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日回归 下章
第04回
小兴把菜码上饭桌,又把稀饭舀到碗里,坐下来等好半天,张素欣还是没人影儿。他有些急,站起来想去厕所瞧瞧,可又担心会跟母亲惹出火来,真是坐立难安。

 又等了十多分钟,小兴捺不住,站起来看看挂钟。

 “都半个多小时了,妈怎么洗这么久?唷,别是身子太热,受凉水一筋儿了吧?我得看看去。”小兴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厕所门前,先竖起耳朵听了听,厕所里静悄悄的,连水声都没有。就真的以为母亲筋瘫在地上了,刚要起脚踹门,那门吱呀一声开了,张素欣挽着衣服篮子出现在门口。

 小兴可被他妈那样子吓了一跳。张素欣衣裳穿得整整齐齐,头发也擦干了,就是脸色苍白,象是害了场大病。两只眼睛呆滞无神,又红又肿,任谁都看得出她刚哭过一场。

 “哎呀,妈,您这是…这是怎么了?”小兴窜过去,扶住母亲的肩膀叫着。

 张素欣见了儿子,那呆滞的眼神渐渐明亮。

 “小兴我的儿,是你吗?”“嘿哟喂。”小兴心里直犯嘀咕“妈冲个凉水澡就连我都不认识了,看来我以后洗凉水时要小心点。”心里想归想,嘴巴可没停下:“妈,是我,是您的儿子小兴啊。”张素欣的眼睛恢复了往日的神采,脸上也有了些血,象见了救星似的,丢下衣服篮子,一头软到儿子怀里,又哭了。

 “哟,哟。妈,您哭得啥啊,哪儿不舒服了?哎,您怎么打我呀。”张素欣边哭边捶打着儿子的肩膀,小兴哪知道母亲的心事,又不好躲,只得搂着母亲任她发

 张素欣越打越手软,还是抱住了儿子的肩膀,哭声也渐渐小了。小兴等到母亲差不多平静了,才柔声问:“妈,是不是身子哪儿不对劲儿,跟儿子说说。”张素欣鼻子,抬起泪眼朦胧的脸。

 “妈没事儿,妈没事儿。”“没事儿您怎么哭了?妈,告诉我。您刚才那样子,可把我给吓坏了。”小兴拢了拢母亲耳边的头发,缓缓‮摸抚‬着母亲的后背。

 儿子这么关心,张素欣心头涌出脉脉温情。她摇摇头:“妈真的没事,刚才妈只是…只是心里有点苦。”小兴想了想,脸变严肃了:“妈,是不是儿子太那个,让您受委屈了?”“没没。”张素欣抬起脸,端详着儿子。

 “不关你的事,你、你心疼妈,妈…妈高兴都来不及呢。”她声音越说越低,到最后都几不可闻。那张鹅蛋脸也红的。

 听母亲这么一说,小兴的心才放下来,他嘿嘿一乐,变回原来的样儿。

 “妈哎,咱吃饭去,我可是饿了,真想咬您一口哩。”张素欣被儿子逗得笑了几声,心情好多了。她扶着小兴的肩膀:“先等等,妈、妈的腿还有些软。”小兴听了心里一跳,瞟了瞟母亲,确定她没在发,才哼哼笑着:“妈,这还不容易么。”说完一抄,就将张素欣横抱起来。

 张素欣可是一百四十多斤的大活人,小兴竟没多少吃力的样子,这小子在初中时就喜欢运动,又是高中校拳击队的候补,体力好的没话说。以后大伙儿甭叫他王八羔子,叫他王八犊子吧。

 “呀,呀。小兴,你快放我下来,妈身子沉。”张素欣挣扎着。

 小兴打横里抱着他妈,双脚站得稳稳的,摆出不可一世的样儿。

 “哼哼,妈,没事儿,我当扛大包呢。哟,你别动。”听儿子说把她当大包扛,张素欣笑骂了儿子一句,再拧了他一把,就搂着小兴的脖子,乖乖的不动了。

 小兴抱着张素欣来到饭桌旁,将她轻轻放到张椅子上,转身走到过道拣起衣物放到洗衣机里,回到饭桌拉过张椅子在母亲身边坐下。

 “妈,要不要儿子喂您哪?”“啐。”张素欣白了儿子一眼“你当妈没骨头么。”“嘻嘻嘻,我是怕把您给累着。”“去你的,死样儿。哎,怎么还有盘?”“呃,冰箱里还有昨个儿吃剩的猪头,我热了热,省得待会儿您馋起来,啃我脚丫子。”“呸,要死了你。”跟儿子调笑了几声,张素欣夹起白菜丝,放进嘴里细细咀嚼。那白菜丝是小兴用调料拌过的,不咸略酸稍辣,味道不坏,让人开胃。

