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乡村寻欢录 下章
第12章
我用手指沾了一滴水儿伸到妮面前道:“好妹子你看,你的水都出来了。”

 妮羞的脸通红,扭过头去嘤咛一声不敢看我。

 我俯‮身下‬趴到她的双腿之间,舌头在那花瓣似的一下,妮“嗯”地叫唤了一声。我的鼻子刚好抵在她那颗豆豆般大小的蒂上,我贪婪地嗅着处女的芳香,鼻子在那蒂上蹭来蹭去。妮被这番逗挠的‮心花‬颤,两片如花瓣般一张一翕,道口来。我不大口大口地着。

 妮只觉‮体下‬酥麻难耐,双腿不自觉地将我的头紧紧夹住,任凭我在那桃源着琼浆玉。同时又是一阵语:“啊…好…雄哥哥…别了…要了…”待我抬起头来,见那妮丫头已是杏眼离,面红耳赤,发丝凌乱在上把个娇身子扭得如杨似柳。我边的汁道:“傻丫头,那不是,那是你高了身子懂吗?”妮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手握着早已雄纠纠的大巴在她眼前晃了晃道:“我的大要进入你的小了哦!”妮拿眼偷瞄,不吓得花容失。但见一近三十厘米长的正怒目圆睁,身上的青筋突起甚是骇人。少女芳心大了,担心如此长之物捣进,岂不要把心捣穿乎!

 我见小妮子全身颤,知她心存担忧,便在她耳边柔声安慰道:“放心,我会很温柔的。”妮“嗯”了一声,眨巴着一双人的大眼睛,似乎放松了一些。

 我手握着大巴,头在道口轻轻逗。两片慢慢地张开来,出少女紧密的。但见那内壁鲜红润,泛着糜的光泽。我见那又有出来,此时的妮也是轻声慢哼。我知她已是漾了,便把大巴对准了进去!

 妮突然“啊”的惨叫一声,吓得我的巴不敢再前。我知道头碰到了她的处女膜,连忙停止前行,不过大巴并没有出来。我俯身又含住她的子,温柔地着。少顷,她似乎又有所心动把我紧紧地抱住了。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索一不做二不休身一用力,大巴往前狠狠地一刺!只听“哧”得一声,大到了‮心花‬深处。紧接着妮又是“啊-”惨叫一声,银牙狠狠地咬在我的肩头,同时我发觉后背也是一阵疼痛。想必是那妮把指甲抓进了我的里,搞得我也是一阵惨叫。

 妮痛得泪水都了下来,拿手拼命地推我,在我前一顿猛打哭道:“你坏死了,我要告诉我娘说你欺负我!”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不觉得好笑:你丫的敢告诉你娘,看老子不拿巴捅死那个娘们!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温柔地说道:“别!好妹妹你可千万别告诉你娘。我把巴拿出来好了!”我把巴轻轻地了出来,头上鲜的腥红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妮还是个处女!再看道口也是鲜血伴着些许,正在往外淌着。

 我这下是真的心疼了,摸着妮受伤的小,我不要哭了:“对不起!我疼你了!”妮气乎乎的不理我。这下怎么办?虽说是心疼,可现在巴还没,这样还不把人给憋死?

 一想到这我又心顿起,手儿在妮的扶摸起来。由于处女膜已破了,所以我再也无顾忌了。我的中指弯曲着伸进去在内扣,大拇指按在蒂上左右摇摆。几番下来我发觉妮的道深处又涌出大量的水,把我的手指都了。我便跪在她的双腿间,大巴在口再次徘徊。我见她没有拒绝的意思,便再次了进去!

 “喔”这次妮并没有疼痛,而是发出畅的叫声。我也发觉她的没有那么紧凑,而是变得润滑顺畅。大巴在内毫无阻碍,相反小内的却把身紧紧咬住,又如同婴儿吃一般,搞的我都忍不住要了。

 还好我憋住关,将妮两条修长雪白的‮腿大‬扛在肩上,这样整巴就全没入小内。妮也勾住我的脖子,忘情的纵:“喔…哥…你的好大…全进去了…啊…小了…”我听着她的叫,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大巴卖力地。每一次都深深地到‮心花‬深处,整巴全进去,只留下两颗卵蛋撞击着她那雪白的大股,发出“啪啪”的声响。

 这番狠,被大带出来,沿着她的股沟上。

 我突然生起一股,伸手到妮圆滑的股下,一下子把她托了起来!妮不知我要干什么,连忙娇呼:“啊!你要干嘛?”我笑着不语站在地上,紧紧地抱住她的股,大巴还泡在那水直里。

 我就这样抱着妮,慢慢地在屋里走起来。伴随着每一次艰难的迈步,大中左右研摩着细道内壁。妮紧紧地揽住我的脖子,双腿勾在我的间,就像一只八爪鱼将我死死地绕!

 我抱着妮玲珑剔透的身子,就这样在房中走来走去。妮像一个乖乖的小女孩听话地任我抱着她白股,丰股蛋随着上下抖动着,震出一波又一波的

 不大会儿,我觉得有些累了,便把妮放在桌子上。妮被这番折腾早已是香汗淋淋,娇吁吁。我突然瞧见旁边的蛋糕,便饶有兴致地咬了一口,将蛋糕触到妮的嘴边。妮欣喜地张开嘴儿,品尝着香甜的蛋糕,不时还拿丁香舌儿将我边的油得干干净净!

 我享受着少女甜蜜的亲吻,大巴也好像被一张小嘴咬得紧紧的,感觉‮心花‬深处有一股‮大巨‬的力将住。伴随着妮酣畅淋漓的叫,‮心花‬深处一股而出,冲涮在我的头上一阵麻。我再也无发控制,放开喉股股浓妮‮心花‬深处!

 这番猛把个小妮子的是通体舒畅,几近晕厥过去。好半天才回了神儿呢喃道:“哥,好舒服,想不到做这事儿竟是这般快活。”我笑道:“那你以后想什么时候要,哥都会陪你快活的,好不?”妮听了,娇羞地点点头。

 想那妮自从尝了男女之事的娱,便时常着我。我当然乐于奉陪,使出十八般武艺,每回都是把小妮子杀得片甲不留,哭爹喊娘。而玉兰婶那边我再也无暇顾及,这正是“了女儿,忘了亲娘。”或许女儿的比母亲的老相比之下来着舒服的原因吧!但有时想想今后徘徊在她们母女之间,我该怎么办呢?

 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时,已是十二点了。今儿个又和妮那丫头了一天的,把她的不晓得了几回身子。她是死了,倒苦了我了。到现在我的双腿都还在打着颤,倒在上就睡着了。  M.sANmXs.COm
上章 乡村寻欢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