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
第09章
“村长大人,”我坐到病边对李村长说道:“村长大人,出院后你赶紧张罗着借高利贷吧,抬点钱把这些什么什么款的先到县里去!”“什么,你他妈的这是什么馊主意啊,让我抬钱缴提留款,那以后谁还呢?

 打酒跟提搂瓶子的要钱,我用什么还啊,卖房子啊?”“嗨,你啊,死心眼,”我冲李村长轻蔑地冷笑道:“还他妈的当村长呢,这点小事就把你成这样,你先抬点钱把这件差事应付应付,等村民们卖完苞米的时候,让粮库直接把钱扣下,到时候他们不想也得,苞米装进了粮库,主动权就掌握在粮库主任的手里,就看你跟粮库主任的关系处得怎么样!”“啊,哈哈!”李村长一声,顿时来了精神,嗖地一声从病上坐起来,一把拽住我的手:“老哥,姜还是老的辣啊,你不愧是我的老前辈,过的桥比我走得路的都多,我咋就没有想出这个办法来呢,老哥,等我病好出院后一定请你好好地喝一顿,如果你有兴趣,我给你找个小姐,费用我全包!”…哎哟,哎哟,别骂我啊,怎么你还要动手打人,啊,你们说我太坏啦,给村长出了这么一个馊主任,让全村人吃亏。唉,我确实是老啦,糊涂啦,我在医院里看到李村长他可怜的便给他想了这么个办法,当时没有想到这个办法会使村民们受损失,连抬钱的利息都得让大家共同承担,唉呀,别骂啦,别骂啦,求求你们啦,老疙瘩,你他妈的真是没大没小,你拽我耳朵干什么啊!我他妈的比你爸爸岁数都大,我当队长的时候,还没有你呢,你还在你娘肚子里转筋呢。我知道大家伙对我有意见,可是,我也是受害者啊,等到卖粮的时候,我的粮食款不也得被扣在粮库吗!

 哼哼,大家伙都消停消停,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我继续给这位城里来的客人讲一讲我的故事。哎哟,对啦,这位城里来的客人,你们城里人都很有钱,李村长正愁着没处抬钱呢,你想不想借给他点啊,我听说他现在还差三万块钱。没事的,绝对差不了的,到时候一定能还给你,连本带利,你干不干?这可是三分利啊!啊,不干,不干就算了吧,你信不着我,算了吧,我还是讲我的故事吧!

 …我这个队长在外面把嘎子屯的娘们玩个够,在家里我他妈的更是跟皇帝似的,真的,我的媳妇对我那是百依百顺,我让她坐着她绝对不敢站着,我让她躺着不得到我的命令,吓死她也不敢坐起来。我的丈母娘死得早,还有一个小姨子没有出嫁,因为我是队长,家里生活比较富裕,所以,尚未嫁人的小姨子便寄住在我家里,小姨子极其惧怕我,我的命令就是圣旨,整天洗衣涮碗,吃饭的时候那得看我的脸色,我不高兴的时候狠狠地瞪她一眼,她就不敢上桌吃饭,,你不信呢?不信的话去问问屯子西头的老徐头!这可不是我吹牛啊。

 小姨子比我的媳妇小八岁,那年刚十六岁,睡在炕梢,我与媳妇时,她便悄悄地蒙住脑袋装作不知道,没看见。望着身下哼哼叽叽的媳妇,我突发奇想,干脆把她们亲姐俩一起了得啦!那滋味一定是美极啦。在一次大醉之后,我乘着酒劲把小姨子从炕梢拉过来,小姨子颤颤兢兢地嚷道:“姐夫,干什么!”“干什么,一块过来玩玩吧!闲着也是闲着,闲着也得!”“不行啊,姐夫,不行,这怎么行啊!”小姨子拼命地挣扎着。

 “妈个的,”我啪地给小姨子一计耳光:“你妈的,有什么不行的啊,我他妈的白养活你啦,你吃了我多少干饭,你该报答报答姐夫我啦!”说话之间,小姨子早已被我拽进被窝里,这回可好,亲姐俩并排躺在一起,我乐得嘴都合不上啦,三下二下便将小姨子的衬褪了下去,一把抓住她处女的小,媳妇瞅了自己的妹妹一眼,安慰道:“小红,别怕,陪你姐夫玩玩吧,有意思的,女人家早晚都是这么回事!”小姨子不再抵抗,其实她也是做做样子,听到姐姐的话,便顺从地分开双腿,将自己的展现在我的眼前,小姨子的部与媳妇的作所不同,稀少,而两片大却极其出奇,又厚又长,布皱纹,我天喜地的叼了起来含到嘴里,右手的一手指顺势溜进处女的里,好紧啊,我不得不使劲往里钻。

 “啊…”小姨子痛苦地哼了一声,我置之不理,手指扑哧一声便捅进小姨子粉的小里,顿时感觉到十分滑润,美妙无比,我贪婪地着从小姨子淌出来的水,哇,处女的就是好吃。

 “小红,痛吗!”媳妇抱住亲妹妹的头,手指轻柔地‮摸抚‬着妹妹微微隆起的房,抚慰着惊恐的妹妹,我冲着媳妇喊道:“快,帮个忙,快把大巴给我发动起来!”媳妇不敢怠慢,慌忙爬过来,抓住我的大巴便进嘴里,我这边抠着小姨子的,那边大巴不停地在媳妇的嘴里进进出出的动着,很快便立起来,我跪坐起来,按住浑身颤抖的小姨子,信心十足地将大进她的里。

 “哦,姐夫,轻点,轻点,好痛啊!”小姨子带着哭腔嚷嚷道。

 “没事,捅几下就好啦!”我笑着动起来,处女的小令我发狂,让我忘乎所以,媳妇凑过身来,扒开妹妹的小抹着里面淌出来的血水,我抓过她红通通的手指肆意起来,嘴一片血红,就跟女人抹了口红一般。

 “你,过来,”我令媳妇转过身去呈狗卧式将肥壮的大股背对着我,我拔出鲜血淋漓的大进媳妇的里:“哇,换换口味,让你也偿偿妹妹的处女血吧!”“哦,哦,哦…!”媳妇纵声叫着,小姨子则泪水涟涟地抹着眼睛。

 “他妈的,哭什么哭,过来!”我命令小姨子钻到媳妇身下去,哈哈,这姐俩的一上一下全部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将大巴从媳妇的里拔出来到下面小姨子的里继续送,另一支手也不闲着,恶狠狠地抠挖着媳妇的眼,将小姨子的处女血涂抹在媳妇的眼里。

 从此以后,小姨子成我名副其实的小老婆,我好不快活,天长久,小姨子渐渐地取代媳妇的位置,成为家中的女主人,连我也降为二把手,小姨子在给我生了一个宝贝儿子这后,在家里的地位更是扶遥直上,说一不二,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包揽过去,就这样,我一步一步地登上了傀儡的宝座。

 但是,小姨子对我依然情意绵绵,知痛知热,这使我很受感动,使我能够心安理得地坐在傀儡的宝座上。而人老珠黄的媳妇则沦落成为我们的老妈子,我早就不再她啦,没意思,太老啦!

 …嗨,他老傀儡有两个亲姐俩媳妇就牛啦,就美出鼻涕泡来啦,这有啥了不起的啊,想当年,我王亚军风光的时候,玩过多少个女人,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现在我王亚军落破啦,啥也别提啦,落破的凤凰不如啊!  M.sANmXs.CoM
上章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