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日回归 下章
第12回
“我的儿,你这是怎么…”这可怪了,难道小兴这孙真的中了?顺着张素欣偷偷溜过来的眼光,可以看到小兴拳击短裆间高高鼓出个大包。是这么回事儿啊,小兴没中,没听说中了还能把* 支起来的,这王八羔子好着呢。

 难怪张素欣会跳开,天底下当妈的被儿子的硬* 在小肚子上戳了一记,不跳开才怪。?

 原先张素欣已经上躺下了,这妇人只穿着条小小薄薄的三角,拉了条巾被想美美的睡上一觉。谁想这时候窗子给掀开了,妇人关不上窗,一急起来,就没想起自已身上只着片缕,便叫唤起儿子来。

 小兴与风雨相博,奋勇关窗的场面,站在一旁的张素欣尽收眼底。儿子那宽厚的背脊,那贲起的肌,那几因用力而在脖颈上浮现的青筋儿,外带那条又脏又臭的短,无一不叫妇人目为之摇,神为之夺。

 妇人心底下拿儿子与老冯及几位她觉着不错的男人比了比,自是儿子稳占上风,高居魁首。当然啦,如此英雄少 年,可是她生养出来的,功劳苦劳,她都有老大的一份。天底下,哪个做母亲的不偏向自已的儿女?

 小兴关窗回身,母亲的态全看在眼里,且不说张素欣那一身在灯光映照下更显得肥白腻的,单就那双被雨淋了的子,丰隆润泽,光致致,够叫小兴傻眼的了。

 张素欣那张鸭蛋脸上也沾了不少雨水,因着急忙慌而红扑扑的,原本长相平平的人,也变得跟一朵带的喇叭花儿似的。如此风光,人心魄。小兴不傻白不傻呀。

 想当初,唐明皇见了刚从华清池里出来的、水淋淋的扬贵妃,不也是眼睛发直么。张素欣虽说不能跟千娇百媚的扬贵妃比,但小兴也不是那阅遍美女的唐明皇啊。

 张素欣看看儿子的裆,瞅瞅儿子的眼神,瞧瞧自己的模样,什么都明白了。

 妇人羞得红晕直透耳,拿手掩住了身子上下两块风水宝地。

 小兴的* 经妇人一碰,人也醒了,这小子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转,巴嗒嗒的咂着嘴。

 “好…妙…美呀…啧啧…真他妈的勾人…”

 张素欣知道儿子是在品味儿呢,越发羞臊。眼瞅着儿子一步步越走越近,妇人的心跳得跟打鼓似的,想逃,却又象中了定身法。想嚷,又象喉咙不知叫谁给捏住了。只觉着眼又刺又麻,周身暖酥酥地不得劲儿。

 小兴走着走着,居然还尖着嗓子唱上了。

 “叫一声——二,听我表一表,华安本是个好材料。…”

 来到母亲身边,这兔崽子转了个身,叉了个猫步,身形一低,左前右后,朝母亲翘起了兰花指,眼睛也忽闪忽闪的。

 儿子!也不知打哪儿学来的,还有模有样儿的。

 张素欣瞧着儿子装出来的半男不女的鸟样儿,象不着空气似的噎了几下,咯儿的笑出声来。

 虽然母亲笑了,小兴仍面不改,这油耗子的眼神在母亲间溜了一圈,透过手指,看到了他想看到的物件,便盈盈站起身来,跟只乌似的把脖子朝前一探:“母亲,您的小头——了,那布——都勒进沟子里去了。”

 唔,小兴这鸟话倒说的顿挫,有那么点儿票友的意思。

 张素欣嘤的一声,被儿子的话砸得晃了晃,小肚子簌簌簌连跳了五六下,一只手把裆间抓得死死的。

 小兴瞅着母亲的反应,笑得跟十五贯里的娄阿鼠似的,屋外虽是闪电道道,雷声隐隐,但这王八蛋早将刮风下雨的事儿抛到了花果山去了。小兔崽子一拧,耍起了霹雳舞里的月球漫步,嘴里还砰唧砰唧的打着拍子,在母亲跟前晃晃悠悠的。张素欣虽是低着眼帘,还是给他晃得有点晕乎。

 小兴在母亲左侧收住了脚,把脑袋伸到母亲的颈窝里深深了口气,又开了黄腔:“妈,您身上的味儿得跟狐狸似的。”

