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
第17章
有一次,李燕求我帮她割黄豆,我欣然应允,一清早连饭都没吃就跑到李燕家,嘿嘿,李燕还没起炕呢,看我进来,急忙从被窝里爬出来,我坐到炕头,伸过手去在她的大股上狠狠地拧了一下:“啊,好烫啊!”李燕冲我一笑,脸上没有丝毫的不悦之,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便尾随在我的身后到大地里去收割黄豆,到了地里,我挥舞着锋利的镰刀咔咔几下便割出一大捆的黄豆秧,我极其娴熟将豆秧扎成捆状扔到李燕面前,李燕赞叹道:“啊,好样的,果然是个好把式!”“哎,”我凑到李燕的身边地抓住她的小胳膊:“啊,真白啊,真啊!”“去,去,好好干活,少扯没用的!”李燕企图甩开我壮有力的大手,我哪里肯依,另一支手索伸进李燕的上衣里‮摸抚‬她热乎乎的酥,一把抓住了她那颤颤微微的大子:“哇,好软乎,真舒服!”“干什么呢!”李燕半推半就着,任凭我的大手在她的怀里胡乱地抓摸着,我也毫不客气,黑的大手紧紧地拧着那个粉的小头,痛得李燕嗷嗷直叫。

 我正摸得起劲,李燕突然把她那秀美的小脸蛋转向远处我家那片白菜地里:“哎,傻葫芦,你家的大白菜长得可真好啊,能不能给我几棵啊,我这几天有点不舒服,听说吃白菜能败火,…”“嗨,我的小美人,别说几棵,如果你愿意都给你也成啊!”“嘿嘿,”闻听此言,李燕的脸上顿时显现出喜悦之:“不用,不用,我要不了那么多,傻葫芦,你就看着办吧!”哼哼,还等什么啊,来吧,小美人。想到此,我一把将李燕拽到怀里,伸过嘴去疯狂地亲吻起她的小脸蛋,李燕极其顺从地配合着我,滑润的小舌头伸进我的口腔里不停地绕着我的大舌头,并且轻柔地触碰着我的口腔壁,哇,真是死人啦。

 我的大手已经毫不客气地伸到李燕的内里,手指在李燕腻滑的里肆意抠摸,很快便将她的小搞得水淋淋,内了一大片,那无比滑润的奇妙感觉别提他妈的有多得劲啦,嘿嘿,真好玩。

 我把漉漉的手指头从李燕的内出来放在嘴巴,哇,真香啊!我顿时异常‮奋兴‬,站起身来推倒了身旁的几棵苞米杆,将李燕放倒在苞米杆上,然后,我心欢喜地扒掉她的子,啊,无比鲜美的小立刻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无法自已,贪婪地低下头去,干渴的嘴巴紧紧地贴靠在李燕粉的小上深深地起来,真香啊,小娘们的就是好吃,我真恨不得一口到肚子里去。

 “啊,傻葫芦,快,快,快点啯!快点啯啊!…”哈哈,小娘们让我来了电,肥硕的小股不停地‮动扭‬着,我顺势将两手指进小娘们的里心满意足地咕捣起来,小娘们的小别提他妈的有多啦,软软绵绵的,滑滑溜溜的。

