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日回归 下章
第15回
“ 呸!王八蛋,下次再我嘴里,看我不阉了你!” 女子对小兴怒目而视,兀自觉得不解气,举起小拳就往小兴身上捶。

 小兴脸皮早已练得厚如城墙,自然不放心上,嘿嘿笑道:“ 有些人真是忘恩负义,刚才快活似神仙,回头就要过河拆桥。” 说着低头对着巴假意叹道“ 哎,小弟弟你大哥遇人不淑,可真是苦了你了,回头哥给你找个好人家,至少也不能让你受委屈了!任劳任怨没收半点报酬,倒是换回一顿暴打,大大的亏本了!你说是不是!”说完一手握着巴上下摆了摆,头水迹未干,犹自光亮,倒似人点头称是一般。

 “ 你敢!” 女子媚眼一瞪,喝道;“ 要让我知道你去勾三搭四,以后也别来见我了,王八蛋。”“ 不敢,不敢,嘿嘿。” 王八犊子嬉皮笑脸道;“ 我怎么会勾三搭四呢,我这么专一的人从来都是从一而终,常言道野花哪有家花香,要勾三搭四,我也只勾费姐的舌,搭费姐的。嘿嘿。” 心里却念:这又算哪门子的家花,野的不能再野了。

 “ 哼,口是心非。” 经这么一阵捧,女子心里也是受用,转嗔为喜。忽的转念一想,脸上一红,说道:“ 死人!一天到晚瞎说八道,没个正形!” 心里却是听到“ 家花” 不免有些羞怯,还道是这王八犊子想娶她哩!

 小兴嘿嘿说道:“ 要有正形,那这辈子都尝不到费姐这块美了,费姐,您说,是不是!” 说着一手捏着白房,好不舒

 女子不理这安禄山之手,瞅了瞅下边,软不拉几的,抿嘴笑道:“ 小弟这家花,只怕另有所指!刚才也不知道是谁一听见妈就亢奋的跟小狗一样!”小兴一下呗戳穿也是尴尬,老妈这朵家花香归香可是不大容易摘啊,也是真的不好摘啊,脑子里还是不免联想一片,神游物外。只觉巴一热,已然被女子攥入手中。

 “ 瞧!你这个‮态变‬狂,一说到你妈,你这巴又硬了!” 女子习惯性得套巴,眼里尽是情媚态。

 小兴掩饰道:“ 我这是本能反应,费姐这么,我摸一下你的,哪有不硬的道理,只怪费姐魅力太大,气太重!小弟我凡夫俗子,哪里吃得消。”“ 吃不消?” 女子咯咯笑道:“ 我看你是吃着锅里的,馋着碗里的,王八蛋。”女子调笑了这一阵,心里也知道男人的一些怪癖,了解这些调情的手段,也并未真正放心上,只当是催情剂。

 只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王八犊子可是真有着一颗妈的心呐,只是一直虚龙假凤,并未真正得手,如今这女子一提到他妈就不由自主的劲儿特别大,有道是“ 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况且这偷不着的还是老妈,这一层层关系,一道道情由,换做柳下惠只怕也要望高涨,更别说小兴这王八犊子,天生的一个胎了。

 抚了一阵,小兴就想提再战,跪起来就想往女子嘴边送。女子白他一眼,也就遂了他的愿,张开小嘴,缓缓含了进去。王八犊子一手摸,一手把着女子后脑勺控制着节奏,好不快活。

 一阵摩挲,只听“ 叮咚,叮咚” 的一阵钟声,连敲了十一下,直把魂游天外的小兴打回了原型。这巴一直在感受着小嘴里的温软润,舌头的细腻允,如何舍得拔出来,无奈时辰到了,该上路了,恋恋不舍的拔出巴,拍拍女子小脸说道:“ 大吧要回去了,下次再把你喂个,上下两张嘴都喂的的!嘿嘿!”

 女子啐了一口:“ 死相!”临走之前,小兴也不忘把带来的影碟换了张新的,说道:“ 这次可别搞飞机了,要正经片,片看了上火。”女子笑道:“ 知道了,知道了。这片子老正经了,包你看的去火消灾。”收拾好衣服随即出了门,摸过各种小道,拐过几个弯,忽的偶遇一人。

 “嘿!这不是二腿子么!” 二腿子原名姜礼,是小兴的狐朋狗友,在学校时就时常一起厮混,一起逃课,一起偷窥女更衣室,一起调戏女生,偷摸狗的事儿可没少干。

 此刻,只见这小子正趴在一窗户上,着个绿豆眼,往里面猛瞧。小兴心念一动,料定这小子又在看哪家媳妇儿“ 嘿嘿!” 悄悄地跟到二腿子身后,也是有样学样的往里面瞧了起来,有道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妞同看!

