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
第20章
挨千刀的小日本眼珠子一瞪,说这笔钱是替蒙古王爷收的,说我们这些中国人侵占了蒙古王爷的土地,我们耕种了蒙古王爷这片土地就得向蒙古王爷缴纳税费。孩子啊,你们说说吧,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啊,嗯!蒙古王爷好几百年以前就不知死到什么地方去啦,当地的老百姓种了几辈子的地从来没有听说过还要向什么蒙古王爷缴费的可笑的、可恶的事,挨千刀的小日本花花肠子真是太多啦,想着法子盘剥咱们中国人啊。

 税也如数地缴啦、费也缴齐啦,荷也出完啦,那个就没有影的蒙古王爷的土地税咱们也很不情愿地上缴啦,这回该让我们消消停停地过过清贫日子了吧。

 不行,小日本不把你中国人死他吃饭不香、睡觉不甜。就在第二年的上,我的天啊,突然之间呼呼拉拉地从远方的地平线上冒出一大群凶神恶煞、个头矮小、上身长‮身下‬短、不管男人女人差不多都是单眼皮、大饼子脸的日本人。

 他们身背肩扛、大包小裹地涌进这片一望无际、肥得油的大平原,就在嘎子屯的附近我们原先放牛溜马赶羊的大甸子上建起了住房,又放火烧荒开垦起庄稼地来,后来听说他们是日本派来的什么什么蒙拓殖团,这不明摆着是来跟咱们中国人争土地吗?

 这帮小日本要多坏有多坏,他们的村子不准中国人进去,进去就是一阵不分头脸的将你打得脑袋是包,连滚带爬地给撵出来。我们的猪、、鸭等只要一溜进他们的村子保准一个也不能活着回来,统统逮住拿下成为他们圈里的畜禽。

 小日本心眼太不好使、太咕咚,人坏大劲啦保准没有好下场,没过多少年,老子气势汹汹地杀奔而来,我当姑娘那咱就见到过老子,那时候他们是骑着高头大马拉着火炮杀进俺们中国来的,可是这回已经是今非昔比啦,新来的老子开着怪物般的坦克车、没有头尾的大卡车拽着又又长的大火炮从嘎子屯边缘的公路上足足轰轰隆隆地过了一天。平时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小日本军队早就没有了踪影,只剩下那些开荒种地的什么拓殖团家属们惶惶不可终

 临近傍晚的时候,一队老子兵闯进我家开的大车店做短暂的休息,几间大屋子很快便了大叫驴般的、浑身上下茸茸的、散发着呛人腥气味的怪物们,我领着两个孩子还有几个雇工给他们烧火煮饭,我在灶房里忙得晕头转向,灶房里雾气弥漫。

 “啊…啊…啊…”我突然听到大屋子里有女人的惊叫声,叫声越来越大,并且不止是一个女人,那叫喊声很是凄惨,哀号之中夹杂着哭腔,我茫然地溜到与大屋子仅隔一墙的地方顺着裂开的隙向里面窥视着。啊,我的老爷天,老子不知什么时候将拓殖团的也就是嘎子屯附近的那与中国人争地种的日本娘们抢到大车店里来,此刻,约有五六个平时养尊处优、吃香喝辣的日本娘们浑身上下一丝‮挂不‬地蜷缩在土炕上,而身强体壮的老子摇晃着比驴巴还要长的大巴喜笑颜开地圈拢在日本娘们周围像拎小似地把她们一个一个拎到自己的下让那些日本娘们啯他们的大巴,如若不从便狠狠地她们的嘴巴、拧她们的子。

 五、六个日本娘们愁眉紧锁地啯着老子的大巴,身后光溜溜的股上围拢着许许多多的老子大兵,他们轮番狂着日本娘们的臭,抠挖她们的股眼,掐她们的大白腿,一个刚刚完事下来,紧接着又上去一个,把那些个日本娘们得上气不接下气。

