是睡如猪,右手却不觉握在了巴上,上下套动。巴一经磨擦,头似又大了些许,马眼里溢出了些分泌,到了手指上。

 见儿子居然在她面前手,尽管人还在睡梦当中,也叫张素欣又是羞臊,又是‮奋兴‬刺。发硬的头顶着罩,在衬衫外也看得出痕迹。那门翕张着,又吐出股水。张素欣两眼直盯着涂头的男人分泌,觉得全身热哄哄的,里边麻难当,火直窜脑门,她哆哆嗦嗦的朝巴伸出了手。

 眼瞅着母亲的手就要捏上儿子的巴,小兴这时身子扭了扭,曲起了腿。冯振兴这一动,惊醒了张素欣,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离巴只有几厘米。

 张素欣那有些发福的脸臊得通红,心里头暗骂自己。但人往往是会推卸责任的,这不,张素欣转眼便怪罪到了睡当中,不知母亲已被自己的好本钱火的儿子身上。

 “小王八蛋,年轻轻的不学好,还在你妈跟前巴。你真是…”张素欣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可体内的动不减半分,不由得又气又恨。也难怪,这叫人眼馋的巴竟长在儿子的身上,不要说吃,就是看看也是犯忌的事儿,张素欣如何能不怨?

 “起啊!畜生。”张素欣狠狠的搡了儿了一把。小兴挨了母亲一推,醒了半分,觉得巴憋得难受,朦胧间一个妇人躬立在前,也没多细想,伸手一扯,张素欣一声,倒在了儿子身上。

 张素欣叫又叫不出声,有些肚腩的腹部如烧火般热硬的东西,鼻子嘴里灌年轻男人的气息,脑子一阵晕眩,心叫要糟,不停的‮动扭‬挣扎。小兴闭着眼,半梦半醒,只觉得怀中的妇人丰腴肥,便死搂着不放,双手在妇人身上瞎摸一气。

 张素欣又羞又急,出了一身汗,刚半撑起了身子,股上一麻,被儿子捏着了一撮。紧接着口一酥,让儿子掐着了一只硕

 “嗯、嗯…”被拿着了重地,张素欣哪还能站得起来,又软在了儿子身上。

 “唔、啊啊…”股被摸的快传遍全身,张素欣咬紧的牙关处漏出了呻沟子里溢出的水不仅淋了内,连那条淡青色薄绸裙的裆间也了一块。

 小兴还在做梦,手里不住的着。张素欣咿咿呀呀的,体上虽然舒,可尚有些清醒的神智却是暗暗叫苦。恍惚间,儿子的手已顺进股沟子,朝间探来。张素欣打了个寒颤,心下一急,不知哪来的力气,赶在下裆还没被儿子掏上之前扬起手,啪的赏了儿子一巴掌。

 小兴半梦半醒间挨了一耳光,松开了母亲。他人是醒了,可脑子还没回过神来呢。张素欣趁此机会,连滚带滑,整个人坐到了地上,低着头呼呼直

 “妈,你干嘛打人?”小兴醒过味来,蹭地跳下,捂着腮帮子朝母亲呲牙。

 张素欣抬头要骂,却又噎了回去--儿子那条翘得半天高的好货正在脸前晃悠哩。

 “你、你…”张素欣被这得说不出句整话,脸红得象要滴血,忙扭过了脸。

 “哎哟我的妈呀。”小兴这才觉察自己不但赤身体,还在母亲面前撅着个巴,忙拿起搭在栏杆上的牛仔往腿上套,忙中,也忘了要转身回避。

 刚穿上一条腿,小兴就觉得不对:“妈在我房里干啥?怎么还坐在地上?”思忖间一双眼睛溜溜的转到了母亲身上。张素欣扭着红的脸,头发散,两手撑地,右腿曲起,左腿支着,坐相实在不雅。那件碎花衬衣本就有些紧,料子又薄,加上张素欣又出了身汗,都黏在身上了,那对本就丰子更显肥硕。

 衬衣下摆的几个扣子开了,出白花花的肚子。

 “啧啧,我妈倒是长了身好。这子真…”小兴的心有些出火,双手机械地往另条腿上套着子。两眼一低,张素欣裆的迹刺得小兴眼皮子直跳。

 “老妈居然还子,也太…不对劲儿。”小兴心里生出了歪念,软了一半的巴又了起来“瞧她那样儿,跟发似的。别是见了我这巴,水儿了吧。哇,都40多岁的人了,水还真不少。”这混小子的巴早见过荤腥了,自高考落榜后就呆在家里,老冯要他好好补习,准备明年再考,他却游手好闲,了些个不三不四的朋友,一脑子歪门道。

 “哎哎哎…”小兴看得忘乎所以,另条腿还没穿好就踩下地。正踏在半截腿,踉跄了几步,滑在母亲身上。张素欣一声尖叫,双手直往儿子上撑。可哪撑得住,被儿子得躺在了地上。有道是无巧不成书,那条勾火的巴顶在了张素欣的一边面颊。阵阵味直涌进张素欣鼻子里。

 张素欣又是火焚身,又是气急败坏,伸手捉住巴拨到一旁。这一抓可抓出些麻烦,小兴正要撑起身子,可铁硬的巴受母亲一握,身子酥了半边,手一软,那巴正顶在母亲的嘴角。张素欣更是不济,手心里只传来热硬这三个字,一股火自心子里直窜上来,一阵发晕,骂了句畜生,竟象丢了魂似的张大嘴,进了儿子的巴头。