 张素欣啐了儿子一口,抬起护着的右手就打。小兴已有准备,左手一拦一扭,轻轻的将母亲的手反到她身后去了。

 妇人的丰没了护持,光祼的暴出来,在儿子贪婪的注视下颤颤巍巍的。

 “包子!俺娘家的——包子。”

 小兴了几口唾沫,右手慢慢朝母亲前伸过去,一双贼眼眨都不眨的盯着母亲的反应。

 张素欣眼瞅着儿子的手越伸越近,那五指头还不住地一收一放的虚抓着,妇人的腿肚子都哆嗦了。张素欣觉着自个儿好象就呆在炼钢炉边上似的,连骨头都热哄哄的,周身上下如有万千小刺儿在轻蜇慢挑,痛里带麻,麻中有酥。

 小兴的狗爪子离张素欣右也就几公分的距离便打住了,兔崽子先是支出个食指,绕着黑紫的头划圈,又拢起五指作出撮头的动作,接着分开手指,象拨琴弦似的虚拨着张素欣的头子。

 张素欣的喉头动了几下便屏住了呼吸,妇人额角沁出了汗水,但又起了身皮。张素欣咬着下,觉着出的鼻息象着了火似的,却如不受控制般拿眼去瞅儿子手指的动静。

 小兴手指又伸近了几分,食、中二指在头边上飞快的弹拨,张素欣甚至能感到手指附近空气的波动。妇人这口气再也憋不住,嘴一开,跟火车头撒气儿似的呼了出来,夹着一缕婉转媚柔的音。前的肥也随之轻轻摇晃。

 那头虽未受到实在的触摸,但也是一点一点的往起,不一会儿便完全发大了。张素欣的头既大又长,这么一撅直了,就跟子上生出个小犄角似的,小兴瞅得眼都快绿了。

 “我地妈哎,您这头子都能进吉尼斯记录了。”

 小兴手没停下,嘴也不闲着,他一边驴不对马嘴地描绘他妈的身,一边将右手移到张素欣双间空挠了七八下,看得张素欣直缩肩膀,才咯咯笑了声,把手缓缓往下挪,几爪子如波般作着梳理的动作。

 小兴人虽年轻,但这套手艺儿可不含糊。常言道,妾不如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冯小子给发扬光大了,名曰摸得着不如摸不着。这儿子!功课上的事儿不肯下功夫,把女人倒舍得‮心花‬思。

 女人在发情的时候,身上的感点全出来了,实在的触摸当然过瘾,可这看得见,尝不着的举动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儿。尤其是张素欣这妇人,本就旺盛,老冯出门有些日子了,外头又没野男人,她早就憋着呢。这两天跟儿子如此这般的来往,虽能让她缓了缓气儿,可也把那情高高地给吊上了。

 吃不着就越想吃,越想吃就越容易来劲儿。

 妇人呼哧呼哧气,只觉着儿子的手指虚扫到哪里,就有几道火辣辣、麻扎扎的热跟到哪里。那双杏眼淋淋地,朦胧不清,就象看着活宝似的紧盯着儿子的手指。被儿子反到身后的右手不知何时已攥成了拳头,背上的汗水都快成河了。

 小兴的手到了母亲小肚子就刹了车,抓挠的动作加快了。张素欣低低的哼唧着,小肚子起起伏伏,弹跳不止。妇人左手更用力地把着裆,双腿死命的夹着,可沟子里吐出的汁还是将小头浸得跟洗碗布似的。

 “妈您瞅瞅儿子的手艺。”

 小兴在母亲下腹处翻转手掌,掌心朝上,勾起中指,指尖簌簌直抖。

 “咿…咿…”

 甭叫张素欣看,她眼睛一刻都没离开小兴的手指头呢,妇人用劲缩着小肚子,‮体下‬象挨了电击似的一震一震的朝前着。

 小兴发出沙哑的轻笑,并拢了食指、中指,再将拇指往二指间一顶,作出了这原始、古老、下的手势,大拇指头还一动一动的哪。

 张素欣呼吸一窒,猛打了几个寒颤,双膝曲曲直直的,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她里边搅和得难受似的。

 小兴这几套动作下来,既刺了母亲,也刺了自己,小伙子脸上也见了汗,那条短要再这么让* 撑下去,说不准会撑出个来。他摇摇头,甩掉脸上的汗珠,抬起右脚往左腿上,将手指移回母亲子尖上,指头断断续续的点着,差一丝儿就能挨着头尖端了,把张素欣引得双搐不止。得硬硬的,好象渗出了水儿,亮晶晶又晶晶亮,竟跟着小兴的指头抖了起来。