 只瞧见里面光线昏暗,两具白晃晃的躯体扭捏在一起,气声一阵阵传入人耳,脸孔倒是瞧的并不真切。只听一句女子的声音传来“ 死相…儿子刚出门…就赶着来做这丑事,青天白的…没羞没躁…”声音细腻酥软,好似浑没骨头一般,只听得小兴一阵莫名的‮奋兴‬:我靠,这娘们的劲儿可跟我妈有得一比了,也不知是哪家的媳妇儿。

 只听里面的男子回道:“ 老婆,我这出差两个月,可把我憋死了,你摸摸!这下面都硬的在抗议了!你摸摸!”

 “ 谁要摸你这脏东西了,好不要脸,我都瞧了20年了!” 女子嗔道。窗外的小兴心道:原来是个半老徐娘,难怪这么

 “ 乖老婆,我好不容易把儿子忽悠出去了,你就赶紧让我做一回吧!你不知道我现在看见你这股,就说不出的上火,都快把我魂勾走了!” 接着就只听见一阵的亲嘴声。

 小兴专心致志的瞧着里面一出活宫,男子趴在女子肚皮上猛烈地做着活运动,呻气声不绝入耳。哎呦,不对,这气声是从旁边传来的。只见这二腿子气如牛,面红耳赤,一手竟然不自觉的摸入裆,行那苟且之事。

 这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啊,这王八犊子更加不能忍了。他妈的,只觉恨铁不成钢,想我天赋异禀,天纵奇才,夜御十女,金不倒,结的兄弟竟然如此不争气,偷窥一下,竟然也能让这厮自了起来,真他妈的没出息,老子今天可得好好训斥下这哥们,早走上正途,回头是岸。

 这二腿子偷窥得入了神,全没发现一旁的小兴,看着里面的宫戏,不自觉得套起自己的巴,嘴里低低的念念有词,当然王八犊子肯定是没听见了。忽的肩膀被一拍,浑身直打了灵,差点没吓得了痿。我,只见小兴一副欠扁的笑脸孔摆在眼前。

 二腿子心里直叹,时运不济,命途多舛:老子今天犯了谁的冲,流年不利,这当儿居然也能被这王八羔子逮着,我真他娘了。恋恋不舍的往窗户里看了几眼,才扭扭捏捏的扯着小兴走远了,还不时的回头瞧上几眼:只怕下次再也碰不上这样的机会了,哎。立时转头瞪了眼小兴。

 这王八犊子倒是沾沾自喜,道:“ 二腿子,哎呦,真是巧啊!我顺道路过,没想到居然也能碰上你,嘿,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西出关无故人。”二腿子心里骂了句“ 你妈” ,草包一个也来拽文,妈的,也不撒泡照照镜子,嘴里却道:“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兄弟最近可好。” 这两个傻是茅坑对厕所,丑味相投,谁也不肯落了面子,你拽一句文,我就也得来一句装下,才不显得落了下风。

 场面话说完,小兴接着道:“ 二腿子,老子看你是越活越缩回去了,你他妈咋就不缩回你娘胎里去呢!”二腿子难得没有回嘴,脸一红,竟是鳖下这口气了!

 王八犊子也是得势不饶人,落井下石的主,一见这哥们居然破天荒的没有回嘴,心里一喜,呵呵笑道:“ 老子一直费尽心思的栽培你,今天居然在老子面前丢这么大一个脸。老子曾经对你的谆谆教诲你都当耳旁风,拉屎拉掉了么。” 这耳旁风跟拉屎也有直接关系?

 只听小兴续道:“ 爷不说御女一千,也有八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爷也经常告诉你红粉枯骨,过眼浮云,不要看见啥个漂亮女人就丢了魂,再漂亮的女人抱上都是一样的,不就两个子,两张嘴,不要搞得大惊小怪的。瞧你刚才那鸟样,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浑没半点出息,你以后出去让我这老大的面子往哪搁!”二腿子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大嘴一张:“ 看我嘴形,傻,!” 转头即走。

 “ 哎,别走啊,老子还有好多话没讲呢!” 王八犊子紧追不舍,难得逮到机会,哪里舍得放人,怎么也该个够本再说。

 “ 老子打酱油去!滚!” 二腿子一甩手,人影一闪就恍进了胡同,再也瞧不见了。

 “ 恩,一骑绝尘妃子笑,很有老子的风范!”转眼便到了家,开了门却发现老妈早已到了家。张素欣板着个脸说道:“ 臭小子,又到哪里风快活了,老实代!”  M.sANmXs.COm
上章 夏日回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