 张素欣哭过两回,身边又有儿子伺候,伦理道德带来的难受早就烟消云散。

 哭泣也是件费体力的事儿,张素欣可是饥肠辘辘,她大口的吃着,连进了四碗稀饭。看得小兴直眨巴眼。

 “妈,再来一碗?”“不,不要了。”张素欣放下筷子,靠在椅背上呼了口气儿“了,太了。”小兴咯咯笑着:“妈,您比我还能吃,哪天换您扛大包得了。”“没正经。”张素欣横了儿子一眼“小兴呀,这凉拌菜丝做得不错,能伺候媳妇儿了。”“那当然。”小兴脸泛喜,似乎马上就要房。

 “我现在不就把您当媳妇儿伺候着嘛,这是为将来积攒经验。不过…”小兴卖了个关子,停住不说了。

 “不过什么?”张素欣问了声。

 “嘿嘿。”小兴笑得有些“不过我媳妇儿可是要陪我睡的,不知妈你肯不肯陪我…”不等小兴把话说完,张素欣已知道他要说什么,血轰得涌上来,变成了关公脸,嗔骂了声,举手就打。

 小兴早有准备,接着了母亲的手,张素欣挣了两下,见儿子不放,就由他握着,两人的眼神对到了一起。张素欣抵不过儿子火辣辣的眼睛,垂下了眼皮。

 “嗯,小兴,你收拾吧,妈要去睡午觉了。”张素欣有个午睡的习惯,只要不当班,向来雷打不动。

 “哦,您今天不舒服,儿子就陪您睡吧,也好照顾您。”小兴说着就往母亲身边凑了凑。

 这混账小子还真是出于关心才想要陪他妈睡的,先前这小子见他妈在厕所门口那惨样儿,现在心里头还有些担心哩。

 不过张素欣可没往好里想,‮体身‬内又虫行蚁走,她想到男女间的那种事儿上去了。

 “嗯,妈不要,妈不要你陪。妈只想一个人好好躺一躺。”张素欣脸红心跳,声音细细软软的。

 小兴见母亲那样儿,心里打了个突儿,他也有些小聪明,脑子转了转,立时明白母亲想到哪去了。一张国字脸居然破天荒的红了。

 “咳,咳。”小兴清了清发干的嗓子“妈,那我扶您进房吧。”“嗯,好。”小兴轻轻将母亲搀起,扶着她进了卧室,再慢慢将母亲扶上了。他现在倒有点怕跟母亲做了那浑事儿,人规规矩距的,想帮母亲衣服的话也到了肚子里。只是给母亲倒了杯水放在头柜上,退到门口:“妈,您好好歇着。”说完便静静的关上了房门。

 张素欣一言不发,瞅着儿子退了出去,心里直想叫他留下,可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来。小兴此时已将门关上了。

 她半着上身跑到厨房去试儿子,儿子的心意没试出多少,自己的心思倒试出来了。

 “小兴你个坏种儿。”张素欣一声娇了衣裳,翻身趴在上,发烫的脸蛋埋进了枕头里。

 小兴躺在上呆呆的瞪着天花板,脑子里象开了锅似的。

 “麻烦了,这下可麻烦了,你可是把老妈的气惹起来啦。我妈都让我亲嘴儿摸了,万一要跟我该怎么办?我们可是母子,这事儿不大好吧。”“我妈现在这么容易犯,搞不好会在外头找个男人哩,喔唷,那我妈不就跟丽云阿姨一个德了嘛。哟,我爸可就亏大了。哎哎,我不就多出个野老子?