 屋外头风如狼嚎般刮着,雨跟漏了天似的泼着。屋里头母子俩身上散出的气浓得都能把人给呛着。一道大的闪电划过,将密集的雨丝斩得更加零,张素欣房里虽点着灯管,也敌不过这道闪电的凌厉。

 就在房里被闪电耀得暗了一下的时节,小兴身子,手指缩伸,秃的一声,在母亲的头上弹了弹。

 张素欣发了声喊,双眉紧锁,又是搐又是息的躬起了。憋了几秒,妇人又一声尖叫,身子直往地下滑。小兴松了反着母亲右臂的手,呲着白牙笑得跟狼崽子似的,任由母亲在他跟前滑落到地上。

 张素欣如奴隶般跪伏在儿子脚下,哽咽着,颤抖着。妇人情竟是这般高涨,仅被儿子弹了一下头,就丢出了

 小兴乐得合不拢嘴,心想我这摸得着不如摸不着还真不赖,才这么几回合,就把一如狼似虎给整趴下了。这头驴!瞧他那得意劲儿,也不寻思寻思要在他那条扯得跟旗杆似的* 上弹一记,没准他都能到天花板上。

 张素欣跪伏在儿子脚下,一声一声细的,悬垂的子直打哆嗦,身还一震一震的拱着,仍在高余韵之中。妇人在丢的时候又暴了身汗,水淋淋的跟刚炖了从汤锅里捞出的母似的。

 小兴臭美不假,* 憋得难受更真。小子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短给扒了,就这么赤条条地一手,一手抚上母亲的肩膊。

 “妈,您舒——坦吧?”

 张素欣哼哧哼哧的,哪儿有功夫搭理儿子。小兴笑了笑,没再追问,只是把手在母亲肩胛上来回轻抚。

 渐渐地,张素欣缓过来了。虽说是小丢了次身,那如火的情放了一放,可她终究是个旺的妇人,这次不上不下的丢哪儿能过得了瘾啊,勒进沟子里的三角头更让这妇人觉得又着又虚。

 “妈,您好点啦?怎么就沾了您的头子一下,您就成这样了?”小兴够可以的,一点都不给他妈留面子。把张素欣给臊得脸都快紫了,抱着儿子的小腿就咬。

 “哎哟喂!我冤哪我。”张素欣这一口下去,登时在儿子小腿上印上两排齿印,还隐隐渗血。怪不得小兴叫得跟死了娘似的,他能忍着没蹦起来算不错的了。

 “小畜生,你还喊冤?”张素欣又在儿子腿上咬了口,引来小兴一声尖叫。但这一口可就轻多了,说是咬不如说是亲。

 “不冤不冤,一点都不冤哪,妈您起身吧,别老抱着我的腿啃啦,咝——!您怎么又拧上了?”

 “我叫你说,我叫你说…”

 张素欣低着脑袋在儿子腿上一通掐,小兴当然不乐意了,把两条腿颠得跟跳踢哒舞似的,见躲不过,抬脚往后一蹦。张素欣又又恨,起来就追,可身子只起来那么一丁点儿,就又伏了下去。

 妇人虽然胃口不小,但毕竟是刚丢了身子,腿脚酸软,一时半会哪儿站得起来。小兴见状,知道母亲眼下还虚着呢,忙凑过去扶住母亲的肩膀。

 “妈,我搀您起来吧。”

 张素欣摇摇头,把着儿子的膝头歇了片刻,发了话:“没正经的,还不快扶我起来!”

 小兴撅起嘴,心想刚才要扶你还不理,现下反倒催怪起我来了。想归想,还是将手到母亲腋下,卯足了劲儿往起抬。

 张素欣顺着儿子的力气使劲儿撑腿,同时脸往上一仰,一条张牙舞爪的落进眼中。那* 大壮硕,茎身脉络纵横绕,如盘树的枯藤,顶端的头颅如鸭卵一般,泽深红,涨得发亮,沟棱子上还生有细碎的刺。张素欣一阵晕眩,身子直往下沉,又跪到了地上。

 “畜生,你、你怎么光的?”小兴心里正纳闷呢,母亲好好的怎么又软下去了,听了这话,才晓得是给自己这鸟货镇着了。

 “呃,他这个…,现下不是流行复古嘛,我全扒了,这复得多彻底呀。”张素欣重重的啐了口:“胡说!”言语间伸出双臂叫儿子搀扶。

 “小子,有胆量别在家复古啊,你上大街上扒了复去呀。”小兴脸皮厚得紧,张素欣这话哪能羞得了他。这王八犊子边搀着母亲,边打着哈哈。

 “妈,我是想上大街上复古去。可我这要是去了,第二天咱们家门槛铁给媒人踏平了不可。”

 张素欣站直了身子,皱眉问:“这话怎么说的?”

