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乡村寻欢录 下章
第13章
不知过了多久,迷糊糊中我发觉‮身下‬肿涨的难受。我以为是要撒了,便随手开了灯。我靠!当时眼前的一幕就让我就惊呆了!

 一个赤条条的女人正趴在我间,大巴正被她用嘴含着吃的津津有味!那不是玉兰婶还能是谁?我连忙慌道:“玉兰婶,你在干嘛?”

 “呜呜”玉兰婶并不回答,因为她嘴里了大巴。我倒“哦-”了一声,想必是她的牙齿触痛了我的头。

 灯光下玉兰婶光着身子,撅着雪白的大股。一张樱桃小嘴叼着我的大巴,卖力地套不已!她的舌头贪婪地头,我突然想起今天和了一天,头上面还有妮的水。玉兰婶并没有发觉,她爱怜地头沟壑间的污垢,然后把的干干净净,小手并不时把玩着两颗卵蛋。不大会儿,大巴就被她吹得油光逞亮,大坚地翘立在那!

 我涨红着脸紧张地问道:“婶你今天咋回事?牛大富还在隔壁厢房里睡哩!让他知道了不好吧!”

 玉兰婶吐出我的大巴欠起身来,媚眼转,将盘在头发上的发簪拔了下来。

 瞬时一头秀发散落下来,她嗔道:“我不管,你有好多天没和婶亲热了。婶想死你了。”

 我当时就错愕在那了。内心思绪澎湃:如果说玉兰婶当初第一次在麦田主动和我野合,是为了报复牛大富在外拈花惹草,而自己想给他顶绿帽戴以示惩戒。

 及至接下来又受不了我一而再二三的死打而多次献身于我,最后到现在完全主动要与我。我知道她已‮体身‬和心灵完全出轨了,再也离不开我了。

 正当我思忖间,但见玉兰婶玉手握住我的巴对准道口,银牙紧咬下,雪白的大股微微上抬往下猛地坐了下去!

 “喔…”她的小嘴成了一个O字形,三十厘米长的大巴贯进直捣‮心花‬!

 久违的重又回到滑的,酥麻的快由‮心花‬涌出。

 玉兰婶双手按在我的肚子上,肥大的白股上下快速的套,发出“啪啪”的响声。我眼前一对圆溜溜的子也是上下跳跃起舞。我忍不住一手一只抓住,指间瞬时出雪白人的。玉兰婶也不放声呻:“喔…好…大巴…到人家的…心子了…啊…”我见她叫得那么放大声,生怕吵醒了牛大富,连忙坐起来,一口堵住她的小嘴。这下可好她只能“呜呜”的不能大声叫唤了。我的双手同时包抄下去抱住玉兰婶两瓣肥实的股蛋,帮她一上一下套巴!

 没几下功夫玉兰婶就了身子。我也几百下大吼一声

 情过后,玉兰婶拿卫生纸擦拭着我的大巴,似乎意犹未尽道:“婶还想要嘛!”我听了在她的大股上“啪”的就是一巴掌骂道:“!你想把老子玩死啊?”

 玉兰婶“呜…”顿觉股火辣辣疼痛,伤感道:“你是不是把妮给了?”

 “当然!”我得意的回答“不过你放心,我对她是真心的,我一定会负责的。”

 “唉…”玉兰婶叹了一口气道:“造孽哦!你到底还是把我女儿给了,真不晓得我以后该怎么面对她哦!”是啊!现在妮已完完全全是我的人了,也就是说我同时把她们两母女都给了,什么时候让她俩娘共侍一夫该多好啊?突然间,我的脑海闪过一个恶的念头,我自己都打了个寒颤。

 也许人的最原始兽一被起,那他什么事情都会做出来。而萧雄我正酝酿着一个谁想都不敢想的阴谋。

 牛大富和金香是赶今儿个的早班车走的,他临走时还一个劲地对我说:“小萧啊!叔去玩几天就回来,村里和木材厂都拜托你了。”我的心里暗自窃喜:乡长,俺爱死你了!你发起的这次“异地乡村建设考察”太给力了!我正考虑着把牛大富他丫的支走,你就帮了我一个大忙。这下我在家俨然就是一主人了!

 当我和妮手牵着手儿回到家时,玉兰婶已备好了一桌香的饭菜。“我的宝贝闺女你可回来了,快过来让娘瞅瞅!”一迈进家门,玉兰婶就一把把妮搂入怀中。

 “娘!”妮娇滴滴地叫着,像个撒娇的小女孩。

 玉兰婶捧着妮白的脸儿心疼地说道:“哎哟!我的宝贝闺女咋瘦成这样了!”说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不知怎地,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三人坐在饭桌前吃起饭来,妮狼虎咽的吃着,口中不住称赞道:“娘你烧的菜真好吃。”玉兰婶也不停地为她夹着菜说道:“慢点吃别咽着了。”

 我看着母女那般亲热便笑道:“难得今儿个这么高兴,不如喝点小酒助下兴,中不?”

 妮撅着嘴儿娇嗔道:“你晓得人家不喝酒的嘛!”

 我讪笑道:“天气这么热,喝点啤酒总可以吧?我这就去拿!”

 我开了几瓶啤酒从厨房里拿出来,妮经不住我的劝说也就倒了一杯酒。三人亲亲热热地边唠着磕边喝着小酒,不大会儿玉兰婶突然说道:“哎呀!今天咋地这么热?”边说边解开前的扭扣,出雪白的酥

 妮丫头也脸红通通的,拿手当扇儿一个劲地拂道:“娘,我也好热啊!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啊!”三人只有俺是淡定的。想不到这“少女之”药挥发的还是蛮快的。看来上次出差去省城,那个“成人用品店”的老妈子确实没有说慌。

 记得那是上个月底,我到省城去送货。中午闲得发慌,就决定到街上四处溜达,过一家叫啥子“夜情”的成人用品店。本想着买几个套套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那个五十多岁的老板娘热情的向我推荐一盒药,并拍着肥胖的脯说如果没有效果不要钱可退货。那老娘们最后见我花了一百五买了一盒,竟大方地送了我一打套子。

 望着眼前热得难受的母女,我的双眼都快冒火了。我假意说道:“玉兰婶,要不我先扶你到房里休息一下?”

 “嗯…”玉兰婶半开着襟,含糊地点点头。

 我扶起玉兰婶的身子,侧身对早已漾的妮说:“妮,你能走不?先到我房里睡会,我把你娘扶进去了就马上过来陪你!”

 “那你可快点。”妮红红的脸蛋就好像红苹果一般,真想咬一口!  M.saNmXs.COm
上章 乡村寻欢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