 那哪儿成呀。“小兴一想到母亲躺在野男人怀里叫亲爹的情状,就五内如焚。

 “要不我给老妈?消消火?呃,妈的劲儿那么大,我爸都架不住,不知我行不行。嘿唷,你想什么哪,咋能这么想呢。不过我妈那身可真是…”小兴想着,盘算着,心里的砝码渐渐向一边倾斜。

 “不成,终不能叫我妈落进别的男人手里。”小兴得出结论,迷糊糊地睡着了。至于怎样才能让母亲不落进想象中的男人手里,他心里也没底。

 张素欣可是睡得不踏实,梦里面一阵是青面獠牙,一阵是儿子笑嘻嘻的脸。

 过一会儿,青面獠牙与儿子那张脸合为一处,一烧得通红,冒着热汽儿,嗤啦嗤啦响的巴就捅了进来,将她高高挑起。

 “啊…”张素欣大叫一声,坐起身子。恍惚间被一个人抱在怀里,吓得她直叫救命。

 “妈,妈,是我啊,是儿子。”张素欣听得儿子的声音,不再挣扎,把小兴抱得死紧。

 “儿子,你来啦,那人呢?”“人?什么人?屋里头就咱俩呢。”小兴虽这么说,一双眼睛还是贼溜溜四处扫。

 张素欣才明白自己做了个梦,大大松了口气。

 “妈,您、您做恶梦了吧?”张素欣点点头:“嗯,妈做了个梦,怪吓人的。”“俗话说,有所思,夜有所梦。妈,您有事没事别胡思想。”张素欣以为儿子意有所指,有些羞恼:“呸,你放,我哪儿胡思想了。嗯,你进来作什么?”“呵呵,妈,您睡过头啦,都三点了,我见您还不出屋,才进来的。”“哎,我都要迟到了。你怎么现在才进来叫我。”张素欣有些急,竟怪起儿子来。

 “哟嗬,妈,您怎么怪起我来了。”小兴哭笑不得。

 张素欣没理他,正要下,可看见儿子的眼珠子贪馋的盯着自己的‮体身‬,醒起自己身上只穿着套浅蓝色的内衣,便害起羞来,赶紧的侧身躺回上,把背朝向儿子。

 不过这么一来,那大股可是让小兴尽收眼底。

 “唔唔,儿子,快出去,妈要换衣裳。”小兴瞅着张素欣的股,眼睛贼亮贼亮的。

 那两坨又肥又厚,白白腻腻,只是在靠近腿的地方有些发暗。

 小三角衩哪能包得住这号儿股,尤其是张素欣还把双腿并拢曲起,那布片都快勒进股沟子里了。

 下那包在布料里的因双腿夹着曲起的关系,高高贲起,直如包了个馒头似的。

 “嗨,妈,儿子都进来了,还出去干什么。”小兴咽着唾沫,眼睛死死盯着那薄布料下依稀可见的

 “妈,让儿子伺候您穿衣服吧。”张素欣听得儿子这话,心里头跳得跟跑马似的。

 “不,不行的,你快出去呀。”小兴哪儿舍得出去,他把头凑近母亲的腿间,口水都要下来了。

 “妈哎,什么行不行的,儿子是您那儿地方出来的,伺候您穿衣服那叫天经地义,您就别见外啦。”小兴边说边用手指朝张素欣股间虚点。

 张素欣虽瞧不见儿子的举动,也晓得儿子在盯着她的身子,儿子说的那地方是什么地方,她心里是一清二楚。

 张素欣觉得身子里头又起来了,眼不由自主的缩了几缩。

 “妈,您要穿哪件衣裳?”小兴见母亲不答,就把‮体身‬朝母亲挤了挤,两手指在母亲股蛋子下缘靠近会的地方搔着。

 “嗯嗯嗯…”张素欣哼哼着,股上的直发抖。被儿子摸的地方升起的酥直窜进门,里边象有条虫打滚儿似的。不等她把腿子再夹紧点,那水就从眼里吐了出来。

 “妈,您想、想穿什么…什么样的衣服啊?”小兴盯着张素欣裆间的布料上慢慢扩大的一滩痕,眼睛有些充血,话音直打颤。

 不过他没白在郑丽云和那几个女氓身上卖力,知道怎么女人,明白有些事儿不能之过急,加上这女人的身份是自己的母亲,也就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小兴拿开手,按在母亲骨上。