 “妈您这还不明白么?您瞅瞅儿子这* ,生龙活虎的。在街上把衣裳扒了,叫街的大姑娘小媳妇瞧见了,那不得眼馋呀?这一眼馋立码就托媒人来说亲了嘛,是不是呀?老娘。”

 张素欣晕生双颊,抬手就拧小兴的狗鼻子,小兴不闪不避,只用双手往母亲眼一拿,张素欣便混身无力。

 “妈,您这件小头都嗒嗒的了,了吧,不然会着凉的。”小兴两手在母亲背脊后摩挲了几下,朝下一探,钻进三角内,把住了母亲的肥

 张素欣身子一哆嗦,往前闪避,肚皮给儿子的* 顶个正着。后有狗爪,前有硬,妇人了声,双手抵住儿子的膛:“小畜生,想干啥呀你?”

 “嘻嘻,想把您的头扒了,让您也复复古。”小兴将母亲肥厚的拿了手捏着,舌头都要伸出来了,这小子将狼右晃左扭的,好象他的股也给捏着似的。

 张素欣搐着身子,嘴里轻声的,一股子火又烧得她全身烘烘的。还好她手掌抵着小兴的前,不然她子这么一贴上去,这俩人非烧着了不可。

 小兴正想着把手指顺进母亲的股沟子好挠她眼,但又寻思着要细嚼慢才好消食,便打消了念头,双手也不出,就这么一拱一,把母亲啦啦的小头褪到小腿。

 张素欣的衩子黏黏的粘在肥上,被儿子发力一扯,就跟撕狗皮膏药似的。

 妇人“咝”的了口凉气儿,花枝般颤,可又呡着嘴不叫出声,那双眼却眯起来如颠倒醉般引人。

 小兴刚把母亲的小头剥下裆,立时瞧见布片自肥间牵出条黏丝,这只兔崽子浑身一灵,无奈力道太足,刹不住,眼睁睁的看着那丝儿扯断了飘粘在母亲‮腿大‬内侧,小伙子这个心痛啊,* 出了热泪。

 小兴半蹲着身,眼瞅着头中央蓄着一沱腻白之物,脑壳一俯,叼住布片就咂。张素欣躬着,手扶着儿子肩膀,盯着儿子嗞嗞啧啧咂着头那馋相,心想着刚才排出的情全给这小畜生吃了,这刺可不小,妇人咬着,小腹急眼里挤出大股汁,有几滴过于强劲,竟溅到儿子头上。

 小兴头发得跟窝似的,没觉出他妈的汁溅到头上。他咂完了女,抬走脸来,朝张素欣呵呵乐着,还伸出舌头向他妈飞挑。张素欣瞅着儿子的舌尖,身子不住又一阵急颤。这回,小兴明明白白地瞧见一股水儿自母亲间冒出,顺着‮腿大‬内侧淌。

 “嘿哟妈哎,您这真跟口泉眼似的,以后要是再停水咱家不愁没水吃了。”

 “你的!还不快给我起来。”张素欣被儿子说的眼脸热,拿手在儿子肩胛上轻轻捶着。

 “要起来也得把这绊马索解开呀。”小兴分别抬起母亲的腿,将挂其上小头褪出来拎着摇动。

 张素欣瞅着儿子哥子的模样,眼里都要出水。她重重啐了几口,手伸进儿子的发里摸扯:“猴崽子,作死了么,敢拿你妈的头当旗摇。”

 “哎哎哎…,妈您别扯啦,再扯我就成光头了…”小兴嘴里叫得凶,手指尖上的衩子摇得更凶。

 “妈,我这不…这不给您摇白旗呢嘛。”

 张素欣哧哧的笑,却没放开扯儿子头发的手,小兴呲牙咧嘴的,随着母亲抓扯的动作站了起来,把个小头在母亲眼前直抖。张素欣拿手去夺,突然间小腹一阵麻,忙把手撑在儿子间支着,整个人似着了寒般哆嗦不止。原来是被小兴用指尖在她小肚子拂了几拂。  M.sANmXs.coM
上章 夏日回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