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日回归 下章
第02回
“我拷!老妈也真是得可以。”小兴边洗着洋白菜边寻思“人道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真不是盖的。光看我大巴,水都把子给了,他妈的要是进去那还不洪?”小兴越想越乎,手也越发用力,菜盆子里的水溅得灶台上都是。洗着洗着,忽然停了手,呆了片刻,接着昂头笑几声,窜出厨房,冲进了父母的卧室。

 拿起梳妆台边椅子上搭着的青色裙,小兴摸上了裙裆间的痕。“老妈哎,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哩。爸才出去几天哪。成这样。呃,那条内呢?”小兴在屋里找了半天,连底都钻进去了,还是没找到目标。

 想了一会儿,小兴拍了下自已脑袋,骂声笨蛋后,抄起母亲换下的衣物又回到厨房。掀开厨房角落里洗衣机的盖子,那条内就躺在滚筒里,被张素欣成了一团。

 小兴取出内,顺便将手中的衣物抛进滚筒。他小心翼翼展开母亲的内,边瞧边摇头:“都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老妈的劲儿真大。我爸肯定扛不住,怪不得前阵子都没听见老妈叫了。”小兴虽没偷看过父母行房,那声倒听了不少。不过自打他巴能撅起来之后,从父母房里传出的声是一年不如一年。

 小兴翻过内的裆部,有些失望。夏天闷热,张素欣出汗又多,尽挑轻薄料子的内穿,所以,小兴看到内裆部积存水的希望落空了。

 “不知老妈的水浓不浓。”小兴拈住内,指间一片滑腻。这小子啧了啧嘴,干脆把内捂到鼻子上深深了口气。

 “呼呀…好呢。”小兴将内扔进洗衣机“得,妈哟,儿子孝敬孝敬您,给您洗洗三角啦。”洗好了菜,米也下了电饭煲,母亲的衣物也晾上了。不过小兴耍了个心眼,他把那条内晾到了父母房里显眼的地方。干完了活,小兴无所事事,正想着要不要睡个回龙觉。这时,门铃叮叮咚咚的响了。

 “谁呀?”小兴拉开门“呃,是你…”“欣姐?欣姐?”旁边工友的叫声,将张素欣从恍惚中唤了回来。

 “唔?翠枝啊,什么事?”“也没什么事啦,哎,欣姐,今儿个你是怎么了?跟没了魂儿似的。”刘翠枝倚在柜台上,眼睛忽闪忽闪的瞧着张素欣。张素欣脸上一热,连说没有。刘翠枝原就是个多事儿的娘们,怎肯放过“哟,还说没呐。快得了吧欣姐,是不是想冯大哥了?咯咯咯,冯大哥才出去几天呀,你就牵挂得跟什么似的,你们俩口子可真黏乎。”张素欣确是在想一个亲人,只不过不是爱人老冯,而是儿子小兴。也不是出于亲情的思念,而是的回味。工友翠枝虽没全说对,张素欣的心跳还是加快了:“啐,去你的。都老夫老了,还想什么想。”“哟,老夫老就不想啦?等冯大哥回来,我跟他说去。”“好你个翠枝呀,来消遣你欣姐啦。”张素失欣说着就伸手到刘翠枝的眼掐了一把。

 刘翠枝呀的叫着,扭着身子直躲:“哈哈哈,欣姐你快住手,小妹我不敢了还不行嘛。呵呵,欣姐别闹了。哎,上次说的东西我给你带来一件。”张素欣听刘翠枝一说,马上停了手:“呃,你还真拿来啦,快给我瞅瞅。”刘翠枝了一会儿气,转身从柜台下拿出自己的手提袋,掏出个小塑料盒,递给张素欣。“欣姐你瞧瞧怎么样。”张素欣接过盒子,看了看包装纸上印着的半金发女郎,嗓子眼有些紧。抬头看了看周围没什么顾客,使飞快的从盒子里出个黑布片,轻轻展开,原来是条既小又薄的T字

 那内除了有一小片薄纱能包着部外,其余都是细细的带子。更妙的是在那片薄纱的中间还有道口子,能将整个部暴无遗。刘翠枝拿来的居然是条女情趣内

 张素欣将手指穿过内的开裆,有些脸红心跳。刘翠枝笑眯眯得,象上了光荣榜似的:“怎么样啊欣姐,还行吧?”张素欣点点头:“还行,可这开裆也太了,我都不好意思穿。”“哎唷欣姐,这才凉快哪。再说了,穿在里头,谁看得见哪。”刘翠枝见张素欣还有些犹豫,接着说“…要看,也只便宜老公啊。呵呵,等哪天冯大哥回来,欣姐你给他瞅瞅,你们俩就更黏乎啦。”张素欣只听得心头跳,红晕上脸,啐了刘翠枝几口,心里却没来由想到了儿子。

