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
第15章
…唉,这些个不要脸的老爷们,想玩女人舞厅歌厅地有的事,为什么要糟踏人家的黄花闺女呢,尤其是还没长成的小瓜,公安局收拾他们也是活该!哎呀,我还骂别人呢,我的老爷们不也跟那个小卖店的老死头子一个样,玩了未成年的幼女被判了重刑,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监狱里,他这一死倒是消停了,我可惨啦,我断绝了生活来源,为了活下去,我只好去舞厅卖啦。
gigif故事大串烧了,这个屯子里的生活太丰富多彩了,有讲不完的故事

 二百五

 要说我家的那个老爷们啊,那可绝对是个老实人,不抽烟不喝酒的,一天到晚除了吃饭睡觉便是里里外外地忙着干家务活。他在屯子里从来也不遭灾惹祸的,跟谁也不争强好胜,让人推倒了都不敢爬起来。

 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就连屯子里的那些小孩崽子都敢熊他,拿他开心,想尽各种嘎咕点子耍戏他。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一扛子不出个来的玩意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真是蔫巴人咕咚心啊。

 我家的老爷真是一个能干活的人啊,每天夜里二点钟必须准时起做豆腐,六七点钟的时候热腾腾的豆腐出了锅,这个时候我也起了炕,洗一把脸、吃过一点饭之后,我出去负责把豆腐卖掉,而我家老爷们则推起自行车到个各屯子里卖冰糕,那是风雨不误啊,每天都能卖提一箱冰,挣上个三元五元的。

 要说现在小女孩就是不值钱,为了几就让人,我这个不要脸的老爷们,为了一时的快活拿冰给一个屯子里的小女孩吃,然后嘛,那个还没长成的小女孩就让他,这一来二去的玩得可到有味道。

 怎奈乐极生悲,东窗事发之后被扔进了大监狱,最后被送到大草原的深处劳动改造,那是在去年,可能是刚刚进入腊月的时候,监狱派人给我送来一张通知单,我接过来一看就哭啦,我家的老爷们,他,他,他不知怎么搞的死在了监狱里。

 唉,这个完蛋玩意啊,你说这是何苦呢,就为了,把命给搭上啦,你说这值不值得啊!话又说回来啦,这事我也有一定的责任,如果当初,当初,我好好地伺候伺候他,让他多玩我几次他也不至于跑到外面去偷嘴直至丢了性命。

 我这个人啊,年青的时候就得了一种怪病,我的皮稍微触碰一下便立即出现一块大血印,你看,就这么轻轻地一碰便出现一个血印。如果不慎划破一个口子那可就严重啦,伤口总是不愿愈合,血没完没了地。你们看,我的头发一把一把地往下掉,越来越少。

 我这个病啊,到哪看也看不好。也许是疾病的关系,我对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一点也不感兴趣,甚至有些厌烦,我半年也不跟我老头发生一次关系,我怕他的手指划破我的皮。唉,结果呢,憋得实在难受的老爷们便出此下策,唉,一想起来,我的肠子都悔青啦。

 老爷们死啦,就好比房子的顶栋柱塌了下来,地里活的没人干,庄稼收不回来,家里没人做豆腐,一分钱也赚不到。那年节刚过我生下了老爷们留下的遗腹子,孩子是生下来啦,我却没有一滴水,老婆婆想尽了种种办法,又是吃中药,又是喝汤,甚至还找来大神求签算卦。

 可是,折腾了一溜十三招,我还是没有一滴水。

 贫来无人把金赠,病有高人说药方。不知是哪位神仙给我的老婆婆出了一个所谓的祖传秘方:把冥纸灰拌在肥肠里面吃掉就能下。我买来一肥肠如法炮制强忍着令人作呕的油腻将一肥肠掺合着冥纸灰进了肚子里,肠子是吃进了肚子里,可还是没有一滴水。

 老婆婆找到那个家伙去理论,那个老东西问我婆婆:你儿媳妇是怎么吃的啊,肠子头是朝里还是朝外啊?这一问把婆婆给问楞啦:哎呀,当时光顾着怎么才能把肥肠咽下去,没有考虑过还有个里外的问题啊。那个老家伙说:吃的时候大肠头一定要朝里,这样才能引来水啊,如果大肠头朝外,那不是让水往外吗?

 一定是你们搞错啦,把大肠头朝外吃啦!

 家里没有任何收入,日子一天比一天艰难,为了挣点钱养糊口我只好把嗷嗷待哺的孩子交给老婆婆照看,自己打扮打扮去歌舞厅坐台,我这个人长得还算可以,稍微抹吧抹吧还能拿得出手,然而,头顶上这片稀疏的头发却把我愁个半死,如果你仔细地看一看,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头皮。唉,这么丑的大光头谁要你啊?

 于是,我只好买来一个假发套扣在脑袋上装装门面。

 坐台小姐的生意并不好做,尤其像我样的半老徐娘,有时干巴巴地坐上一整天也没有一个人找你跳舞,泡舞厅的老爷们都把的眼睛盯在了那些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孩身上。

 我在舞厅赚不到钱,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去站马路牙子,整天徘徊在县城中心的广场里,像只破落的老母似地任人挑选。令我非常遗憾的是,我依然无人问津。

 几天下来我彻底地心灰意冷啦,我决定回家作点什么小买卖维持生计,我懒散散地收拾着行装,心里很不服气,难道就没有人看上我?他妈的,我把行李卷往土炕里一推决定再去广场上碰碰运气。

 我再次来到县城中心的广场上,孤零零地伫立在冽凛的寒风之中浑身冻得直打哆嗦。

 “喂,小姐!”我耐不住寒冷正准备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呼唤声,我回过头去瞧了瞧,一个脸上长酒剌疙瘩的中年男人正笑着望着我:“小姐,想不想玩玩啊?”我羞愧地点点头,必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我的心咚咚地狂跳不止。

 “好哇,想玩的话就跟我走吧!”酒剌疙瘩冲我扬扬手。

 “大哥,”我怯生生地问道:“你给多少钱啊?”“老规矩,不都是五十元钱吗,走吧!差不了你的。”我默默地尾随在酒剌疙瘩的身后左拐右转最后钻进一个极其简陋的工棚子里,我茫然无措地迈进乌烟瘴气地破棚子里。

 里面有四个男人正在喝酒,一个个大声小气地嚷嚷着:干…干…干啊!

 见我进来,全都转过头来,嘻皮笑脸地放下盛呛人白酒的玻璃杯:“啊,酒剌疙瘩果真给我们找来一个小野!”“兄弟们,先别他妈的喝啦,来吧,先这个小娘们过过瘾!”“是啊,我都他妈的憋坏啦!来啊,小姐!嘿嘿!”面对如此场景,我惊惧地瞪大了眼睛冲着酒剌疙瘩低声说道:“大哥,大哥,这么多人,我,我好怕,我不敢!…”“嗨,”酒剌疙瘩不以为然地说道:“小姐,你不就是干这个的么?怕什么怕啊,别装蒜啦,你今天可算碰到大生意啦,我们一个子也少不了你的,每人都是五十元!”嘿嘿,每人五十元钱,五个人那就是二百五十元啊,妈的,我这不成了二百五吗?  m.SanMxS.COm
上章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