 那头受妇人嘴里热之气一,连连动。张素欣嘴里撑得的,男人巴的味道直沁入肺腑,把张素欣熏得没了神智。这人母的两排贝齿噙上了头沟棱子,狠嘬着巴头,死含着不放。

 小兴人虽不学好,但却未曾想过用巴孝敬母亲,张素欣这突如其来的一含,倒吓了小兴一大跳。待到张素欣的牙齿勾住头,小兴更是魂飞胆丧。

 “妈哎,饶了我吧,您可千万别咬哇。”说着身子往边上一翻,巴头啵的声从母亲嘴里拔了出来,虽然被牙齿刮得生疼,小兴却心头大定。这小王八,还当他妈动了怒,要咬他巴头哩。

 没了巴含着,张素欣只觉嘴里心里空地,正要去追那条,但一瞅见儿子尚存惊惧的眼睛,便猛然醒过神来,直羞得无地自容。不过既然儿子以为是自己发怒,要咬他巴才张口含的,便有了台阶可下:“兔崽子,敢对你妈不规矩,看我不咬了它!”“别,别,妈,我这又不是故意的,下次不敢了。”小兴手忙脚的套着子,涎着脸给他妈赔不是。

 张素欣可是想歪了,脸上更红:“啐,小畜生,你还想有下次呀。”“嘿嘿,我哪儿敢呀。我这做儿子的再么着也不能把老妈给偷了啊。”小兴拉上链,将巴严严实实的包上,言语间有些放肆。

 “去,死相。”张素欣听了儿子的话,心里一,横了儿子一眼,脸上媚态毕,全没了做母亲的样子。

 小兴心里咯登一下,头一回看到母亲的样,觉得格外人,心下隐约觉得刚才母亲似乎也没有咬巴的意思,脑子里便胡思想起来,一对眼直勾勾的盯着母亲的裆。

 张素欣还能不知道儿子往哪儿瞧么,心里一阵‮奋兴‬,那肥也太不争气,又吐出股汁:“臭小子,看什么看,还不快扶你妈起来。”“哦。”小兴收回视线,抄着母亲在短袖衬衣袖口外白的胳膊,轻轻将母亲搀起。张素欣心内情未退,腿也有些软,便倚在了儿子身上,子结结实实的顶在了小兴前。小兴深深呼吸着从母亲身上发出的,夹杂着汗臭、香水味、成妇人味的气息,从膛传来母亲豪的肥软感觉又是那么清晰,这小子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生出个念头,撇着嘴角笑得贼贼的。

 “妈?”小兴缓缓将张素欣两只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双手扶上她的身。

 张素欣低低的应了声,象是丢了魂儿。两手上儿子的脖颈。

 “妈,这一大早的您上我房里来干嘛呀?而且还…”小兴把嘴凑近张素欣的耳朵,身子往后移了移,扶着母亲身的手开始不老实,一点点朝上挪蹭。话还没说完,双手虎口就已托着母亲两只子的下缘。

 “嗯嗯…”张素欣耳朵里灌的是儿子嘴里出的热气,子又被托着,全身抖了几抖,只觉得里面麻麻的,一股体涌来涌去,都快夹不住了。

 “而且…”小兴大着胆子,勾起食指,飞快搔动着衬衣罩下那两点凸起。

 “而且还含着我的巴,这是咋回事哩?”虽然隔着衣物,头被拨动的快还是很强烈,尤其下手的还是儿子。张素欣呼哧呼哧的着,再也顾不掩饰。随后儿子的那句话一字不漏的掉进耳朵里,叫张素欣既感到别样的刺,又羞臊难当。她一把推开小兴:“放你的!好、好你个兔崽子,给你脸子就上架啦,再对你妈不规矩,看我不…不咬烂你的巴才怪。”小兴心里暗笑,脸上的表情却比窦娥还冤:“妈,您这是什么话,我哪儿又对您不规矩啦。”说着说着脑筋一转:“您咬我巴干嘛,我还得留着它你…”见母亲眼睛一瞪,小兴赶紧接上:“…的媳妇哩。”知道让儿子吃了一嘴的豆腐,张素欣心里又气又苦,又甜滋滋的。再也发不出火:“小畜生,尽跟你妈没个正经,不象话。哟,时候不早了,你别睡了,妈上班去啦。”“哎?”小兴挠挠头“今儿是礼拜六啊,您不是休息么?”“是啊,可你丽云阿姨身子不舒服,请了假。领导打电话来,叫我去顶班呢。”张素欣说完,正要迈步,被儿子扯住。

 “妈,您子了。”小兴朝母亲的股间指指点点。

 张素欣不由伸手一摸,只觉裆间的布料了好大一片,恨不得找条地钻进去。

 听着儿子在一旁吱吱怪笑,张素欣咬牙切齿:“笑个,小混球,我没撒!”“啊?”小兴装得跟白痴似的“没撒啊。没撒得这么多水儿啊?”张素欣又羞又恨,啐了儿子一大口,冲出门外。小兴憋住笑,追到楼梯口,对快到楼下的母亲嚷嚷:“妈,您那了的子,儿子帮您洗啦。”张素欣仰头瞟着儿子,呸呸连声:“去你的,洗什么洗,少没正经。对了,记得淘米洗菜啊。”小兴捂着嘴回到房内,过了一小会儿,听见大门咣啷一声关上,接着一串清脆的自行车铃响,母亲上班去了,这才松开手,放声大笑。  m.SanMxS.COm
上章 夏日回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