 “其实啊,欣姐,我这儿正穿着条这样的衩哪。”“哟,”张素欣瞥了几眼刘翠枝“觉得怎么样?”“可凉快了,内的料子再怎么轻薄透气,也不比不上在外面哪。嗨,欣姐你试试就知道啦。”其实张素欣先前说的什么太了呀,不好意思穿什么的,无非是门面话。心里还是蛮喜欢这种式样的内的。

 她人也就一米六三,不算高头大马,但高,到了现在这岁数,身上脂肪一多,天气热的时候,更是动不动就流汗。尤其是裆那团,被平常的内包着,时常让汗水渍得辣辣的痛,即便是薄薄的料子也不济事。所以,听刘翠枝说起省城里有卖这种式样的衩,便托她得空时稍来一件瞧瞧。

 “这多少钱呀?翠枝。”张素欣叠好内,放进自已的肩袋,掏出了钱包。

 “哎唷,什么钱不钱的。欣姐你拿去试试,不合意拿回给我好了,我正想着要多买一条呢。”“也行,我要是穿着合适,明儿再给钱你吧。”“就这么着吧,噢,欣姐,我还带来条袜,你瞧瞧。”刘翠枝又从提包里拿出个盒子。

 张素欣哧的一笑:“哟哟,翠枝妹子,你都赶上变戏法的了,还有多少好东西呀,都给我掏出来吧。”“瞧你说的,这是我上省城时跟内一块卖的,只买了一条,我还想留着自己穿呢。”刘翠枝有些后悔,可既已经拿出来了,只得递给张素欣。

 张素欣接过来瞅瞅包装图,是裆那种,转手便进了肩袋:“这我也要了,妹子,多谢你啦。”刘翠枝叹了口气:“算了,谁叫咱们是好姐妹呢,哪天我上省城再买吧。”“嘻嘻,”张素欣扭了扭刘翠枝的胳膊“瞧你那小心眼的,等下星期咱们都不当班的时候,一块儿上省城逛逛,姐姐我给你买件好东西。”“你说什么呀。”刘翠枝有些不好意思,可眼睛却放出了光。

 “售货员?售货员?”从柜台另一头传来顾客的叫声,张素欣推了推刘翠枝:“哎,有人来了,去招呼一下。”刘翠枝刚离开不久,张素欣脑海里又浮出儿子那条巴的影儿。

 “这小畜生。”张素欣在心里轻轻骂着,左手抚上发烫的脸郏。想着想着,含着巴头那一幕活灵活现地涌上心房。那男人器浓重的味道,口里被巴头涨的感觉,既虚幻又真实。

 “哎,丢死人了。”张素欣的手悄悄捂上腿间“小兔崽子,你害死我了。”“你害死我了。”此时此刻,在二楼小兴的上,两条虫紧紧的绞在一起。那年龄与张素欣差不多的妇人一手攥着小兴硬的巴套动不止,另一手搂着小兴,红红的嘴在小兴脸上又亲又咬,发出嗔怨“你害死我了,还不快点进来。”“丽云阿姨,这不行吧。”小兴话虽这么说,双手却把着妇人的子不放。

 “我不管,小冤家。”郑丽云在小兴肩上轻咬了一口“我是料到领导会叫你妈去顶班,才装病的。你小子少给我装蒜。心肝,可想死我了。快,快我。”说着便曲起一只腿子,把巴往

 小兴扭了几下股,没让郑丽云得逞。手指拧住丽云的头:“不行哪,丽云阿姨,都快十一点了,我妈要下班了呢。”“呸!你妈十二点才下班,我能不知道么。”郑丽云情上涌,内如有万千蚂蚁叮咬,头又被小兴扭得酥麻,哪里按捺得住,翻身骑上了小兴,宽肥的股又摇又摆。

 “死冤家,别磨人了,快我吧,阿姨求你了。”话音未落,便握牢巴,扭着股寻那头。

 小兴没有阻拦,也没帮忙,看着妇人火烧心的样儿,出笑容。等到头没入妇人那已涂汁的眼,才伸手掐住妇人的往下拉,股同时也猛的一。在妇人的尖叫声中,巨的巴就着滑滑的汁,尽进了里。