 当天彻底黑沉下来的时候,这些老子玩得头大汗、气吁吁,而那五六个日本娘们‮体下‬血摸糊、身上伤痕累累,许多人已经奄奄一息东倒西歪、横七竖八地躺倒地土炕上。

 几个当官模样的老子相互之间耳语了一番,然后频频地点着头并且指使着当兵的将光不溜秋的日本娘们架到一辆军车上,车军并没有跑出多远便在嘎子尽头的一眼枯井旁停滞下来,只见那些个日本娘们被强悍的老子士兵一个接着一个扑通扑通地扔进枯井里然后便开始向井里填土,顿时,从井底传来令人心粟的痛哭声和惨叫声。枯进很快便被填死,再也听不到哭喊声,老子还是觉得不太稳妥索开来一辆坦克车将枯井彻底碾平夯实,这才一溜烟地扬长而去。

 老子前脚刚走,方圆数百里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得胡子头夕阳好带着一队人马从五常的老林子杀将出来,他骑着一头膘肥体壮的深棕色战马,两只手各握着一把大匣子威风凛凛地站在嘎子屯的路口上冲着乡亲们呼喊道:“老乡们,小日本垮台啦,洲国翻个啦,今天,老子给大家壮胆,大家伙有仇的报仇、有冤的伸冤,走哇,有胆量的就跟我杀进小日本的村子里血洗这些可恶的混帐东西们!冲啊…”说完,夕阳好骑着马第一个冲进小日本的村子,紧接着是他的部下,最后面是嘎子屯里那些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老爷们、小伙子拎着镐头、握着铡刀、镰刀等家伙什一路大呼小叫着尾随在夕阳好队伍的后面水般地冲进了小日本的村子。

 夕阳好早在民国时就上山当了胡子头,日本人来了以后派兵清剿了数次,可是武艺高强、比兔子还要怪的夕阳好仅仅受了点皮外伤,丝毫没有伤到他的元气,他钻进老林子,凭借着无边边际的大森林与小日本周旋,小日本始终也奈何不了他。今天,日本人的正规部队被老子冲散连影都抓不到,这正是夕阳好报仇的天赐良机。

 此刻,那些挨千刀的小日本正忙三火四地打点行装准备逃跑,由于战迫使火车停运,这些家伙们再次像当初来时那样身背肩扛地想沿着铁路线走出茫茫的大平原。为了不让一个小日本跑掉,夕阳好下令将日本拓殖团的村子紧紧地包围住,把日本人的财物全部收缴据为已有。

 不多时,平里骑在俺们中国人头上作威作福的小日本在夕阳好队伍的围堵之下,渐渐缩到打谷场的空旷之地上,他们绝望地聚拢在一起,女人和孩子发出嘤嘤的悲泣声。

 “抓住那个家伙,抓住那个家伙,他最坏!”乡亲们指着伪‮察警‬野村愤怒地吼叫着:“这小子可是坏得上边脓下边淌水啊!”“他吃我们家的饭店从来不给钱!”“他作梦都惦记着别人家的漂亮女人!”“是吗?”夕阳好勒住马缰绳:“既然是这样,那就从他先开刀吧,来人啊!”“到!”“把野村给我逮过来!”“是!”胡子兵们冲进包围圈直奔伪‮察警‬野村而去,平里作恶多端的野村此刻早已吓得像个缩头似地往人群里钻,他的太太抱着一个正在吃的孩子挡住胡子兵扑通一声跪下来乞求放过他的丈夫。胡子兵飞起一脚将其踢翻在地,女人怀中的孩子咕碌碌滚出好远好远,正好滚到一个胡子兵的脚下,他没好气地拎起嗷嗷哭叫的日本小狗崽子的两条腿使劲地晃了晃,然后恶狠狠地向一个大磨盘抛掷而去,只听咔嚓一声,日本小狗崽子的脑袋瓜直地撞击在石磨上登时脑浆迸裂、四处飞溅,幼小的‮体身‬软瘫瘫地掉在地上作着作后的搐。  m.sAnmXS.coM
上章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