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
第23章 全书完
“哈哈,老大好法!”众胡子兵纷纷举起手或者是长瞄准江水中时沉时浮的狗脑袋扣动了板机“叭…叭…叭…”松花江面成了打靶场,日本男人的脑袋尤如狗头般一个接着一个爆开花。

 “老大,”一个胡子兵冲夕阳好询问道:“我说老大,这些日本臭如何处置啊!”“哦,”夕阳好用手指轻轻地弹了弹发热的管,又放到嘴边吹了吹:“好烫啊!随你们的便,通通都给我解决啦,看看你们都有什么好法子、新花样!不过,在解决之前,最好在的地方、干净的地方割下点好来,咱们晚上回去包饺子吃,再美美地痛饮一番!”“是,老大,我们这就去行动!”一听说要喝酒,胡子兵们‮奋兴‬到了极点,在老乡们的促涌之下再次返回到打谷场彻底解决这些光不溜秋的日本女人,胡子兵和老乡们发挥出他们所有的聪明才智,想出了各种奇特新颖的手法处理着这些绝望的日本女人。

 他们首先把日本女人‮腿大‬内侧、双以及房处的切割下来丢在重新盛上清水的大汤锅里,整个打谷场上杀猪般的哀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没有一个日本女人能够逃过劫难,人人身上血模糊一片狼籍,许多人奄奄一息的地翻滚,极端痛楚地抓摸着着森森白骨的硕大伤口。

 有人将剌刀狠狠地捅进日本女人的道,咬紧牙关向里猛扎,日本女人痛苦难当地挣扎着,慢慢地死去。

 有人将镰刀把进日本女人的道里拼命地搅捅,任其惨叫哀号,腥红的血水泉般地涌着。

 有人将进日本女人的道,板机一扣,叭地一声,子弹从道径直进腹腔,直奔心室而去,这倒痛快,日本女人登时毙命而亡。

 有人将开山炸矿用的雷管进日本女人的道点燃之后迅速跑开匍卧在地,只听轰地一声,日本女人从道处被炸得血横飞,而上半身却还没有彻底炸烂,脑袋完整无缺,一双惊赅的死死地瞪着。

 有人将捉来的耗子进日本女人道。

 有人将赖蛤蟆进日本女人的道。

 还有人将日本女人绑住双脚倒吊着挂在枝繁叶茂的大柳树上然后拼命地撼动树身,藏匿在柳树枝上正做着美梦的虫受到突然的惊扰因为没有思想准备纷纷滚落到日本女人的身上。嗯,真是好美啊,这是什么地方,又光又滑的,又香又的,哈哈哈,吃吧,吃吧!

 在此,我认为有必要多费点笔墨来讲点虫的事情,东北的虫体格壮硕大,当地老乡姓又叫它洋砬子或者是砬子,到了深秋,它肥大的‮体身‬足足有手指头那么长,浑身上下呈暗棕色,身下生长着无数只钢针般地、能够分泌毒汁的爪子。平时,它们隐藏在树枝上伺机寻找食物。

 有一次,我坐在一棵大柳树下专心致致地读书,突然感觉到胳膊上一阵难忍的灼痛,我定睛一看,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一只膘肥体壮的虫正附在我的胳膊上贪婪地着我的鲜血,我刚刚把它打到,只见身下有数不清的虫正步履蹒跚向我包围过来。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当地老乡们笑地告诉我:这是附近的虫嗅闻到我的气味正准备过来吃一顿美餐呢,我一听吓得魂飞天外,收起书本落荒而逃,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在树萌下逗留,尤其是深秋的树荫下。!

 而此刻,几个倒霉的日本女人被分别倒吊在数棵百年高龄的大柳树下,受到惊扰的虫缓缓地爬到她们光溜溜的‮体身‬上啃咬着她们的着她的鲜血,邻近的虫很快便嗅闻到这极其难得的美味佳肴立刻从四面八方水般地汹涌而来,日本女人的‮体身‬上很快便爬了黑一片的虫。

 她们惊赅地狂呼喊,‮体身‬因恐惧而剧烈地搐着,两只手拼命地扑打着,可仍然是无济于事,疯狂的虫无孔不入,有的钻进她们的鼻孔,有的钻进她们的耳朵,有的钻进她们的口腔,有的向着淋淋、污水滴淌的道发起进攻,有的试图溜进她们的眼里看个究竟。

 “走喽,走喽,”夕阳好不再理睬那几个拼命嚎叫的日本女人:“走喽,把割下来的洗干净,咱们到嘎子包饺子去!”“好哇,走啊!”“走啊,快走啊,去晚啦就没有份啦,就吃不上人饺子啦!”…夜幕渐渐笼罩住发散着呛人的腥气味的打谷场,胡子兵和乡亲们正聚集在嘎子屯几户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热火朝天地包饺子、一杯接着一杯地痛饮着六十度的老白干,大姑娘、小媳妇着清脆的嗓音,用筷子敲打着碗碟、用擀面杖击槌着铁盆唱起了二人转给喝酒的大老爷们助兴,同时毫无拘束地互相打情骂俏,整个嘎子屯扬溢在光复后重获自由的幸福之中。

 也不知是何缘故,我一个人悄悄地溜到尸体横陈的打谷场上,望着眼前惨不忍睹的赅人场景,我心里嘀咕道:唉,人啊,什么时候才能消除仇恨,彼此间都和和气气地生活在这个世界呢?这么杀来杀去的对谁都没有好处哇,到头来受苦受难的还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啊?…“呜…呜…呜…”我正胡思想着,突然听到一阵嘤嘤的哭泣声,我循声望去,一个日本小女孩脸血污地偎缩在柴草垛旁凄惨地痛哭着,我急忙走过去:“小姑娘,别哭,快跟我走!”我伸手拉起这个唯一的幸存者,日本小女孩迟疑起来,怔怔地望着我脸上显现出不信任的神色,我继续和蔼地说道:“别怕,快跟我走,一会让人看见啦可饶不了你的,快跟我走!”日本小女孩很不情愿地跟着我逃离了打谷场,这件事我谁也没有告诉,如果让夕阳好知道啦那还了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个日本小女孩怪可怜的,她的爹妈的确很坏,尽欺侮俺们中国人,可是她还小,还不懂事,她父母做的坏事不应该算在她的身上,让她来负责任。

 日本小女孩事后告诉我她叫惠美子,她是藏在柴草垛里才躲过那场劫难的,我偷偷地把她抚养成长,嫁给了福安屯一户姓闵的农民,日子过得虽然清贫却也还算舒心。可是,俺们中国跟小日本建后,不管诚不诚心,彼此间改善了关系,当年侵略过俺们的日本人跑到嘎子屯来寻找他们失散的亲人。

 惠美子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来访的小日本,他们先是抱头痛哭,没过几天便办理了手续举家去了日本,至今连个音信都没有,唉,没有良心的日本人啊,当初我为什么要救你呢!

 听嘎子屯的老乡说,惠美子一家到了日本并不受,日本人根本他们不起,尤其是她的中国丈夫!

 唉,就讲到这里吧,太累啦,我的嗓子都要冒烟啦!

 (全书完)  M.saNmXs.COm
上章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