 郑丽云在一声尖叫后就没了声音,嘴张得大大的,象是一口气接不上来。双眼瞪得溜圆,却是空无神。过了会儿,僵直的身子才软下来,趴在小兴身上,摇起了股:“狠心的,想死我啊。”小兴笑嘻嘻的:“不狠,不狠能到你上天下地么?娘们儿。”郑丽云不答话,直起身,象磨墨般旋着股,嘴里如母猪般哼哼叽叽的。

 不多时,丽云股底下发出呱唧呱唧的声,汁自合处的隙中断断续续的挤出,旋即被磨成一片泡沫。

 冯振兴的童身就是坏在这妇人里的,郑丽云既是张素欣的高中同学,又是一块工作的同事,还差点儿当了小兴的干妈呢。去年郑丽云偶尔窥见小兴的大个儿巴,难自,就想方设法将小兴给偷了。

 小兴的本钱也着实争气,得丽云上了九重天。郑丽云食髓知味,每每巧立名目,制造与小兴相处的机会。可即便如此,受周遭环境所限,这对狗男女的通次数不过就十七八回而已,最近的一次媾也是一个半月前的事了。

 郑丽云狼虎之年,丈夫能力早已不济,苦忍了一个多月,里头都要冒出火星。此番巴重回,美得她身上起了层皮,把个肥转得跟风车似的,净把内的处往巴上磨蹭,口里又是呻,又是叫喊。

 磨了不过三四分钟,郑丽云翻起白眼,浑身剧颤,啊的一声长叫,软在小兴身上。,门一紧一松夹着巴,身直拱,缕缕白中渗黄的顺着到了凉席上。

 “这么快就丢啦?你越来越不经了,老货。”小兴伸手到丽云股间,捞了些腻滑的抹在丽云头上,接着坐起身,低头叼着丽云咂。

 郑丽云搂着小兴,皱眉闭目,仍在高余韵当中。可头让小兴得又麻又痛,兼之小兴又使劲儿嘬,郑丽云只觉得体内被小兴得空的,一半儿难受,一半儿舒搐着身子又哼叽起来。

 小兴净了涂在丽云头上的,又再出力嘬了会儿,觉得没啥味道了,才吐出肿头,一个翻身,将郑丽云在身下。

 将丽云双腿架在肩上,小兴身子往前一扑,两手支在面,摆出俯卧撑的架势,筛起了股。那巴动如兔,却是深出浅入,只进了一半。郑丽云前半截给巴擦得麻酥酥的,后半截却又虚又。悬空的大股又使不上力,无法抛。直把郑丽云憋得咬牙切齿。

 小兴浅刺了四十多下,郑丽云再也受不过,杀猪般嚎叫:“哎…哎,我的心肝巴,快…快快给我几下狠的。”边说边捏着小兴胳膊往身上拉。小兴不为所动,稳如泰山。依旧浅浅的着。

 郑丽云忍了片刻,脑袋摆来摆去,牙咬得咯吱响,又嚎起来:“求求你,啊…哎…求求你,我受不得了,大巴心肝儿,你就全到底吧。”“叫亲爹。”小赵盯着妇人脸上的样,巴不紧不慢的着。

 “啐,死冤家,别糟践我。快来下狠的。”郑丽云一听要叫小兴亲爹,又羞又气又刺,当然不肯。小兴哼了声,不再动作,只腾出只手去捻那核。

 “啊哟、啊哟,”郑丽云全身如虫行蚁走般麻难当。那里面更得象了个蚂蚁窝,水一股接一股的往外吐,顺着股沟子到了背上“呜…小混蛋,别‮磨折‬我,求你快动吧。”“你不叫我亲爹,我就不动。”小兴此时的语气有些冷嗖嗖的。

 他认识了些不三不四的人,里边有几个女氓,见了小兴跟狼见了羊崽子似的。好在小兴本钱不赖,耍着下的丈八蛇矛把几个女氓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言传身教下,小兴也学会了些使唤女人的手段。