 “妈,您倒是说啊,要穿什么样的衣服?”被儿子搔几下股蛋子就泌出水,这让张素欣一时觉着没脸见人,尤其是自己没能夹得住汁。

 她既希望儿子知道她了水儿,又不希望儿子知道,心情既矛盾是又苦闷。

 随即儿子拿开手,不做进一步摸。张素欣心里一宽,偷偷舒了口气。心里头对儿子有些感激,也有些怨怼。

 女人家的心事,有时连女人自己都不明白。男人更是猜不得,否则一个不小心,就要栽得头破血

 “就穿那条灰色的西和那件白衬衫吧。”张素欣在儿子的催促下,随便说了几件衣裳。她现在只要能穿上衣服,哪怕是长袍马褂也行。

 小兴取来衣裳,轻轻推了推张素欣:“妈您起来吧,我先给您穿上子。”张素欣娇慵无力的爬起来坐在边,伸直了两条丰腴白净的‮腿大‬。

 小兴一条腿子跪在地上,轻轻抬起母亲的脚脖子,先把子套上母亲的一条小腿,再抬起另一只套上。此时此刻,他倒目不斜视了。

 张素欣看着小兴细心温柔的样子,眼里有些泪光。多少 年啦,有多少 年没尝过让人关爱伺候的滋味了。就连爱人老冯,都没有给她穿衣服的举动。

 “妈您站起来,我给您提上子。”张素欣乖乖的站起来,小兴把子拉上扣好,拿起衬衣。

 “妈,您把手张开。”“我的儿…”此时的张素欣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妈,您放心。”小兴专心的给母亲扣着钮扣“您要是不乐意,儿子不会对您胡来。”“啐,小混蛋,你想哪儿去了。”张素欣羞恼集,即将出的眼泪又收了回去,扬手就在小兴脸上轻轻的摸了一耳光。

 “嘿嘿,妈,我是没想哪儿去呀,倒是您,您想哪儿去啦?”小兴给母亲穿好衣服,又是嘻皮笑脸的样子,结果又招来母亲一记粉拳。

 “哎哟,疼。”小兴捂着挨了打的地方,愁眉苦脸。张素欣见他装的那幅熊样儿,忍不住笑出声。

 “妈,您要不要化化妆?您这眼睛还有些肿哩。”“哟嗬,我儿子也晓得给女人化妆么。”“嘻嘻,妈,我只晓得用这条巴给女人化妆呢,哎呀,啐啐啐,您看我这嘴巴…”小兴自知失言,躲过母亲的拳头,一溜烟儿的跑出房间。边跑边喊:“妈,我给您把单车推外边去。”“这小坏种,净知道说些话。”张素欣红着脸来到梳妆台前,开始往脸上涂脂抹粉,脑子忽悠忽悠地,想起儿子说的那句话来。

 “您要是不乐意,儿子不会对您胡来。”“小兴你这混账,要是妈乐意,你就好意思跟妈胡来么?”张素欣看着镜子里丰腴的半老徐娘,眼睛眯成一条线,她托起双肢轻轻‮动扭‬。

 “心肝儿,给妈穿衣服时,怎么规矩了?妈晓得,你是心疼妈。只是,你还不知道妈的心思?难不成叫妈开口求你来么?”张素欣思悠悠,竟作起白梦来。她恍恍惚惚的,仿佛看见儿子支着那条好货,递到她嘴边。

 张素欣不觉咧开嘴,向空中伸出了舌尖。

 “你是怎么用巴给女人化妆的?还不快让妈见识见识。小王八蛋。”正当张素欣沉浸在对儿子的幻中时,屋外不知哪家的野孩子把个电灯泡摔在墙上,发出邦的一声大响。

 张素欣一哆嗦,醒过神来,只觉着浑身冷嗖嗖的。她刷的一声把旁边的窗帘拉上,似乎这样就能遮断心中人伦义理对自己的鄙视,就能盖住对儿子产生的

 “妈,都三点半啦,您快点吧。”儿子的喊声传进张素欣耳朵里,她象是吃了颗定心丸,心里的云一下全没了。

 “嗯,妈就来。”张素欣稍稍把脸上的妆补了补,快步走出卧室。

 “嚯…唿…”小兴扶着单车站在大门口,看着张素欣,吹了声口哨。

 “妈,您可真是美人如玉啊。”张素欣不美,跟大多数妇女一样长得稀松平常,气质也一般,她也就是高中水平。唯一出色点儿的,就是身材丰腴。她又会选衣服,尺寸合身,更显得她骨丰婷。

