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
第12章
钻进暖洋洋的被窝里之后,小崔下一项的工作便是啯我的大巴,这些年以来,我早已把小崔培养的服服帖帖,成为一个非常合格的奴,小崔的樱桃小嘴深情地含着我的大巴,反复地着,香醇的口滋润着我那永远不老的大巴。我将小崔浑圆雪白的小股拉到头置上贪婪地‮摸抚‬着,小崔凝脂般的细腻皮肤令我着魔,我真想一口到肚子里,嚼个稀巴烂。

 我扒开小崔粉将血红的大舌头伸到水充溢的道里着,大口大口地下从里面淌出来的琼浆玉,在我不停的食之下,小崔娇美的体频繁地‮动扭‬着,嘴里轻轻地呻着,我兴致昂然地用两只手将小崔的分开到极限,一堆淡红色的在我的眼睛,我‮奋兴‬地将两只手的四手指狠狠地往里面,小崔的顿时门大开。

 “呸!…”我将一口唾吐到小崔道的深处,然后伸进两手指极其用力地搅抠起来,小崔娇道里渐渐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声。

 “啊,…哦,…”小崔拼命地向后扭摆着丰股,合着我手指的抠

 “上来吧,小崔!”我拍拍小崔的股,小崔放开我的大巴顺从地爬起来骑到我的身上,然后分开粉的小将我坚无比的大了进去,随即便开始非常卖力地‮动扭‬起细柳般的身,我的大巴在小崔那滑润无比的小里频频地进出着,一种奇妙的快传遍全身。我伸出手去抓挠着小崔上下翻滚的大房,死死地拧着粉红色的小头。

 “啊,好痛啊,…”小崔一边大力动作着一边尖声喊叫起来。

 我一把拉过她的脑袋狂热地亲吻着她汗水淋漓的脸蛋,同时另外一支手溜到小崔水泛滥的道口,手指贴在我的大巴边缘滑进小崔的道里,我的手指很快便涂了小崔的分泌物,我水淋淋的手指到小崔的嘴里,然后再与小崔接吻,我们两人共同品偿着鲜美异常的爱

 “小崔,先下来,再给我啯一啯!”长久的狂吻之后我放开小崔的脑袋命令道。

 小崔闻言从我的身上爬下来握住我那滴着水的大巴疯狂地起来,我在下面加快了进出的力度,很快便将浓稠的到小崔的嘴巴里:“小崔,吃下去,全部吃下去!”小崔不假思索地咽着我的,然后又将我的大巴上的残食得干干净净,我懒洋洋地瘫卧在被窝里,小崔情意绵绵地依偎在我的怀抱里,的小嘴继续亲吻着我的头,一支手轻轻地摸着我赤的‮体身‬。

 …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生活是无法维持的,原有那些可怜的生活物品越卖越少,直至再也没有任何值钱的、可以出卖物品!小崔让我给人家打工赚点微薄的工资来填填饥肠漉漉的肚子。

 “哼,亏你说得出口,我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是国家干部,我的这双手不是用来干那些又脏又累的活的!”我恨恨地说道。

 “可是,你不出去打工,那咱们吃什么啊,一粒米都没有啦,咱们已经三天没有吃饭啦!…”小崔怯生生地嘀咕道。

 是啊,我都他妈的饿迷糊啦,已经记不清楚到底是几天没有咽下一粒米啦,望着一脸愁容的小崔,我提议道:“如果想点钱买米吃,你就作出点牺牲吧!”“嗯?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啊,你让我作出什么牺牲啊!”“明知顾问,大闺女要饭,死心眼,女人的是吃饭的最好本钱,留着不用,老了白搭!”“啊,你,你,你真好意思说得出口,你让我去卖啊,真是羞死人啦,我不干,…”“别假正经的啦,都是过来的人啦,让谁还不是那么回来,小崔,如果你我不想饿死,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啦,小崔,…”我一把抱住泪水涟涟的小崔,鼻子一酸,大滴的泪水夺眶而出:“小崔,你以为我舍得让你去卖吗,我这一生最爱的人就是你啊,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啦,咱们总不能等着饿死啊!”为了吃饭,为了填肚子,我只好舍出最后一件宝贝,那便是我心爱的小崔。

 有什么办法呢?人穷志短,马瘦长啊!嘎子屯里有不少娶不起媳妇的光汉,我偷偷地与他们在私下里达成一条君子协议,谁拿出十元人民币便可以如愿以偿地玩一次我的小崔。

 这帮家伙一听,差点没乐扒下,连北都找不到啦,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试。可是,唉,这嘎子屯实在是他妈的太穷啦,这些想小崔的家伙们竟连区区十元钱都拿不出来,我开出的价钱只好一降再降,直至降到五元人民币。五元钱也有拿不出来的,那个傻葫芦兜里一分钱也没有,可是一蹦老高地要小崔,我冷冷地告诉他:不出五元钱你就别他妈的赖蛤蟆想吃天鹅,这傻葫芦急得团团转,最后竟给我背来半麻袋老苞米!他放下大麻袋,气冲我说道:“老王,这些苞米还不值五元钱吗?”这些老光子们半辈子都没有偿到女人味,个个尢如恶狼一般将小崔得死去活来,我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唉,五元钱,可怜的五元钱我便出卖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想到当年风光之时那灯红酒绿、一掷千金的辉煌场面,我不由得再次下心酸的眼泪!

 小崔无法忍受这种毫无希望的生活,趁我不注意偷偷地溜走啦,我跑到县城她的娘家,可是没有找到,反倒被比小我好几岁的丈母娘了一顿大嘴巴,我着我的拎脖领子哭着喊着冲我要人,我打了一个马虎眼落荒而逃,从此再也不敢回县城。

 我灰溜溜地回到嘎子屯,走进空空、冷气嗖嗖的破屋子里,蜷缩在冰凉的棉被里,饥饿和寒冷使我久久无法入睡,我翻过来调过去,左思右想:混到今天这种惨境,活着还有什么劲啊,死掉算啦!可是,我又没有勇气来结束自己毫无意义的生命。

 为了活下去,为了不被饿死,我不得不放下架子出去打工混口饭时,我实在是不愿意参加繁重的农业劳动,可是,不干活谁给你饭吃啊,我又不是女人,长了一个可以出钱的,我这么一大把的年纪啦,想当男可是没人要哇!唉,还是扛起铁锄头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吧!

 人啊,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人这一生有享不尽的福,却没有遭不完的罪。

 大半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干起农活来还入道的呢,别说那帮地道的庄稼把式看得吃惊,就连我自己都感到纳闷。

 几年下来,我学会了铲地、趟苗、追肥、割苞米,尤其令我‮奋兴‬的是,我居然可以十分娴熟地驾驭大马车。嘿嘿,坐在马车上,扬着手中的大皮鞭:“驾!

 …”也他妈的是一件潇洒的事情啊!

 嘎子屯的庄家人对我刮目相看,许多人家都愿意雇佣我,我挑来选去,经过一番筛选,决定给一家养牛大户卖劳金。  M.saNmXs.COm
上章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