 “哎呀…我不成了,我叫我叫,亲爹…小兴亲爹爹。死我吧。”郑丽云得忍无可忍,再也顾不及羞,大叫起来,话音中已带着哭腔。

 小兴目的业已达到,耳朵里真真切切的听到这妇人口口声声叫着亲爹,心里美滋滋的。当下便从肩上拿下妇人双腿大大分开,双臂斜穿过妇人膝窝用劲儿上翻再撑在上,摆好了架势:“货,给老子接着。”说罢大喝一声,跟凿岩机似的提起巴。

 那巴一下快过一下,一下狠过一下。次次都着实顶在郑丽云软软的心。

 小兴一动就连着了百多下,啪唧啪唧的合声不绝于耳。

 暴风雨般的送,将郑丽云得披头散发,脸色时红时青,叫不出声音。

 紧闭的眼角渗出了泪水。

 小兴越越勇,又换了个姿势,将郑丽云右腿扛上肩膀搂着,狠命把硬的巴往里顶,同时在郑丽云小腿上又亲又啃。一手握着丽云的捏,股如马达般猛抖…这一场大,直得郑丽云魂飞魄散,死去活来,足足丢了三回,全身如没了骨头般软绵绵的。那门涂巴带出来的腻白。小‮奋兴‬起余勇,再了十多下,巴狠狠一钻,头顶进郑丽云的宫腔,浓热的接二连三的了进去。

 郑丽云虽已昏,身子却被这几股淋得抖了又抖。小兴后,见她如死了一般,知道她得昏了。可也不太放心,又探了探丽云鼻息,才松松气,瘫在丽云身上。

 小兴给郑丽云度过几口气,又不轻不重的搧了丽云两三个耳光。郑丽云这才回过魂,悠悠醒转。

 “过瘾了吧,货。”小兴捏着丽云的子,眼定定的瞅着丽云。郑丽云抬起无神的双眼瞧了瞧小兴,嗯了声,就把头埋进小兴口,噎噎的。

 “小冤家,小亲爹,你好狠心,真真死我了。”“嘿呀,哭什么呢。”小兴‮摸抚‬着丽云的后背,手指捅进子在门搔着“阿姨你真是水做的,下边的这个眼完了,上边接着。厉害。”郑丽云破啼为笑,拧了拧小兴的口:“去你的,没句好话。嗯嗯,小兴,你…你别摸了。”“哟嗬。”小兴发出夸张的声音“你也有叫我别摸的时候啊,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郑丽云羞红了脸,粘在小兴怀里,做出小儿女的情态来。

 小兴与丽云调笑着,不经意瞥了眼挂在墙上的石英钟,一个鲤鱼打蹦了起来。

 “我,都快十二点啦。阿姨,你…”郑丽云仍躺在上,眯着眼盯着小兴:“急什么,你妈走路上下班的,起码也得十多分钟后才到家呢,来,小亲爹,再躺躺。”“躺你妈个呀。”小兴可是急了“我妈今儿个是骑单车上班的。”郑丽云发出一串笑:“啐,瞧你,吓得那样儿,我不管,今儿个我豁出去了。”“怕?我怕啥。”小兴摆出大丈夫的姿态,在丽云身边坐下。

 “你要豁出去啦?好啊。那就呆着等我妈回来吧。”说着就将手往郑丽云那儿捂。

 郑丽云也就是嘴巴上说着好听,心里也担心让张素欣逮着。她娇笑着躲开小兴,翻下了,快手快脚的穿起扔了一地的衣服。小兴见她如此,哼了声,也没说什么,站起来只套上条拳击短,连内都没穿。

 郑丽云一脚刚踏出大门,又收了回来。小兴皱起眉毛:“怎么啦,又不想走了?”郑丽云咯咯笑着,一头扑进小兴怀里:“嗯,冤家,阿姨舍不得你嘛,亲一个再走。”“哎唷喂,这都什么时候了,阿姨你还…”“嘻嘻嘻,你急什么,来,亲一个,真的,亲一个我就走。”小兴肚里将郑丽云祖宗三代骂了个遍,撅起嘴巴在丽云上啄了口,郑丽云笑着,在小兴间掏了一把:“小亲亲,等下午你妈上班了,我再来。”“呜…”小兴在心里呻了声“你还没够哇,。”“哼,我就是,怎么着。”郑丽云眼里光闪闪“你阿姨的胃口可大着呢。”“行行行,下午非把你的烂了不可。快走吧,我的妇阿姨。”小兴往外猛推着郑丽云。

 郑丽云飞了小兴一个吻,扭的走了。两分钟后,张素欣回到了家。  m.sAnmXs.coM
上章 夏日回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