 馋得我直口水,下边的大巴涨得随时都有爆裂的可能,我不得不将其掏出来,恶狠狠地进小娘们的里拼命地送着。真他妈的啊,真好哇,小娘们漉漉的紧紧地抓握着我那坚无比的大巴,里面的轻轻地动着,望着身下的小美人,我喜滋滋地送着大巴,…第二天,我割下一麻袋的鲜白菜兴冲冲地背到了李燕家,李燕的老爷们没在家,一清早就出去卖豆腐啦,李燕热情地接过大麻袋:“多好的大白菜啊,谢谢你,傻葫芦!”放下大麻袋,我抱住李燕便迫不急待地亲起嘴来,李燕依在我的怀抱里娇滴滴地说道:“傻葫芦,你看这可怎么办呢,我家这些日子没有苞米啦,出去买吧,又太贵啦,再说啦,我也没有钱啊,上次卖猪的那点钱都在黄豆上啦,唉,真愁人啊,好几头大肥猪眼瞅着就要断顿啦,唉,…”“小燕!”我一边没完没了地亲着李燕的小嘴一边说道:“我这就去地里把我家的苞米劈点让你把那几头大肥猪喂出圈去!”“啊,太好啦,傻葫芦,就算你暂时借给我的吧,等秋后我结了豆腐帐一定把苞米钱还给你。”“嗨,小燕,看你说的,咱俩谁跟谁啊,你要给我钱,我就不给你劈去啦!”“那我谢谢你啦,傻葫芦!”我抱起情意绵绵的李燕跳上了土炕,李燕一边着衣服一边说道:“傻葫芦,你可要快点啊,免得被我家老爷撞见,那可麻烦啦!”“我知道,我的小美人快点过来吧,我等不及啦!”…我给李燕劈了五、六麻袋尚未成的苞米供她喂猪卖钱,而我们家的苞米、黄豆以及土豆用不到秋天收割的时候,已经被我瓣劈得所剩无几,这倒省心,用不着秋收啦,只要将光秃秃的苞米杆装上马车往家一拉就万事大吉啦!

 什么?你说我老婆怎么不管管我?嗨,她敢管我,她也不是个老实客,你别看她长得又矮又小,又黑又瘦的,干干巴巴的皮包着骨头,可是,电线杆子不高,线可不少哇。跟她有染的老爷们多去啦,光我知道的,已经半明半暗的就有:王有财、李富贵、张宽、肖勇,…嗨嗨,如果细细算来,这十手指头肯定是不够用啦!

 你扯我也扯呗,大家开玩吧,我玩别人家的老娘们,我的老娘让别人家老爷玩,大家都串换着玩吧!什么你的、我的。

 我不仅遍偿屯子里的老娘们的小,还频频光顾留连于十余里地之外小镇上的歌舞厅,那里的小姐差不多被我个了遍。

 起初啊,那些舞厅小姐瞧不起我,连理都懒得我,我这身穿戴的确也够寒酸的啦,难怪让人看不起。可是,只要你把花花绿绿的大钞票往她们的眼前一亮,这些个见钱眼开的小们立刻改变了态度,大哥长大哥短的叫个不停,也不嫌你脏啦,一个劲地往你的怀里钻。我抱住小姐理直气壮地说道:“走,进包房!”“好哇,走吧,大哥!”歌舞厅坐台的小姐可都是十七、八岁的货啊,最大的也不会超过二十四五岁,个保个鲜漂亮,看得我心花怒放直眼馋,这些个小们没别的毛病,就是贵啊,玩她们真是主要费啊,我只恨自己钞票太少玩不起。

 跟我进包房的那个小姐身材很丰,两个大子圆圆鼓鼓的,粉红色的小头直地立着,我把嘴巴凑过去死死的叼住深深地着,小姐笑嘻嘻地继续衣服。

 啊,我终于看到她的小啦,雪白的上生着稀疏的细柔的,我贪婪地抓挠着,同时分开她的两条肥美的‮腿大‬,哇,小姐的两片出奇地大,好像两片花瓣叶,我一把抓握住肆意起来,很快便搞得滑滑,分开两片小花瓣,粉的、无比润滑的小道一览无余,那人的粉看我得直吐口水。

 我掏出硬梆梆的大巴恶狠狠地了进去,真紧啊,真舒服啊!我不由自主地‮动扭‬起身,纵情地着,而身下赤身体的小姐则娇滴滴地叫着,小道快速地动着,没过三分钟,我还没过瘾呢,那不争气的大巴再也控制不住啦,太不听话啦,扑哧一声就他妈的完蛋啦,唉,这可真叫一二三,买单!  M.saNmXs.COm
上章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