 “马,那你是啥呢?”张素欣喜滋滋的来到儿子身边。

 “我呀?我是剑如虹。”“去,少气儿的,什么剑如虹,难听死了。”“妈,听着难听。可用起来,舒服着哪。”“要死了你。”张素欣听得儿子越说越骨,羞得她跺脚不依。

 “嘻嘻,要死也是死。”小兴见母亲脸红脖子样儿,心里的火一个劲儿的往上窜。

 “你少放,死鬼。”张素欣骂出口后才觉得不对,这死鬼用来骂骂老公还合适,可用来骂儿子就太显得那个了。只是覆水难受,张素欣的脸红上加红。

 小兴瞧母亲的脸红得跟烧着的炭火似的,咯咯一笑,没再趁热打铁。

 “妈你扶着车子,我去拿件东西。”两人走出屋外,小兴突然想一起事,将车交给母亲,返身跑回屋内。

 一会儿,小兴迈着官步走出来,手里如端着尚方宝剑般捧着把折伞。

 “中午天气预报说今儿个有雨,这把折伞,还请美女笑纳。”说着就恭恭敬敬的把折伞放进车把上的提篮里。

 张素给小兴逗得笑声如铃,都快直不起来了。

 母子二人说说笑笑,小兴扶着车把刚要伺候母亲上车,斜对门家有一干巴老太婆正坐在屋外的阴影里纳凉,这时笑眯眯的开了腔:“大小子,送你媳妇儿上哪儿呢?”“哟,赵大娘,这是我妈!我送我妈上班呢。”“好,好。”老太婆脸上皱子更深了“老冯他媳妇儿,你命可真好,儿子这般孝顺。”张素欣脸红红的,不知要说什么。小兴在一旁接了腔:“那当然啦,天底儿下我妈可就一个,我不孝顺她,孝顺谁呀?大娘您说是不?”“好,好。”老太婆张着嘴笑,那口水顺着嘴角直往下

 “妈您上车。”小兴一手扶车,一手扶着母亲的。张素欣刚要抬腿,小兴手一滑,捏住了她一边股,中指顺进股沟里,恰恰顶住了眼儿。

 张素欣身子一跳,险些叫出声来。她扭头狠狠瞪着小兴,头往老太婆那边摆了摆。意思是说有人在呢,你小子规矩点。

 小兴不出声的笑,摇了摇头,不停的捏着母亲的股。嘴里还规规矩距:“上车吧,妈。”那老太婆已是七老八十,眼睛瞎得差不多了,要不是小兴和张素欣是从屋里出来的,还真不知道俩人是谁,哪儿瞅得见小兴在捏他妈股呢。

 但张素欣哪里想到这一点,她见儿子不管有人在旁还如此放肆,心里怕怕。

 可又觉得特别带劲儿,儿子的手似乎都捏到里边去了。她越抖越厉害,腿脚也越麻。耳朵里还听着儿子的催促:“妈,上车,请上车。”张素欣咬着牙,从儿子手中抢过车把,一股坐上车座,赶紧往前骑了一下停住,回头凶巴巴的瞪着儿子。眼里火直冒:“等妈回来再跟你算账。”张素欣用力蹬着车子,体内的火烧得她把车铃按得山响。身后传来儿子气的声音。

 “妈…撒哟你个那拉,咕得儿你个白啊…”张素欣吭哧笑出声,车骑得更快了。

 “骑得这么快,小心出事儿啊妈。”小兴看着渐渐远去的母亲,心里唠叨着。

 他转头看着老太婆:“大娘,我回屋…”话说了一半又打住了。那老太婆倚着墙睡得正香,就算在她跟前放个也震不醒喽。

 “这老棺材帮子。”小兴窜回屋,咣啷把大门紧紧关上。  m.SAnMxS.coM
上章 夏日回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