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
第16章
这些已有三分醉意的家伙好似馋猫嗅到了鱼腥味,全都不约而同地凑到我的身边,把我紧紧地围拢在屋地中间纷纷伸出挂油渍的脏手在我的身上胡乱地抓摸着,你拧一下胳脯,他掐一把‮腿大‬,得我羞愧难当,不由得死死地捂住红通通的脸。

 “来,来,来,快上炕吧!”酒剌疙瘩推开众人把我拽上土炕按倒在酒桌旁,其他人则开始我的衣服。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我与家里的老爷们作爱时都是把电灯关掉,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我那可怜的老爷们从结婚一直到不明不白地死在监狱里,始终就没有看到我的到底长的是啥模样。

 今天可好,我光不溜秋地躺在土炕上,长的臭让这些家伙们看个够,真是羞死人啦,我这个二百五无地自容地闭上了眼睛,恨不得找个地钻进去!

 “啊哈,不错的小嘛!”一个黑脸的男人把手指进我的地说道,又又硬的手指恶狠狠地搅着,而酒剌疙瘩则贪婪地叼起我那不出一滴水的房。

 “哎哟!”不知是哪个完蛋玩意在我的胳脯上狠狠地拧了一把,我惨叫一声把无比痛楚的胳膊缩回来一瞧:妈妈哟,原本惨白的胳脯上顿时现出一块硕大的红血印:“各位大哥,求求你们啦,别掐我,我有病,我有病啊!”“哼哼!是吗?我试试!”另一个家伙不怀好意地又拧了一把。

 “各位大哥,求求你们别掐我啊!我的胳脯稍微掐一下就红起一大片。求求你们啦!”“…!”黑脸男人握着立起来的大进我的里狠命地送起来,‮腿大‬部重重地撞击在我的白股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我的被他的大当当,又酸又,我企图放下两条‮腿大‬减缓一下他的撞击,黑脸男人哪里肯依抓住我的两条白腿死死地向两旁按,别的人也过来帮忙,把我的‮腿大‬向两侧分开到极限,并且津津有味地把玩着我的‮腿大‬和脚趾。

 “来,小姐,给我啯啯!”酒剌疙瘩抓起他的大巴就往我的嘴里,我一把将其推向一边:“啊,大哥啊,这玩意哪能往嘴里往啊,太脏啦!”“嘿嘿,少他妈的假正经,做小姐哪有不给客人啯巴的!”酒剌疙瘩按住我的手膊生硬地将他的大进我的嘴里,一味臭哄哄的气味顿时充我的口腔,我剧烈地干咳起来,渐渐产生一种呕吐感。我真没听说过,出来卖就卖呗,为什么还得给人家啯巴呢,真是什么买卖也不好做啊!

 酒剌疙瘩的大巴深深地在我的嘴里,不停地进进出出,时而生硬在顶撞到我的咽喉处使我无法正常呼吸,我用舌头拼命阻挡着他的大巴,一股股粘稠的、异味四溢的体积了我的口腔。

 我拼命挣扎着企图将嘴里的大巴吐出去,然后再将口腔肮脏的唾倾吐到地板上,可是,酒剌疙瘩死死地按住我的脖子,我一动也动弹不得,口腔里的唾越积越多,我又不愿咽下去,无奈之下不得不向外倾吐着,一股股的唾体从我的嘴巴里淌出来,顺着脖子浸到土炕上,我继续向外倾吐着,酒剌疙瘩的大巴则快速地送着,光溜溜的头浸我的唾,闪着晶莹的亮光。

 当大巴从我的嘴里出来时,拉扯起一道长长的粘腺,纷纷扬扬地溅落在我的脸颊上,我伸出手去试图将其擦抹掉,不抹还好一些,这一抹反倒脸都是,这边尚未擦抹干净,那边迅速送的大巴继续向我的脸上飞溅着令人作呕的唾

 “哎,哎,哥们,该我啦,该我啦,让我一会吧!”酒剌疙瘩这边津津有味让我给他口,我的‮体身‬下边早已炸了营,其他四个酒气薰天的男人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地将他们那硬梆梆的大巴往我的里面,一各个不耐烦地你推我搡,争着抢着都想多我一会。

 我的被这几个家伙得早已没有任何知觉,大片大片的、粘乎乎的体伴随着四巴你来我往的一刻不停地从的深处被拉出来,汩汩地淌在股下面,整个部一片狼籍。

 有一个家伙终于忍耐不住,嗷嗷地狂叫起来,我预感到他行将完蛋,为了让他尽快将出来,我暗暗地收缩起紧紧夹裹着那巴,我现在已经不清楚是谁在‮身下‬我,嗨,管他是谁那,我必须得一一将其击溃,让他们尽早一泻千里,以最短的时间结束战斗。想到这,我非常用力地夹裹着里面那巴。

 “啊…啊…”一声公猪发情般的吼叫,一股热乎乎的到我的里,以不可阻挡之势向着子口猛冲过去。

 “哦,他终于出来啦,快点下去吧,该我啦!”那的大巴刚刚出的的,另外一急不可耐的大巴又进我的里,几下便将里面的搅得一塌糊涂,结挂在快速进出的大巴上!唉,这些狗急的家伙们,连个气都不让我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再次收缩起死死地抓握住那搞不清楚到底是谁的大巴。

 “哦,…啊…”那个家伙很快便被我夹得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又一股热辣辣的到我的里,然后又上来一个,完之后再上来一个…我那一片狼籍的七八糟地涂了五个大男人出来的

 唉,这二百五十元钱真他妈的不容易挣啊!

 …是啊,卖这俩钱的确不容易挣,有数的吗:钱难挣,屎难吃!哎,我说傻葫芦啊,你坐在那里傻合合地笑个啥啊,嘎子屯里谁不知道你最喜欢泡歌厅玩小姐啊,赶快过来,坐到这里来,把你他妈的怎么逛歌厅小姐的那些个花花事给我的这位铁哥们讲一讲!

 嘎子屯的故事…傻葫芦

 ,你们都他妈的说我傻,自己家里的活放着不干,早已成的苞米扔在地里不管不顾,却喜欢帮助别人家收割庄稼,也不知道是谁给我起了一个“傻葫芦”这个怪模怪样的外号。

 其实啊,我他妈的才不傻呢,给自己家干活,我老婆一点奖励都没有,累得够呛,也不说给我打点酒喝。帮助别人家干活,那待遇可绝对不一样,真的,我帮谁干活谁不得对我恭恭敬敬的、客客气气的啊,小烟随便,干完活了还有丰盛的酒菜。

 有吃、有喝、有烟这都是小意思,我之所以愿意帮助别人家干活,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便是,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趁机占占那家老娘们的便宜,嘿嘿!掐掐她细的小胳膊,拧拧她肥硕的大股,如果她不太在意,不表示什么反感,我便得寸进尺,把手伸到她的怀里捏捏她那滑溜溜的大子。  m.SAnMXS.coM
上章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